双规许宗衡 揪出黄丽满 中南海战火南烧(多图)
 
张海山
 
2009-7-12
 



六月五日凌晨,深圳市长许宗衡“涉嫌严重违纪”被中共中纪委官员逮捕。
许的倒台被外界视为江家帮在深圳经营的地盘瓦解的信号。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六月五日,江泽民派系深圳市长许宗衡突然被双规,由胡的团派人马接掌,料江派长期盘踞广东的局面行将结束。十三日,又传深圳前市委书记黄丽满被秘密双规,由于“揪出黄丽满,牵扯江泽民”之间的关连,胡打击江系人马的深圳南方战场因此格外引人注意。

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媒介传出江泽民派系深圳市长许宗衡忽然被双规(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代问题)的消息,引发广东官场大地震。各路人马惊魂未定。六月十二日,北京当局又决定空降苏州市委书记王荣执掌深圳,接替许宗衡,显示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

据悉,有关王荣的安排是经中组部长李源潮提议,并得到中央赞同。胡锦涛团派出身的李源潮曾任江苏省委书记,其间对王荣十分欣赏。




中共广东省委批准王荣接任许宗衡的中共深圳市委副书记的党内职位。

有消息指,王荣当市长只是过渡,稍后或会深圳市委书记、市长两职“一肩挑”,从而解决过往深圳书记、市长“一山两虎,长期相斗”的局面。现任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据称将迁任广东省政协主席。

为稳定外界信心,在深圳市宣布王荣就职的领导干部会议上,九位原副市长悉数到场,其中包括先前被调查问话的若干人。北京尚未公布许宗衡被调查的具体犯罪内容,但广传许宗衡可能涉及工程承包项目问题,他是在当局调查国美电器创办人黄光裕问题时被发现的。

外界普遍认为,许宗衡出事是中共内部权斗和较量的结果。许宗衡是由江泽民的情妇、原深圳党委书记黄丽满提拔上来,作为江家帮在深圳的代理人。许宗衡倒台被视为江家帮在深圳经营的地盘瓦解的信号。

至此,团派人物王荣执掌深圳要地与胡嫡系人马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两人广东连手,将彻底结束江系势力长期盘踞广东的局面。预料这一政坛新格局,其影响力将波及三年后的中共十八大上的政治角力。

胡温的第一次南方攻势

江系人马有两股势力,一是以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为首的上海帮长期占据上海,与胡温对抗;另一股就是以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为嫡系的广东帮占据南方重镇,我行我素,深圳一直是江泽民的南方老巢。

二零零六年底,胡温在震动全国的“上海反腐风暴”中攻下了江泽民一个要塞─—陈良宇派系后,来不及清理事后盘根错节,立即又上演了一幕胡温下诏广东高官上京摊牌的文戏,看似一场整治广东官场的前哨战,这是第一次南方攻势。

胡温向广东高官摊牌,列出了广东省的十大罪状,责成广东省领导人作检查。胡锦涛公开表示,广东省的问题很复杂、很严重,影响很大,积压着很久。以往,中央也想要解决,最后都以有始无终收兵。现在是到了彻底解决的时候了。




黄丽满与江泽民暧昧的男女关系,一直是中国官场黄色笑话
的焦点内容。正因为“揪出黄丽满,牵扯江泽民” 之间的
关连,胡打击江系人马的深圳南方战场才十分引人注意。

黄丽满等人被点名告诫:不要寄予不实际的幻想,问题存在不会自动消逝,在换届期、退休前讲清楚,是正确、理智的抉择。国家审计署的调查指出:深圳特区市委、市政府的副省级级别的主要领导人黄丽满等,每人每月的福利、津贴、待遇,达二十五万至三十万元(人民币,下同)。仅每月私人宴请开支,每月租用五洲宾馆高级套房,就达十五万至二十万,月赠送礼品五万元。

黄丽满到深圳的四年,在深圳湾、广州、北京、上海,各有一幢豪宅,市值共达一千四百万至一千五百多万元。在北京、广州、深圳购置的三幢住宅,都有国家津贴,实际上等于馈赠。位于广州白云山风景区的一幢别墅,市值四百万元,但仅付了二万五千元人民币的装修费。在该风景区的四十多幢别墅,都是广东省委近届常委的私产。黄丽满在深圳湾的一幢欧式别墅,面积二百八十平方米,附有一百多平方米的花园,市值近五百万元。黄丽满仅付了五万元。无论是居住面积,还是国家对干部的住房津贴,都属于违规、超标。中央反腐风声一紧,黄丽满及其家属先后抛售四幢住宅,套现一千三百多万元。

黄丽满还被举报以市委的名义,长期包用麒麟山庄、五洲宾馆十六套高级套房(供省部级高干休假时享用),年开支高达二千万元。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中纪委特别选择在深圳召开了“加强反腐倡廉法规制度建设座谈会”,中纪委副书记夏赞忠亲自主持会议。夏指出:深圳问题既有全国普遍性,也有特殊性。在座谈会期间,夏赞忠曾找广东省长黄华华、以及黄丽满谈话,再次责成他二人能主动些,严肃对待自己的问题。

由于胡温在广东缺乏内应,黄丽满等人在江泽民直接庇护下以检讨方式过关。

二零零九年胡温发动总攻

二零零七年底胡派心腹大将汪洋出任广东省委书记,占据制高点。汪在广东大刀阔斧的运作受到当地江系人马的箝制。

二零零八年底中国知名家电连锁企业国美电器中国首富黄光裕,由于其资本运作的“大手笔”,涉嫌经济犯罪被警方调查。以此为突破口,广东江系高层人马陆续受到牵连,被中纪委“双规”的有,诸如原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黄松有,原公安部部长助理、江系政治局代言人周永康的内定接班人郑少东、原广东省委副书记、浙江省纪委书记王华元等。

如今,深圳市长许宗衡落马使得本次胡温对江系南方势力的清剿已无悬念。

近日,更有消息传出,称继许宗衡之后,黄丽满在六月十三日已被秘密双规。若消息属实,这对江系人马的震动不亚于当年上海帮主陈良宇被抓。

“揪出黄丽满,牵扯江泽民”

据了解内情人士透露,对广东特别是深圳人来说,黄丽满像是一个走马戏的女人。一会儿到深圳、一会儿到广州,跑来跑去,不是为了工作,只是为了晋升。

一九八二年,江泽民任电子工业部第一副部长、部长时,当时三十七岁的黄丽满任电子工业部党组办公室副处级秘书、副主任(正处级),深获江泽民信任,并由此建立起与江泽民紧密的上下级关系。

一九八四年,江泽民亲自提名黄丽满任电子工业部办公厅副主任兼党组办公室主任(副厅级)。一九八五年,江泽民到上海工作,黄丽满继续留任。江泽民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黄丽满的仕途开始出现转机,一九九一年,黄丽满终于从副厅级晋升正厅级,升任中国电子工业总公司办公厅主任。

一九九二年,在邓小平“南巡讲话”的大背景下,黄丽满不露声色地从北京自觉降格调任中共深圳市委副秘书长。外界都以为黄丽满只是像众多南下深圳者一样,是去淘金的。

尔后,江泽民到深圳视察时,故意问为何黄丽满没有到场,让当时的市委书记吓出一身汗。很快,黄丽满就成了深圳市委书记。省长李长春事事都要向她请示。二零零五年初黄丽满转任广东人大主任之前,提拔两个亲信,李鸿忠升任深圳市委书记,许宗衡任市长。

黄丽满与江泽民的关系到底如何?一个准确的答案是,无论在深圳还是在广州,黄丽满每年总有十次以上的时机到北京开会、工作,江泽民每次到广东,黄丽满总会“全身心”地陪同,谄媚之态溢于言表。黄丽满是“三个代表”的最积极的吹鼓手,对江泽民的崇拜没有任何人能与之相比。但黄丽满任深圳市委书记期间,到中央党校学习时闹过大笑话。在考试时,她连三个代表思想都答错了,曾被中央党校副校长滕文生点名批评:“太不应该!”

黄丽满与江泽民暧昧的男女关系,一直是中国官场黄色笑话的焦点内容。正因为“揪出黄丽满,牵扯江泽民”之间的关连,胡打击江系人马的深圳南方战场才十分引人注意。

结拜大哥师东兵揭露许宗衡




大陆作家师东兵(左)同深圳市长许宗衡(右)曾经兄弟相称,后来交恶。

政治传记作家师东兵最近广受关注,原因在于他的前好友,现在的死敌,原深圳市市长许宗衡忽然被中纪委双规,并传出自杀未遂的消息。对此,师东兵说,“我并不是揭露许宗衡的第一人,也不是最后的人,我只是其中一个。”

师东兵作品的主要题材是中国大陆的政治人物传记,但是颇有争议,有人甚至斥责其大量的伪造史料。不管怎样,师东兵对许宗衡的揭发,若以传记的眼光看,恐怕是师东兵最成功的作品了,受到了最广泛的阅读与传播,杀伤力巨大。

师东兵是许宗衡的结拜大哥,在二零零六年初时还受到许高规格的礼遇,后来却突然与其决裂。外界对师东兵不愿与许合谋钱财的解释不以为然。有人猜测,师东兵是否早有高层内线提醒其政治上站错了队,以后会受牵连?或是其自身政治嗅觉感悟在胡温动作前必须尽快脱身。

据报,许身边人说,“许宗衡说,他最大的错误就是看错了师东兵,原来以为他是一个书呆子,把许多事情告诉了他,害得许宗衡这段时间根本睡不好觉。”

师和许宗衡闹翻后,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许宗衡指令深圳市公安局刑事侦察局第六大队即反恐大队以“诈骗”为由将师东兵抓捕。同年九月三十日,师东兵被许宗衡陷害入狱五个多月后,却在“有关领导”的关心下取保候审出狱,并找到了足以证明其清白的许多证据。

师东兵平安被保,据说与其在北京颇有人脉有关。但师东兵父女二人,并不从此销声,却是不断的写揭发材料上告,始终高调,许宗衡却始终奈何其不得。可见,师某背后的力量并不一般。许宗衡被双规后,师东兵评论四个字:“罪有应得”,显然份量不轻。

许宗衡的钱权交易

许宗衡的问题早已有传闻,据称前任市委书记李鸿忠调往湖北时,中央曾让其主持工作几个月,结果告状信像雪片般飞往北京,最终中央决定由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刘玉浦前往深圳主持大局。

许宗衡做人做官均有一套,年仅三十多岁就官至副厅级,九十年代初到深圳淘金时,放弃湖南衡阳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宝座不坐,跑到深圳市委组织部做干部培训处处长,当时他的选择,让湖南官场中人大跌眼镜,但没想到许宗衡就是从这个处长位置起飞,短短十二年,做到市长的位置,这又让官场中人大吃一惊。

官场传闻,许宗衡通过两条路子打通天地线,一条是通过其湖南籍的著名歌星宋祖英,认识中央高层江泽民,受到赏识之后平步青云;还有一条就是紧跟前任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驶上官场的快车道,经营有术步步高升。

根据师东兵的举报,许宗衡身边培养了一批靠他起家并为他牟利的人,其中就有不少是搞土地起家的。他们在许宗衡活动市长的过程中也为他提供了大批的资金,他上台后用审批改变土地和转让土地的名义给这些人作为回报。

同时,许宗衡还为这些人包揽一些大的工程进行倒卖而洗钱。他向国土局、规划局打招呼让某公司中标,承包了盐田港添海工程捞了五亿多元;又亲自活动让他们中标南山区旧城改造的工程。

许宗衡曾说:“在深圳没有自己的人是什么也干不成的。”他把妹夫杨维民安排到某公司负责敛财,小舅子安排到深圳市口岸管理中心当了主任的助理,他的外甥张星安排到罗湖区国税局当了科长。

师东兵举报说,许甚至公开列出卖官标价:一名区级的正职不低于一千万元;大集团正职不低于八百万;一般的局长在五百万到六百万之间。并说,“在一些场合,只要我出来,其实就是给他们作广告。”

当师东兵托许办事,却表示不好意思谈钱时,许宗衡没给办事,二人因此翻脸,断绝了关系。后来,师东兵被深圳公安局以诈骗为理由抓捕,但因“证据不足”,没有最后起诉。师则一直上告,直到今年六月五日,许忽然被双规。

(此文转载《新纪元周刊》127期)有更动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