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性的涂脂抹粉 北京生日歪曲现实
 
2009-10-4
 
【人民报消息】《澳洲人报》日前刊登中国问题专家李约翰(John Lee)的评论文章《北京生日歪曲现实》(Beijing birthday spin distorts reality)分析了中国社会的真实现状,揭开了中共试图粉饰太平的面纱。

北京生日歪曲现实

李博士是澳洲独立研究中心的外交政策研究员,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的访问学者。他指出,中共试图借“十一”营造一种繁荣、强大的假象。但是,中国人民从来没有得到过现在共产党统治者所拥有的财富和福祉。事实上,中共正是通过越来越多的牺牲本国人民为代价来换取其统治集团的利益。部份自由的市场经济改革被用来巩固而不是削弱中共的独裁。中共统治集团通过其国有银行控制了绝大部份资金资本,通过对奖励、宣传和监管等各项制度的广泛控制,占据了最有价值的经济资源。

中国最富有的1万人中90%都是中共官员或党员。最大的1000中国企业只有约50家真正受私人拥有和控制。在中国的两个证券交易所上市的1500余家公司中1400多家由国家控制。经济的12个关键部份保留给国有企业。中共还拥有国家三分之二以上的固定资产,接收四分之三的国家资本。最近5860亿美元的刺激方案95%都给了国有企业。

依靠控制财富,中共不懈的拉拢知识界和商界。这意味着,企业家、专业人士、知识份子、学者和记者最好还是选择做一个当局的“伙伴”。所以毫不奇怪,中国资产在5000万到2亿之间的中产阶层是中共的支持者。这群人远远不是一个独立的阶层,也不可能成为中国民主的先驱,这些特权阶层不可能中途改变他们的政治主张,而将他们新发现的经济和政治权力置于风险之中。

还有更糟糕的。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中国贫困的减少80%发生在经济改革的前10(1979-1989)年。那时候中共对经济的控制有所松绑。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扶贫速度大大放慢了。自2000年以来,中国的绝对贫困人口已经翻了一番。过去10年大约有4亿人人均纯收入出现停滞或者下降。在一代人的时间之内,从收入分配的角度来讲,中国从全亚洲最平等的国家变成最不平等的国家。

歌颂共产党的“现代智慧”,无疑忽略了10亿中国人完全错过经济“繁荣”成果的事实。中国“底层的10亿”是国家主导的发展模式的局外人。他们得到改善的机会不大,并受到腐败无能的统治枷锁的煎熬。整个国家纷乱无序。根据官方统计,2006年共有9万起“聚众闹事事件”。香港的观察家认为,真正的数字接近30万起。当毛泽东宣布了中共取得政权时,他宣称:“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60年后,经过30多年的改革,事实的真相是,中国人民并没有被共产党允许“站起来”。

历史性的涂脂抹粉

《澳洲人报》同日还发表了经济分析家艾伦科勒(Alan Kohler)题为《历史性的涂脂抹粉》(China's historical whitewash)一文。文章评论说中共建政60年,前30年是灾难性的,而后30年它绝大部份时间里一直试图掩盖其罪恶,以延续其统治。

文章说,看着中国电视上关于共产主义革命胜利60周年庆祝活动的照片,提醒我们,一个依然充斥着共产主义和全副武装的中国是多么的令人不安。整齐划一的步行队伍、林立的军事装备(包括52个新的武器系统)、昂首挺胸手把红旗的工人雕像、一排拼图式的党委书记、身着毛式中山装的党魁,一切都在那儿──简直就是北韩的 Imax 3D翻版。

别再提1958年的大跃进饿死3600万人,1957年残酷的反右运动,或者几乎摧毁整个国家的10年文革,当然也不要提毛泽东的继任者在天安门广场的大屠杀。中共保有当今世界上最系统的、最不遗余力的涂脂抹粉、掩盖历史的手段,并已经在总体上成功的让年轻一代的中国人保持对他们的罪恶的过去完全不了解。

我以为60周年阅兵比媚俗还糟糕──这表明中共领导层毫无歉意,他们仍是深信马克思主义者,他们不会有任何改变。然而,得意洋洋的阅兵式改变不了一个事实:中共建政60年,前30年是灾难性的,而后30年它绝大部份时间里一直试图掩盖其罪恶,以苟延其统治。

科勒有意思的假设:如果1949年接管中国政权的不是毛泽东,而是德国的阿登纳(Konrad Adenauer),那么昨天他们就会有真正值得庆祝的东西了。阿登纳二战后1949年以73岁高龄当选联邦德国的第一任总理,他主张德国倒向西方,创立了稳健的民主,领导西德加入北约和世界经合组织,同时与法国和解。他拒绝美国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而是结合广泛的社会福利建立了一个独特的经济模式,这就是德国经济奇迹的由来。

(李晓宇编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