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黨媽媽給趙本山一個“舒服的”笑(圖)
 
肖慶慶
 
2009-1-30
 

趙本山:既然我這麼被黨媽媽看重,絕不會給臉不要臉!

【人民報消息】廣州日報1月10日報導了趙本山準備的小品被殃視春晚審查後槍斃的消息。報導說,9日下午這位中共國寶級醜星抽空出現在某網站,說了一句極耐人尋味的話:「別人總說,我的小品怎麼弄都趕趟,其實要讓人笑的舒服,笑的安全,非常難,得研究。」

讓誰笑的「舒服」,讓誰笑的「安全」?當然是讓中共笑的舒服,讓自己笑的安全。

報導說,他透露,作品被斃之後,他心裏反而特別舒服,「說明央視領導重視我。」趙本山在小品《不差錢》裏有這麼一句臺詞:「啥精闢啊,他就是個屁精」,這話用在他自己身上別提多合適了。

這些還不算倒牙,讓黨聽了最渾身麻酥酥的是這句話:「既然我這麼被看重,絕不會給臉不要臉。」


趙本山借表演表忠心,黨媽媽咋能不給個
舒服的笑呢!
華西都市報1月20日報導,春晚第四次彩排,趙本山肺炎復發,病倒了,「急煞導演組」。如果趙本山的小品對維護中共政權、敗壞人性道德起不到大作用,中共決不會如此重視他。

報導說,趙本山嘆了一口氣,對記者說了實話,「二十多天前,春晚導演組一開始就把《送蛋糕》槍斃了,當時,我晚上急的睡不著覺啊!這個時候去哪兒弄作品?」「這幾天,我和畢福劍、小瀋陽、毛毛,每天排練到凌晨4 點才睡覺,實在太累了,我這肺部今天特別不舒服,心裏特別難受!」

原來,先前說的「作品被斃之後,心裏反而特別舒服」的賤骨頭話是忽悠審查節目的人用的。

演完後,黨笑的「舒服」了,趙本山「安全」了,他隨即狂妄的說:「誰說我的本子被斃,央視領導敢嗎?觀眾這麼喜歡我,央視怎麼可能『斃』我?我不怕,我有觀眾撐腰。」

原來,在黨媽媽面前,殃視領導也是孫子。黨認為哪個階段哪個孫子貢獻大,給他一個「舒服」的笑,這孫子就找不著北了,其他孫子?還得繼續「裝孫子」。△

(人民報首發)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