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底兒!趙本山宋祖英春晚不是直播(圖)
 
瞿咫
 
2009-1-27
 

趙本山已經成這樣兒了!

【人民報消息】趙本山和宋祖英今年春晚的節目不是直播,用的是備用帶。

雖然,殃視春晚今年喊著要真唱,要直播,但李長春點出名來要求有幾個節目播出時不許出一點問題,第一個就是宋祖英的演唱。對於殃視來說,犯病的趙本山更重要。

宋祖英排演時總忘歌詞、趕不上節拍,與周杰倫的配合上也讓審查小組連連搖頭,為了向老江交代,她的節目必須使用備用帶。而彩排時犯病的趙本山要是上場時咳嗽不止,無法說話,那郎昆得急出心臟病來,所以備用帶是一定要的。

趙本山去年大病一場,臥床不起,自此以後,身體就大不如以前,時常感到渾身發冷。1958年出生,到今年才50歲的趙大忽悠,已經把自己忽悠的滿頭白髮,非常蒼老。

誓言「我就得堅持」上春晚的趙本山今年1月4日首次亮相的小品劇本《送蛋糕》被槍斃了。其實這很正常。哪年他拿出來的東西觀眾都是一邊看一邊罵。

按理來說,今年創作的小品劇本連春晚審查都通不過,連搭檔也找不到,這其實是一件好事,也就是告訴趙本山,別自己做廣告騙蟻民,還用小品教給全國老百姓如何行騙。讓這麼大範圍的人在笑聲中不知不覺被教唆,這個罪過可真是不輕。趕快收手吧。

但,被曾慶紅親自接見過的趙本山馬上明白自己應該出什麼樣的小品才對了黨的心思,於是搞了個小品《不差錢》,劇情是,殃視「星光大道」的節目主持人畢福劍去挑演員,趙大騙子想和小孫女毛毛去當明星,但一分錢沒有,於是決定耍弄這個節目主持人,請他去當地最豪華的餐廳。到那兒之後,和餐館服務員(小瀋陽扮演)串通好了,樣樣點最昂貴的菜,但服務員都說沒有,而趙本山每次都說自己「不差錢」(不缺錢),最後騙的節目主持人什麼也沒吃到,卻高高興興的同意趙大騙子和小孫女一起上「星光大道」,趙達到了目地。

這個小品不禁讓人想起2008年趙大騙子怕傾家蕩產的蟻民拉著他同歸於盡,還請了保鏢。一個讓自己家鄉的父老鄉親們上當的大騙子能成為殃視春晚不可缺少的壓軸人物,並不奇怪。因為中共的「中國特色」九大基因就是:「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趙本山不符合其中幾條,他就不能成為黨媽媽的心頭肉。

難怪演完後,趙本山狂妄的說:「誰說我的本子被斃,央視領導敢嗎?觀眾這麼喜歡我,央視怎麼可能『斃』我?我不怕,我有觀眾撐腰。」

陳佩斯在去年12月10日接受鳳凰網採訪時表示,「當我們全社會都能容忍這樣的小品的時候,說明我們全社會的價值判斷也出了問題了,把被騙當作可笑,把騙人當成成功和勝利,太不正常了。」

陳佩斯說,小品雖然熱鬧,但自己並不會去看,因為現在的小品已經「慘不忍睹」了,陳佩斯直指當前某些著名小品,以糟踐殘疾人和侮辱別人的生理、智力為樂。他說,「喜劇存在一個價值的判斷,一個道德的判斷,這個存在於喜劇的藝術形式和觀眾之間。」

有網友說,殃視春晚「一直使用那些老面孔,那些讓人放心的『老人』,最終斷送的將是整個小品、相聲等曲藝藝術」。

為什麼中共要使用它的「老面孔」、「老人兒」呢,為什麼非要把趙本山當個寶呢?因為黨感覺他們不會變心。

1月18日下午4時50分,離《不差錢》參加彩排還有半個多小時,趙本山在後臺演員休息室又犯病了,他坐在沙發上,捂著胸部,表情很痛苦,額頭上滲出汗珠。

趙本山說:「這幾天,我和畢福劍、小瀋陽、毛毛,每天排練到凌晨4點才睡覺,實在太累了,我這肺部今天特別不舒服,心裏特別難受!」殃視副總編輯朱彤對他說,今天不舒服,就不用參加彩排了。趙本山一聽就急了。

去年,趙本山病重時,醫生對他說:年歲不小了,錢也賺足了,幹什麼別再像以前那樣,得學會悠著點。

趙本山至今不但沒有學會悠著點,而且忽悠的更起勁兒了。《焦點訪談》的製作人陳虻47歲胃癌死了,殃視新聞主持人羅京癌症化療,頭髮都掉光了,據說也夠嗆了。趙本山,你那嚴重發炎的兩片子肺葉經的住這麼來回忽悠嗎?△

(人民報首發)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