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醉酒》暗藏天機
 
李天笑
 
2009-1-30
 
【人民報消息】一生在半醉半醒之間的李白,是我最敬重的詩人。捧起李白的詩篇,那撼動天地的豪情和飄逸高深的仙氣湧來,通貫紙背,令人良久感嘆。李白不愧為偉大的詩人,因為他的氣勢恢宏、瀟灑自如、神工鬼斧無人能及。

我的筆名是夫人所賜。其靈感一半來自譚嗣同的“我自橫刀向天笑”,另一半則來自李白的詩:“我攜一樽酒,獨上江渚石。自從天地開,更長幾千尺。舉杯向天笑,天回日西照”。可惜的是,只是借兩位的光,雄才詩才全都乏乏。

李白一個最顯著的特點就是其許多著名詩篇都是酒後揮就:“李白鬥酒詩百篇”。李白寫到:“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原長醉不復醒。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 ”。李白生性狂放好飲,猶好酩酊大醉後戲弄高官,史上有高力士脫靴之典。醉酒不但在李白身上、在許多大文豪身上似乎都有體現,如杜甫、陶淵明、歐陽修、白居易、蘇軾等都與酒有不解之緣。

當然,李白醉酒的故事則更加傳奇和家喻戶曉。昆劇有《太白醉寫》,畫作有“李白脫靴圖”、“李白捉月圖”、“太白醉酒圖”等,各種詩文中描寫李白醉酒傲世、藐視權貴的作品舉不勝舉。

49年以後,人們已無法如意銓釋詩人“醉意出佳篇”的原因,總是反覆強調世俗的“ 酒催詩發,詩助酒興”。難道這杜康與醉酒真的就是李白之為李白的原因嗎?

只到最近看了《神韻》中的舞蹈《李白醉酒》才真正豁然開朗:酒顯然只是詩人溝通天上世界的介媒;醉酒只是詩人進入另層空間的狀態。而真正的原因是李白看到了神和神的世界。《李白醉酒》正是用美輪美奐的舞蹈展現了詩人醉臥龍山後看到月宮仙女起舞的天上仙境,而後提筆落成千秋絕唱的過程。節目中,李白捧酒壇踉蹌於皓月、山石與黃花之間,終不濟“醉來臥空山,天地即衾枕”。夢中李白看見月宮中飄逸而來的美麗仙女。李白隨仙女而舞,繼而寫下又一絕唱:“九日龍山飲,黃花笑逐臣。醉看風落帽,舞愛月留人”。

也就是說,人神同在,才是李白之為李白的原因。當李白用酒灌醉了塵世的自我,真實的自我便脫殼而出,進入琳瑯滿目的神的世界。隨手描錄,即成出神入化的不朽名篇。李白半人半仙。醒時是人,醉時是仙。雖然“蜀道難,難於上青天”,李白一醉一蹴就上到那不勝寒的仙界裏。 不是李白與酒的有什麼不解情緣,而是李白通過醉酒看到和記錄下了神仙世界的狀態。這就是“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見 ”的真義。

李白醉酒而入仙界是典型的道家修煉方式。有人認為李白是武林高手,因為他從小習劍並向當時的高手學習過,而且長期的遊俠生活需要自我保護。對李白是否是武林高手,這要需要更多的考證。但李白修道、醉酒後副元神進入狀態,這在他的詩中已有許多明示。李白曾寫道,“三杯通大道,一鬥合自然。但得醉中趣,勿為醒者傳”。這似乎不但說出了道家酒醉主元神的手法,也在提醒同道修煉者,不能隨意將修得真機泄漏。李白在另一首《答湖州迦葉司馬問白是何人》中更明確地開示了自己的身份:“青蓮居士謫仙人,酒肆藏名三十年,湖州司馬何須問,金粟如來是後身”。

李白在半醉半醒、半仙半人之間走過一生。《神韻》通過《李白醉酒》等歷史故事告訴我們,我們都曾是遠古下凡的神。讓我們跟隨神的昭示,了解和認清真相,完成這最後的回歸。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