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天動地的悲憫
 
劉路
 
2009-1-29
 
【人民報消息】早就聽說《神韻》很棒,卻總是有些疑惑,因為我知道這是一個信仰團體搞的晚會,它能否具備一些專業水準,能否不把藝術性的東西搞成政治或者宗教說教的詮釋 ,都是我所擔心的。

但是,我看了《神韻》,並且一連看了兩場,這些疑惑渙然冰釋。我是個在藝術審美上比較苛刻的觀眾,並且是先入為主、帶著挑剔的眼光來看晚會的,但是我不能不承認,我被感動了。我流了兩次淚,每場都流,這個事實我不能隱瞞,因為,也許一個人可以欺騙任何人,但是騙不了自己。

美輪美奐的歌舞

《神韻》的魅力首先是它的美,它的背景(天幕)氣勢恢弘、服裝簡麗純雅、音樂婉若天籟、舞姿如淩波微步。它的音響和燈光更如行雲流水,轉換自如,整場晚會如芙蓉出水,玉樹臨風,西子浣紗,漁舟唱晚。享受著這美的盛宴,你會感到語言是如此的幹癟。

首先是服飾。《神韻》的服裝色彩明麗,配色自然淡雅,洗盡鉛華,沒有一絲大紅大綠的俗氣。這些古典服裝適用節目的需要,千姿百態、千變萬化,每一場都不相同。你能想到該怎麼美,它就怎麼美,給人一種曾在夢中相識的感覺。

其次是音樂,這是由第一流的指揮家和音響師共同創作的傑作。它融合了西洋技法和中國古典音樂的精華,調動了眾多藝術手段,或繚繞纏綿,或憂憤激越,或清風拂柳,或舒緩悠長,行雲流水,收放自如。讓觀眾如坐春風,如聆天籟。

《神韻》的節目只有兩種形式,一是舞蹈,二是歌曲。舞蹈以中國古典宮廷舞為主,演員多是生活在海外的華人,很多演員都獲過世界中國舞表演獎。歌曲都是著名歌唱家美聲唱法,高亢入雲,繞梁三日,堪稱絕唱!

情深意長的主旨

如果說《神韻》的藝術美把我驚動,那麼它的內容以及所蘊涵的真諦卻讓我震撼。

《神韻》的主旨是,我們的文明有一個更高的來源,那就是神傳文明。這個主題貫穿於晚會始終,但是它不是用說教,而是用藝術手段來詮釋,它用巍峨雄壯的天上宮闕、美輪美奐的仙界林苑,用美妙仙樂、奇花異木來描繪我們華夏文明的源頭。

《神韻》中有的節目反映現實生活, 完全用舞蹈的形式,表達信念,描繪現實而沒有讓人感到單調, 音樂也充分地適用了劇情的需要。

比如《木蘭從軍》, 開幕場景是桃紅柳綠的寧靜山村,木蘭與一群花樣少女刺繡女紅,音樂是那麼徐緩、柔美;轉入“萬里度赴絨機,關山度若飛,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的一幕, 音樂變得雄壯激越,襯著舞臺背景的巍峨長城與連天烽火,將人帶入硝煙彌漫、萬馬馳騁的疆場;最後的一幕又回到寧靜的故鄉家園,輕歌曼舞,親情盎然……。短短幾分鐘就將複雜的故事演繹得淋漓盡致,情節跌蕩起伏,氣氛張弛有序。那場景的切換更如行雲流水,舞蹈、音樂、服裝、燈光和背景配合得天衣無縫。

其實木蘭從軍的故事我們自小就知道,我都想像不出看這舞蹈還會被感動。可不知為什麼,《神韻》用舞蹈演繹的《木蘭從軍》竟會讓我如此感動,情感引起共鳴。 一個女孩子既要盡孝於父,也要盡忠於國,為了年邁的父親去從軍打仗,女兒自我的犧牲和親情割舍,父親的難為和掙扎,都被淋漓盡致的用肢體語言表達出來了,讓人忍不住的落淚。

再如《李白醉酒》,我也想像不出,怎麼能用舞蹈來銓釋“李白鬥酒詩百篇”這種藝術境界。大幕拉開,映入眼簾的是一輪巨大皎潔的皓月,是一塊突兀的山石,是一叢清瘦的黃花,是醉臥山中獨飲的詩人,這已美得令人驚詫了。更想像不到的是, 一群仙子又從月宮的玉宇亭臺中飛出,裊裊而落,翩然起舞;然後是詩人帶著醉意出神入化的舞蹈,飄逸灑脫,如玉樹臨風……真是“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見 ”啊!

看著這奇異的描述,你不由不想,人乃萬物之靈,是這個星球上最高貴的存在, 我們的文明如果來自猴子、來自先民的茹毛飲血,那豈不是對我們民族五千年文明歷史的最大污衊?我們的良知、我們的仁愛、我們的慈悲、我們的靈慧從哪裏來?仰望星空,能無感喟?

感天動地的悲憫

《神韻》有些節目是反映在大陸信仰者遭遇迫害的現實,但是,讓我意外的是, 它既沒有誇張,沒有刻意渲染迫害的慘烈,也沒有宣揚仇恨,沒有突出那種“仇恨入心要發芽”的情緒,甚至也不表現反抗。在《迫害中我們屹然走在神的路上》這個節目中,它描述了一個煉功的三口之家,丈夫被警察抓走,毆打致死,妻子和女兒遭受淩辱(這樣的故事在中國大陸司空見慣,到處都發生過),這個節目的結局不是以暴易暴,而是讓被打死的丈夫在眾信徒的仰慕中成佛升天。在《威嚴與慈悲》中,它甚至讓被淩辱、毒打的女信徒用堅忍和慈悲感召迫害者,喚回他們內心的良知。

還有那首《給你希望的路》,歌中唱到:“我們為了誰風雨無阻?我們為了誰風 餐露宿?站在街頭的是大法弟子,手中的傳單滲透著慈悲與辛苦……”

這首歌讓我熱淚長流,感慨不已。我時常在法拉盛的街頭走過,每天都能看到她們,那些白髮蒼蒼的大媽大嬸,她們在那裏發傳單,發報紙,無論天下著雨雪、刮著寒風,一天十幾個小時啊,他們就站在那裏,真正是風雨無阻。他們為了誰?我個人慚愧的是,以前我每走過他們的時候,我會接一張,我也說聲謝謝,但當時的心思是 ,這些老人站在這多不容易啊,趕緊拿一張吧,好像是在憐憫他們。

這首歌道出了一個真諦,其實那些人,不是為了回報,也不是在為她們自己,她們是要給我們一個真理,一個我們不理解的真理。是為了救我們這些自以為是的的芸芸眾生。她們的包容,她們的那種境界,讓我既汗顏又感動。

聽到這首歌,看到她們,我就想起國內那些不懼毒打,不怕坐牢,冒死也要上訪 ,也要發傳單的學員們,我開始理解他們了,他們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我們。而我們卻無心無肺地蔑視他們,嘲諷他們,對當局在他們身上製造的人權災難,我們裝聾作啞,緘口不言。在享受著這豐盈純美的藝術盛宴的時候,我怎能不感到無限的羞愧?

《神韻》不僅給我們藝術享受,也給我們心靈洗滌。他讓我們明白,我們是神的兒女,我們有更高的來源,也有更好的歸宿。當我們拋開一切功名利祿、權謀爭鬥, 拋開了我們的執著心和爭競欲,我們就進入了一個“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全新境界,我們就遠離了爾詐我虞的塵世,進入人神同在、琴弦和諧的精神的天國。

從這個意義上說,《神韻》其實是神的恩典,是神用美的形式、真的情感、愛的 慈悲向我們彰顯的我們該去的家園。

2009年1月27日於紐約。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