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區冤魂悲泣 周永康殺一儆百(多圖)
 
2009-1-24
 
【人民報消息】作者金泮日前在香港媒體發表文章道,四川大地震發生超過八個月,中共當局不但沒有交待在地震倒塌的學校涉及豆腐渣工程的問題,四川省常務副省長魏宏十一月在北京召開的記者會上,還公然表示不知道有死難學童的家長遭監控打壓。如此厚顏撤謊,令痛失孩子後再飽受紅色恐怖威脅的死難學生家長們更感悲憤!



悲痛至極 欲哭無淚

文章說,作者十二月底走訪四川地震災區,聆聽了不少家長心聲,他們誓言要為死去的孩子討回公道。但中共四川當局得到中央江系大員──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撐腰,正軟硬兼施,設法令死難學童的家長放棄追究,並嚴厲打擊一些積極的維權分子,以收“殺一儆百”之效。

文章寫道,地震發生後的最初幾個星期,中共當局為了應付死難學童家長和社會輿論的不斷問責,一再聲稱會徹查倒塌學校涉及豆腐渣工程的問題,及讓家長加入負責調查的委員會。然而,周永康於六月五日至九日親自到四川巡視後,形勢便急轉直下,災區的採訪自由立即收緊,尤其涉及地震預報、豆腐渣工程等敏感問題,不但禁止大陸媒體再報導,海外媒體採訪時也受到阻撓。而多名揭露災區黑幕或批評當局的人士,包括“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綿陽市退休大學職工曾宏玲,及廣漢市退休教師劉紹坤相繼被捕。

當地消息指出,周永康到訪四川後,力主阻撓死難學童的家長們對豆腐渣工程窮追猛打,一方面是防範他們發展成另一股不穩定力量,更重要是掩蓋他主政四川時的劣績惡行,及包庇由他一手提拔的貪污官吏。二千年至二零零二年間,周永康出任四川省委書記一把手,貪腐枉法,聲名狼藉,省內眾多學校涉及豆腐渣工程,與他有著密切關係,而在地震後表現備受網民批評的綿陽市委書記譚力,就是因周永康的提攜而扶搖直上,零一年由成都市宣傳部長升任廣安市委書記,三年後調任綿陽市委書記。




此時此刻,譚力與主子周永康心情無二──幸災樂禍!

住在成都的黃琦二千年因在網上發表批評當局的文章,早已成為周永康的眼中釘,儘管當時國際輿論不斷聲援黃琦,但周永康還是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將黃琦判刑五年。黃琦零五年出獄後依然故我,續辦“六四天網”為民請命。地震發生後,他多次帶領外國記者深入災區採訪,及發布災民的不滿,結果再次成為嚴打對象,公安於六月十二日以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為由,將他拘留至今。劉紹坤則被控“煽動鬧事罪”,判處勞教一年,九月時獲准“所外執行”,釋放回家;曾宏玲就未有進一步消息。

在今次大地震中,約有七千多幢校舍倒塌,慘死其中的師生估計超過一萬二千人。已知涉及豆腐渣工程的學校包括北川中學、都江堰的聚源中學、新建小學、向峨中學、映秀鎮的漩口中學、映秀小學、甚坊市的洛水小學、龍居中心小學、湔底中學、綿竹的東汽中學、富新第二小學等。在地震發生初期,記者還可採訪家長們在學校廢墟中聲討豆腐渣工程的情況,各所學校外都可看到形形色色的抗議標語:“天災不可違,人為最可恨”、“還孩子們一個公道”、“撤查真相”、“腐敗不除難安民心,冤魂難散可悲可泣”等等。其中綿竹市富新二小的百多名死難學童家長於五月廿八日,手持孩子遺照及抗議橫額,衝破公安封鎖線,步行往德陽市府請願的情景,最為震憾,迫得綿竹市委書記蔣國華跪在路旁哀求家長們暫緩行動,並承諾六月二十日給予家長們一個“調查報告”。




中共任何形式的承諾都是不可信的!

但在地震發生後一個月的六一二悼念日,四川當局一早便在學校附近戒備,嚴禁家長們到場聚集悼念,來採訪的記者亦被驅趕或扣留。六月二十日,蔣國華不但沒有如期公布那份“調查報告”,還派出二百多公安,把在富新二小現場等候消息的多名記者帶上車送走,然後實施城鎮管制,出入者須登記檢查,不准傳媒進入。很明顯,四川當局得到周永康“面受機宜”後,便致力樹立其偉大光正的救災形象,對“鬧事”的家長們嚴密監控,防範他們與海外媒體接觸或到外地上訪,並透過家長所屬的工作單位遊說施壓,不合作的家長則送到遍遠的地方軟禁,名為開辦“學習班”供家長休息學習,實質是把他們隔離“洗腦”,威迫利誘他們放棄追究,囚禁期由三幾日至一個月不等。

每逢一些特別日子,例如地震一月祭、百日祭、中秋節等,家長想集體悼念死難學生,當局便大會緊張,出動大批警力到倒塌學校的現場把守。零八年九月中秋節前夕,都江堰新建小學一名死難學童的母親周雲霞因書寫抗議橫額,準備在中秋日掛在新建小學現場,結果被公安拘捕關進學習班,她的丈夫接受美國的電臺訪問,為妻子鳴冤,亦難逃被捕厄運,遭閉禁四十天後才獲釋,之後被調離原來的大學圖書館工作,改派他到保安科,方便監管。

在重災區北川縣,曲山鎮小學一名學生家屬何洪春,被指組織家長到保險公司鬧事,涉嫌擾亂社會公共秩序,九月二十七日被公安拘捕。其家人一個月後,接獲北川縣公安局通知,何洪春正式被逮捕,案件已交檢察院調查,何洪春的律師指,這將是第一宗遇難學生家屬被刑事檢控的案件,最高可判監五年。律師表示,何洪春認為沒有做過任何擾亂社會的行為,所以不認罪,也不肯在逮捕檔簽字。公安機關指他態度不好,現時仍未知當局會否對何洪春提出起訴。

而在綿竹市,富新第二小學五名死難學童的家長,原想透過司法程序,狀告校方、校舍承辦人及綿竹市當局,要求公開道歉及賠償。他們於十二月一日正式入稟綿竹所屬的德陽市中級法院,成為今次地震中首宗涉及豆腐渣工程的訴訟案。可是法院在十二月底口頭通知家長,當局的“內部檔案”表明任何法院不得受理此類案件。筆者深夜進入富新鎮,訪問到其中一名狀告當局的家長,他對法院的通知感到無奈,但不會放棄為死去的孩子討回公道,家長們計劃春節前到北京上訪。他表示:幾個月來,五名跟當局打官司的家長都承受著很大壓力,行動被監視,電話被竊聽當局還大搞分化手段,其中一名從事建造業的家長在當局給予他工程合約後,已放棄追究,令法院更振振有詞地拒絕家長的訴訟。家長們要求法院給予書面正式回覆,法院竟不理會,請問依法治國從何說起?

與此同時,為了安撫人心,當局向每名死難學童的家庭發放三萬多元的撫恤金以及長遠福利照顧,這比中共當局制定的一名死難者五千元的撫恤金標準高出數倍,但家長必須簽署承諾書,同意子女是死於地震災難,不再追究。有些家長迫於形勢,或生活困難,已接受撫恤金,但心裏依然憤憤不平,認為金錢無法補償他們的創傷,至今仍希望為死去的孩子討回公道。另一方面,當局為轉移家長的關注點,著力協助家長們再生育子女,措施包括提供免費危產期保健,及為高齡產婦購買生育保險等,務求令獨生子女死於校舍倒塌的家長們盡快寄情於新生一代,認為這樣便可早日平息豆腐渣工程的問題。然而,這樣的“催生”已招來惡果,不少婦女因失去子女的心情尚未平伏,或長期未有生育,突然在短時間內懷孕,導致胎兒發育不正常,在母體時已驗出有腦癱瘓或四肢不健全,有些胎死腹中,有些父母則要面臨是否把嬰兒生下來的抉擇,令已經失去獨生子女的家長們再次蒙受身心打擊。

有都江堰居民向筆者透露:向來貪污嚴重的都江堰當局,為了應付有關當局打壓家長的批評,近月在都江堰近郊的一個公共墓園,開闢了一個地震遇難學生紀念園,讓放棄追究當局責任的家長把遇難孩子安葬墓園內,並預備在五一二大地震一週年紀念前大肆宣傳這項“德政”,以示關懷死難學生及家長。但這些收買人心和分化的手段,根本不能解除家長們心中的郁結。

對於四川省常務副省長魏宏在記者會上一方面表示不知道有死難學童的家長遭監控打壓,一方面又說:“經專家鑒定,汶川地震的強度、烈度,以及地震特殊的作用方式,是造成包括學校、醫院和一大批公共服務設施受損的最根本原因,但政府也非常重視一些學生家長提出有關意見。”一些死難學童的家長表示感到噁心,譴責當局指鹿為馬,蓄意隱瞞真相,深知“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因此只想把校舍倒塌問題全歸咎於強烈地震。

儘管面對中共當局各式各樣的打壓,筆者接觸到的死難學童家長都表示會堅持下去,都江堰新建小學的家長還把他們的一封聯署信交給筆者,希望帶到海外發表,讓更多人知道他們的情況。該封題為“含淚為新建小學244名死難學生討公道”的聯署信,詳細記述半年來新建小學家長們的經歷。信內提到:九月二日,溫家寶總理要來都江堰視察,但當日凌晨,當局便把部份家長中從住所強行帶走,送到市郊軟禁。當天早晨,新建小學全體學生的書包都被搜查,還被告誡說:等溫爺爺來,你們千萬不要和溫爺爺握手,你們的手臟!

信的末段指出:不以民計,何以民生!當某些事件或某些後果涉及到某些官員的利益,或要追究責任時,這些官員哪裏能想到廣大民眾?哪裏能為民眾謀事,民眾何以生存呢?他們想到的只是如何擺脫責任,保住他們的官位,謀取更多的利益。在這時候,這些官員就不惜採取任何手段,藐視法律,以官為大,壓制百姓的正當權益,以達到他們的目的。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