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区冤魂悲泣 周永康杀一儆百(多图)
 
2009-1-24
 
【人民报消息】作者金泮日前在香港媒体发表文章道,四川大地震发生超过八个月,中共当局不但没有交待在地震倒塌的学校涉及豆腐渣工程的问题,四川省常务副省长魏宏十一月在北京召开的记者会上,还公然表示不知道有死难学童的家长遭监控打压。如此厚颜撤谎,令痛失孩子后再饱受红色恐怖威胁的死难学生家长们更感悲愤!



悲痛至极 欲哭无泪

文章说,作者十二月底走访四川地震灾区,聆听了不少家长心声,他们誓言要为死去的孩子讨回公道。但中共四川当局得到中央江系大员──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撑腰,正软硬兼施,设法令死难学童的家长放弃追究,并严厉打击一些积极的维权分子,以收“杀一儆百”之效。

文章写道,地震发生后的最初几个星期,中共当局为了应付死难学童家长和社会舆论的不断问责,一再声称会彻查倒塌学校涉及豆腐渣工程的问题,及让家长加入负责调查的委员会。然而,周永康于六月五日至九日亲自到四川巡视后,形势便急转直下,灾区的采访自由立即收紧,尤其涉及地震预报、豆腐渣工程等敏感问题,不但禁止大陆媒体再报导,海外媒体采访时也受到阻挠。而多名揭露灾区黑幕或批评当局的人士,包括“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绵阳市退休大学职工曾宏玲,及广汉市退休教师刘绍坤相继被捕。

当地消息指出,周永康到访四川后,力主阻挠死难学童的家长们对豆腐渣工程穷追猛打,一方面是防范他们发展成另一股不稳定力量,更重要是掩盖他主政四川时的劣绩恶行,及包庇由他一手提拔的贪污官吏。二千年至二零零二年间,周永康出任四川省委书记一把手,贪腐枉法,声名狼藉,省内众多学校涉及豆腐渣工程,与他有着密切关系,而在地震后表现备受网民批评的绵阳市委书记谭力,就是因周永康的提携而扶摇直上,零一年由成都市宣传部长升任广安市委书记,三年后调任绵阳市委书记。




此时此刻,谭力与主子周永康心情无二──幸灾乐祸!

住在成都的黄琦二千年因在网上发表批评当局的文章,早已成为周永康的眼中钉,尽管当时国际舆论不断声援黄琦,但周永康还是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黄琦判刑五年。黄琦零五年出狱后依然故我,续办“六四天网”为民请命。地震发生后,他多次带领外国记者深入灾区采访,及发布灾民的不满,结果再次成为严打对象,公安于六月十二日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为由,将他拘留至今。刘绍坤则被控“煽动闹事罪”,判处劳教一年,九月时获准“所外执行”,释放回家;曾宏玲就未有进一步消息。

在今次大地震中,约有七千多幢校舍倒塌,惨死其中的师生估计超过一万二千人。已知涉及豆腐渣工程的学校包括北川中学、都江堰的聚源中学、新建小学、向峨中学、映秀镇的漩口中学、映秀小学、甚坊市的洛水小学、龙居中心小学、湔底中学、绵竹的东汽中学、富新第二小学等。在地震发生初期,记者还可采访家长们在学校废墟中声讨豆腐渣工程的情况,各所学校外都可看到形形色色的抗议标语:“天灾不可违,人为最可恨”、“还孩子们一个公道”、“撤查真相”、“腐败不除难安民心,冤魂难散可悲可泣”等等。其中绵竹市富新二小的百多名死难学童家长于五月廿八日,手持孩子遗照及抗议横额,冲破公安封锁线,步行往德阳市府请愿的情景,最为震憾,迫得绵竹市委书记蒋国华跪在路旁哀求家长们暂缓行动,并承诺六月二十日给予家长们一个“调查报告”。




中共任何形式的承诺都是不可信的!

但在地震发生后一个月的六一二悼念日,四川当局一早便在学校附近戒备,严禁家长们到场聚集悼念,来采访的记者亦被驱赶或扣留。六月二十日,蒋国华不但没有如期公布那份“调查报告”,还派出二百多公安,把在富新二小现场等候消息的多名记者带上车送走,然后实施城镇管制,出入者须登记检查,不准传媒进入。很明显,四川当局得到周永康“面受机宜”后,便致力树立其伟大光正的救灾形象,对“闹事”的家长们严密监控,防范他们与海外媒体接触或到外地上访,并透过家长所属的工作单位游说施压,不合作的家长则送到遍远的地方软禁,名为开办“学习班”供家长休息学习,实质是把他们隔离“洗脑”,威迫利诱他们放弃追究,囚禁期由三几日至一个月不等。

每逢一些特别日子,例如地震一月祭、百日祭、中秋节等,家长想集体悼念死难学生,当局便大会紧张,出动大批警力到倒塌学校的现场把守。零八年九月中秋节前夕,都江堰新建小学一名死难学童的母亲周云霞因书写抗议横额,准备在中秋日挂在新建小学现场,结果被公安拘捕关进学习班,她的丈夫接受美国的电台访问,为妻子鸣冤,亦难逃被捕厄运,遭闭禁四十天后才获释,之后被调离原来的大学图书馆工作,改派他到保安科,方便监管。

在重灾区北川县,曲山镇小学一名学生家属何洪春,被指组织家长到保险公司闹事,涉嫌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九月二十七日被公安拘捕。其家人一个月后,接获北川县公安局通知,何洪春正式被逮捕,案件已交检察院调查,何洪春的律师指,这将是第一宗遇难学生家属被刑事检控的案件,最高可判监五年。律师表示,何洪春认为没有做过任何扰乱社会的行为,所以不认罪,也不肯在逮捕档签字。公安机关指他态度不好,现时仍未知当局会否对何洪春提出起诉。

而在绵竹市,富新第二小学五名死难学童的家长,原想透过司法程序,状告校方、校舍承办人及绵竹市当局,要求公开道歉及赔偿。他们于十二月一日正式入禀绵竹所属的德阳市中级法院,成为今次地震中首宗涉及豆腐渣工程的诉讼案。可是法院在十二月底口头通知家长,当局的“内部档案”表明任何法院不得受理此类案件。笔者深夜进入富新镇,访问到其中一名状告当局的家长,他对法院的通知感到无奈,但不会放弃为死去的孩子讨回公道,家长们计划春节前到北京上访。他表示:几个月来,五名跟当局打官司的家长都承受着很大压力,行动被监视,电话被窃听当局还大搞分化手段,其中一名从事建造业的家长在当局给予他工程合约后,已放弃追究,令法院更振振有词地拒绝家长的诉讼。家长们要求法院给予书面正式回复,法院竟不理会,请问依法治国从何说起?

与此同时,为了安抚人心,当局向每名死难学童的家庭发放三万多元的抚恤金以及长远福利照顾,这比中共当局制定的一名死难者五千元的抚恤金标准高出数倍,但家长必须签署承诺书,同意子女是死于地震灾难,不再追究。有些家长迫于形势,或生活困难,已接受抚恤金,但心里依然愤愤不平,认为金钱无法补偿他们的创伤,至今仍希望为死去的孩子讨回公道。另一方面,当局为转移家长的关注点,着力协助家长们再生育子女,措施包括提供免费危产期保健,及为高龄产妇购买生育保险等,务求令独生子女死于校舍倒塌的家长们尽快寄情于新生一代,认为这样便可早日平息豆腐渣工程的问题。然而,这样的“催生”已招来恶果,不少妇女因失去子女的心情尚未平伏,或长期未有生育,突然在短时间内怀孕,导致胎儿发育不正常,在母体时已验出有脑瘫痪或四肢不健全,有些胎死腹中,有些父母则要面临是否把婴儿生下来的抉择,令已经失去独生子女的家长们再次蒙受身心打击。

有都江堰居民向笔者透露:向来贪污严重的都江堰当局,为了应付有关当局打压家长的批评,近月在都江堰近郊的一个公共墓园,开辟了一个地震遇难学生纪念园,让放弃追究当局责任的家长把遇难孩子安葬墓园内,并预备在五一二大地震一周年纪念前大肆宣传这项“德政”,以示关怀死难学生及家长。但这些收买人心和分化的手段,根本不能解除家长们心中的郁结。

对于四川省常务副省长魏宏在记者会上一方面表示不知道有死难学童的家长遭监控打压,一方面又说:“经专家鉴定,汶川地震的强度、烈度,以及地震特殊的作用方式,是造成包括学校、医院和一大批公共服务设施受损的最根本原因,但政府也非常重视一些学生家长提出有关意见。”一些死难学童的家长表示感到恶心,谴责当局指鹿为马,蓄意隐瞒真相,深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只想把校舍倒塌问题全归咎于强烈地震。

尽管面对中共当局各式各样的打压,笔者接触到的死难学童家长都表示会坚持下去,都江堰新建小学的家长还把他们的一封联署信交给笔者,希望带到海外发表,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的情况。该封题为“含泪为新建小学244名死难学生讨公道”的联署信,详细记述半年来新建小学家长们的经历。信内提到:九月二日,温家宝总理要来都江堰视察,但当日凌晨,当局便把部份家长中从住所强行带走,送到市郊软禁。当天早晨,新建小学全体学生的书包都被搜查,还被告诫说:等温爷爷来,你们千万不要和温爷爷握手,你们的手脏!

信的末段指出:不以民计,何以民生!当某些事件或某些后果涉及到某些官员的利益,或要追究责任时,这些官员哪里能想到广大民众?哪里能为民众谋事,民众何以生存呢?他们想到的只是如何摆脱责任,保住他们的官位,谋取更多的利益。在这时候,这些官员就不惜采取任何手段,藐视法律,以官为大,压制百姓的正当权益,以达到他们的目的。



***************************************************************

2009神韵全球巡演时间表及购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