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股民們,快跑吧!
 
章天亮
 
2008-9-21
 
在九月十八日晚的新聞聯播中,中共公布了三條股市利好消息,包括改印花稅為單邊徵收,國資委支持中央企業增持和回購上市公司股份,以及中央匯金公司主動購買中行、建行和工商行股票。三項措施造成股市井噴效應,次日中國股市全面漲停,即使垃圾股的最低漲幅也達百分之五。

此次“救市”反映出中共深重的危機感,在經濟層面,股市、樓市面臨崩盤;社會層面,以“三鹿集團”為代表的毒奶粉事件開始發酵引起民眾廣泛不滿和怨恨;年初的“蟻力神”事件、貴州甕安事件、江西吉首和浙江麗水的集資事件等,動輒聚集上萬人乃至十幾萬人示威抗議。經濟危機和社會危機,隨時會引發政治危機。中共在股市跌至3000點時,為挽救奧運會試圖出手救市,此次則是挽救政權的又一次努力。

9月19日的股市井噴與4月24日中共將印花稅從千分之三降到千分之一的當天表現極其相似。那一次股票也幾乎全面漲停,但一個月後,股市開始下滑,雖然奧運前有短暫回升,奧運後則一路暴跌至9月18日創出 1802點新低。此次反彈,從高度和持續時間上很可能遠不如上一次,就又會恢復暴跌格局。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結論,乃是因為與4月24日“救市”相比,9月19日的反彈還表現出了同樣耐人尋味的相似之處——在政策出臺之前,大量買盤湧入,股指分時圖呈V型,即暴跌後暴漲。明顯有人事先得到消息,隨便挑一支股票全倉殺入,第二天即可獲得百分之十的利潤。2005年7月21日,中共政治局秘密會議商討人民幣升值問題,會議結果還未發布,就已經有天量美元兌換成人民幣等待升值了。

無論是4月24日、9月18日“救市”,還是“人民幣升值”等秘密決策,事先泄密跡象十分明顯,但無人追究泄密責任,也無人受到懲罰。這反映中國資本市場乃至各個領域的一個基本事實——權貴階層與平民百姓的信息資源不對稱。沒有“公開”,就不可能有“公平” 和“公正”,百姓輕易就成為掠奪的對象。此次,在老百姓拿著所剩不多的血汗再次進入股市時,基金卻減持了185只滬市重倉股,也就是說,基金出逃,老百姓又被套住了。

中國股市問題,絕不是中共能夠解決的。許多專家用股票市盈率已經基本與國際接軌來忽悠百姓入市,實際上是忽悠百姓去接“大小非減持”的盤子,以便讓那些國企從百姓那裏圈來更多的錢。

所謂“市盈率”的說法在中國毫無意義。去年股市流通市值十幾萬億的時候,分紅不過2000億,也就是說老百姓如果指望靠分紅收回成本,要等至少50年。這遠不如存入銀行吃利息,以百分之四利率計算,18年內就可讓資金翻倍。所以中國股票不是投資而是“搏傻”,就是找一個比自己還傻的白癡把股票高價賣給他。

不知道有多少此次入市股民考慮了“大小非”解禁問題。按照現在點位,近兩年解禁的“大小非”將有十萬億元之多,而中國銀行裏百姓存款一共不過十八萬億,且絕大部份集中在暴富者手裏。僅這個問題把股市砸到1000點甚至800點以下也不令人意外。更何況存量“大小非”未解決,中共在發行新股時又造就巨大增量 “大小非”。

中共建立股市的目的就是從老百姓錢包裏騙錢,所以那些指望國企回購自己股票的想法實在太過幼稚,除非誰傻得到現在還相信中共“為人民服務”。

如果中共真的調平準基金入市,拉動股市上漲的話,對股民唯一的建議就是趕快趁機逃跑,這樣才能在這一輪或即將到來的暴跌中少受點損失。

如果股民真的想進行“價值投資”,就先得從制度上保證股市的“公開、公平、公正”。換句話說,在參與“三退”解體中共之前,普通股民還是不要進股市為好。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