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民眾:“上鳥巢?倒貼錢都不去”(圖)
 
馮長樂
 
2008-8-7
 


懊運鳥巢活象一個用白色膠帶胡亂固定起來的破爛便盆。

【人民報消息】北京朝陽區民眾唐生貴說:奧運了,自由又受到限制。文革式的發動群眾搞聯防遍及北京,我們比文革黑五類還不如。不管他們做什麼終究是紙裏包不住火。懊運已經讓北京武裝到牙齒,像要發動戰爭一樣,很不正常。另一位民眾表示:上鳥巢看懊運?倒貼錢都不去。

我們比文革黑五類還不如

幾個月前,北京政府開始對異議人士、法輪功、上訪民眾開始大規模清洗。生活在北京50年的上海人唐生貴告訴記者說:因為這些年維權上訪成為政府“關照”的人。

他說:7月20號就被12個人看住。哪都不能去。我本人是上海人,我說我想去上海,結果上海不讓我回去。現在要出門都是坐警車。北京所有政府記錄在案的上訪民眾幾乎都被看起來了。還有給帶到外地的。老百姓合法維權,政府就懼怕的這個。老捂起來,早晚癤子要破掉。紙能包住火嗎?我們老兩口吃吃飯出門走走,他們馬上跟上。我們這些訪民連文革時期的黑五類都不如。

懊運一來,政府都是在搞文革式的發動群眾搞聯防,我們街上那些穿著各種式樣顏色不同的懊運志願者服裝的人。我問他們:你們這衣服哪可以買到?他們說,單位發的,你想穿這衣服還真不行,冒充志願者,小心被抓。我們都是幾個月前各單位領導選拔出來的,不是隨便是個人就可以擔當的,都培訓過。

奧運好像“人民戰爭”

唐生貴說:滿街花花綠綠的統一著裝的志願者,有管交通的,有查包的,有管治安的,有管環衛的,五花八門,計程車司機也統一著裝,各行各個都要求統一著裝,共產黨真是假的利害。這就是人文奧運?也太膚淺了吧?你看那些七、八十的老頭、老太太且不說有沒有自衛能力,憑他們抓恐怖份子?真給他一隻槍都得當棒槌用。武裝到基層,武裝到牙齒了。你說北京這個懊運,是不是像打仗?就是共產黨說的:“人民戰爭。”

我看到圖片報導:說一個外國女子在王府井繁華地段手舉“請給我一個擁抱”的中文牌子,北京人嚇得都往後躲。北京不是說張開雙臂擁抱奧運嗎,人家來了,想感受一下對北京的好客熱情,可是沒人敢上前擁抱。為什麼不敢?就是被中共的說教嚇的,誰敢跟這個來歷不明的境外分子擁抱,如果擁抱的是一個敵對勢力、恐怖份子不是撞槍口上了嗎?大家都往後退。

懊運讓共產黨恐懼的要命,我看政府在後悔,這場懊運給中國將帶來什麼?遠的不說,就是眼前,我們北京市民生活受到嚴重干擾。好像人人為敵,火藥味太濃烈。居委會門口寫的告示說:恐怖份子休想進入本社區,這裏到處都是警惕的眼睛,誰敢來犯,就叫他有來無回。舉報電話XXXX。我鄰居從西安坐飛機回北京,小孩子買的塑膠玩具寶劍都被沒收了。

以防應驗 百姓私備救生袋

共產黨走到今天這一步,也是罪惡到極限了。天怒人怨的。我看北京懊運,北京人沒有多少人覺得從心裏高興的,倒是多數人隨大流吧。老百姓也沒有話語權,就看熱鬧、看笑話吧。那些敢說的,敢提意見的不都給關起來了?一個懊運會,北京抓了多少人啊,都抓起來,他們真的就平安嗎?

北京西城的王先生說:好啊,我就想知道哪有爆炸什麼的,聽說昨天外國人上電線桿子掛大旗的,太好啦。中共得罪人太多了,全世界都有仇人。看誰都像恐怖份子。聽說布什來北京上教堂,到時候我也去。懊運老百姓沒人去,都是有錢有勢的人去看。我專門調查一下,我們這裏有16座樓,住戶3000多人,我問你們看奧運比賽嗎?有人說:看它幹嘛,再爆炸啦?倒給錢都不去。都發給各個單位。說為買票排一天一宿的,都是給媒體看的,那真是有病。

我聽說一些國家運動員要帶口罩入場,這可是絕對的諷刺。北京空氣品質不好,還是嗆人。一個懊運讓人民都看清楚誰是漢奸賣國賊。中共真是又黑又瞎。我專門調查一下,老百姓都互相告知說:準備蠟燭、應急燈、礦泉水、速食面,什麼意外都可能發生。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