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恥的國際奧委會
 
2008-8-8
 
【人民報消息】澳著名專欄作家安德魯-伯特(Andrew Bolt)日前在太陽先驅報上撰文,譴責國際奧委會背棄自己神聖的承諾,對中共的網絡封鎖負有責任,並特別指出,法輪功網站依然被禁止訪問。

安德魯-伯特(Andrew Bolt)曾是一名國外通訊記者,於1998年開始寫自己的專欄,同時為布里斯班的“星期日郵報”撰稿,並經常在9頻道的“今日”節目、ABC電臺的“內幕”、10頻道的“早間9點”、珀斯的6PR、布里斯班4BC的節目中做評論員。他的著作《仍未道歉》(Still Not Sorry)於去年出版。

以下為博克全文:

IOC(國際奧委會)宣布了一項突破,但仍然有些違背了自己最為神聖的諾言:奧運會組織者在主要新聞中心和媒體會場解封了一些互聯網站,但報導北京奧運會的記者仍被禁止上其他網站。

這一行動仍然沒有滿足組織者和北京官員數月來的“自由無阻礙上網”的承諾。然而,這比起本周初期不能打開國際特赦組織或天安門廣場事件一類的網站時有所改進。

國際澳委會的高級官員週四同北京的同僚開會到很晚,表示他們達成了解封網站的協議,儘管IOC的報告中說細節問題仍然在明確,“我們相信他們會遵守諾言。”

真的嗎?考慮到北京已經違背了多少承諾,IOC是多麼的易受騙或不誠實。實際上,IOC看上去根本不在乎北京是否違背了讓新聞記者在無網絡審查的情況下進行報導的承諾:

林頓伯格(Gunilla Lindberg),一位住在奧運村的來自瑞典的IOC的副主席說道,她以為已經可以上所有的網站,但是又說很多網站她並沒有檢查過。

IOC新聞委員會的負責人高斯泊(Kevan Gosper)現在正在為新聞記者僅能上運動相關網站、而非所有網站而力爭:因為高斯泊承認,因為北京共產黨極權當局所施加的緊密的社會控制,能上所有的網是不可能的。

高斯泊說道:“我們一直理解,而且我們也不一定會提及的是,任何主權國家會禁止色情網站和他們可能認定的顛覆性的網站,或是同國家利益相背的網站。”

當高斯泊說道“我們不一定會提及”,他的意思不僅僅是IOC故意將新聞審查保密,他有點想告訴大家的、但用了一種更加有欺騙性的方法(我的觀點)是,IOC實際上做了相反的承諾……

甚至近在上月,IOC的負責人羅格(Jacques Rogge)再次承諾:“(在中國)第一次,海外媒體在中國將能夠自由的報導和發表他們的作品,網絡將不會再有新聞審查。”

而現在高斯泊將國際特赦組織的網站比作色情,並告訴我們要更現實一些──要無視我們被欺騙的事實:我也會暗示,我們不是在一個民主的國家裏行事,我們是在一個共產主義的國家,這是中國,而他們以是一個共產主義的社會而自豪,所以會不同。

所以,甚至是在IOC同北京“解決”了問題之後,什麼樣的網站仍舊被關閉著呢?

國際特赦組織的網站週五開通,但是同被禁的信仰團體法輪功的鏈接仍然被關閉。一些與西藏有關的網站開通了,但是其他同中國西部不安定地區相聯的網站被限制。 BBC中文網站有時會開通,而經常是不通的。搜索法輪功會出現空白頁面,搜索敏感的短語像“天安門廣場”會出現網站無法連接。

這只是新聞中心的網絡連接,在這個封閉的地方之外的控制就更加嚴厲了。這就是IOC的奧運會“會使中國開放”的承諾。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