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這次北京──老媽突然明白了(圖)
 
2008-8-23
 
【人民報消息】近來老媽成了體育迷,天天坐在電視機前面看比賽,前提是有中國隊的比賽。不管什麼都看,哪怕規則都不清楚,只要有希望得金牌就行。她願意等,等到升國旗的時候。

我理解不了這種心理。當年,部辦秘書紀大姐整整一上午一眼不拉地看謝軍的比賽直播,我特敬佩也特吃驚,在旁邊問:“您還會下國際象棋呢?”“我哪懂這個?可咱們小謝軍,就快拿世界冠軍了!”紀姐頭都不回,雙手捂著胸口說,“多讓人激動啊!”我倒。金牌真這麼重要麼?

偶爾,老媽會問我一些問題,比如,她到昨天還在擔心,美國隊會不會在金牌榜上超過我們。我反覆解釋鬼子沒希望了,她才稍微放下心來。但我說金牌不重要,她又不樂意了,認為我假清高。我被迫用了很長時間來解釋,這本來應該是一個大Party,大家來樂和樂和就得了,可現在已經成了堂會了……這下我媽真的生氣了,她認為我太反動,“金牌多不是意味著我們國家體育強麼?難道你就希望我們還是東亞病夫才好?”

我實在沒辦法,只好引用劉建宏同學的例子。四年前的雅典,中國隊金牌狂飆,回來後,建宏到母校講座,在座有聽眾也說到這個問題,理所當然認為“國運盛體運盛”,金牌多就意味著咱們已經成為體育大國了。劉同學一時語塞,只好反問臺下,請每週堅持體育鍛練的同學舉手,結果二百多人的禮堂,舉手的只有不到三十人;劉同學趁熱打鐵,繼續請堅持每天鍛練的同學舉手,結果令人汗顏,只有五個人……劉建宏把雙手一攤,聳了聳肩膀,算把這事兒掰扯清楚了,臺下掌聲雷動。

當然,我媽顯然比那些年輕人難以說服。她堅持認為這次堂會相當偉光正,並且舉了大量例證──北京的空氣質量,道路交通,治安狀況……更重要的是,得了這麼多金牌,真的讓人從心底感到國家大有希望。她認為我這麼大歲數還不懂事,覺悟太低,甚至連陳樂都不如。

我只好閉嘴,繼續看比賽。昨天女排發揮一般,被巴西隊遏制了,讓老媽心情非常不好。我趕緊解釋說,比賽總有輸有贏,運動員有狀態高低的問題,時好時壞。比如,如果今天第一局如果拿下了,就會像股市暴漲,後面也就順了;沒拿下,就有可能像股市暴跌……說完我就後悔了,因為近期股市低迷,我們本來讓老爸解悶玩兒的炒股活動,結果把老人家套在那兒了,這事情一直讓老媽搓火。

果然,我媽關了電視,開始埋怨我們慫恿我爸蹧蹋錢。我恨自己多嘴,可也只好聽著。抱怨了一會兒,我媽突然問我:“你說,股價都跌成這樣了,國家怎麼不管呢?”我對炒股一竅不通,只好想像著解釋──炒股是市場行為,可能國家干預的程度有限吧。我媽搖頭,表示不信:“別人說的可跟你不一樣,政府其實是能救市的。”

“那為什麼不救呢?”我問。“還不是因為要辦運動會?”老媽一下變得怒不可遏,“開始吸引我們往裏面投錢,都投了,投多了,然後它就縮水。你說這次北京,花了多少錢啊!真是勞民傷財,哪一分錢不是我們老百姓的?!”




新紀元周刊第66期封面。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