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觸發了像奧運那樣大的頭痛(圖)
 
顧佳韻/編譯
 
2008-8-23
 
【人民報消息】北京龐大的奧運開支使以後的奧運主辦城市很難效仿。《紐約太陽報》在標題為“中國觸發了像奧運那樣大的頭痛”(China Launches Olympic-Size Headache)的報導中指出,北京舉辦奧運史上最昂貴奧運的舉動讓以後準備舉辦奧運的城市感到頭痛。但是北京奧運是否減輕了中國的內外危機或者甚至加重了危機還很難說清。

報導說,為了奧運,北京變成了波特金(Potemkin)村莊,到處是人工製造的繁華景象,但是這樣的平靜都是表面的。成千上萬來北京上訪訴冤的訪民被驅散、趕出北京。超過一百萬在艱苦環境下工作但薪資微薄的、風塵仆仆的外來民工在旅遊者和運動員到來之前被趕回家,而正是他們帶來了北京的巨大變化。

隨著遷走工人,加強保安和控制對外國旅遊者發放簽證,一些中國通觀察人士說北京奧運缺了這個國家最不缺的因素:人。

“北京作為大城市,街上會有很多人。每次我去那,到處都是人。有時候你都挪不動。而現在北京竟然沒人。”一位曾經是商人、現在發起在中國釋放囚犯行動的活動人士約翰□凱姆(John Kamm)說。

凱姆表示,在播放女子馬拉松比賽的電視畫面中,馬路兩邊觀看的人只有兩三個:“顯然人們經過了各種各樣的安全檢查,你看看那些天安門附近的街道,根本沒人。”他說。

在中共官員設定的奧運抗議區也是空無一人。一些人將抗議區的設定看作是中國公民權解放的一個標誌,但是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社》星期一(8月18日)報導說,77項要求抗議的申請一項也沒批。據報導兩人在申請使用離奧運主要場館很遠的抗議區時被判一年勞教。另外一些做出同樣請求的人被拘留或是送往其它城市。

北京的訪問者在一清而空的首都很少能看到什麼鎮壓。唯一的就是在媒體中心的外面停了一輛裝甲車。甚至在奧運之前,北京已宣布放鬆對絕大多數西方媒體網頁瀏覽的限制,但是還是有些運動員抱怨他們不能及時地更新自己的網頁,很可能是北京為了屏蔽法輪功等這樣的字眼將整個網絡都封住了。

儘管中共在奧運期間盡力掩蓋一切社會問題,但是諸如人員安全和少數民族權利等問題還是在奢侈的奧運開幕期間浮出水面。26歲的成功舞蹈家劉岩在彩排時從十米高出摔下來造成癱瘓。一群代表中國50多個民族的唱歌的小朋友都是漢族。這讓很多少數民族感到憤怒,因為北京當局控制了那些如西藏、新疆等少數民族地區。

組織者對劉的災難性的傷情什麼也沒說,最初甚至否認此事,說是假的。直到西方媒體報導時才承認。他們表示歉意,但是閉口不提調查事件以防患於未然。

“但是這些事情都不足以遮蓋張藝謀呈現的華麗開幕式。”研究西方對中國看法的凱姆說:“我認為奧運結束後,中國的形象會有所提升,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過去三四年來使中國形象惡化的事情如達爾福爾、西藏、人權和失業等,這些事情會重新出來。那會抵消前面提到的提升。”

絕大多數中國人都觀看了比賽,尤其是那些激發中國人愛國熱情的讓中國拿金牌的項目。對北京奧運巨額費用人們已開始表示抱怨,尤其是中國廣大的農村地區,那裏的人一天的生活費不到3美元,但是毛先生,那位經濟學家說不會引起大的問題:“他們習慣了。北京總是花其它地區很多錢用於自身的發展。”他說。

根據中共官方數據,北京花費20億美元(實際至少應是近百億)建造或翻新奧運體育場館,410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的建設,其中包括4條新高速公路、一條與鄰近城市相通的高速鐵路以及世界上最大的機場。據說實際費用比官方公布的數字更高。




造價70億的鳥巢和10億的水立方。

報導說,人們懷疑民主國家是否可以如此大規模地花費(納稅人)金錢。“中國是一個中央集權國家,可以在那樣短的時間裏消耗巨資。”北京一位經濟學家毛宇世(音譯)說:“任何其它城市都不可能如此花費。”

支持芝加哥競爭2016年奧運主辦權的人士已經戰戰兢兢地認為芝加哥不可能達到北京的標準。未來奧運主辦國可能不得不轉給那些石油輸出國或是非民主國家如卡塔爾,該國最近申請主辦2016年奧運的請求因時間和氣候原因被拒絕。

“我真不知道以後美國尤其是芝加哥競爭奧運主辦權時會發生什麼,”研究中國體育的密西西比大學人類學家蘇珊-布朗耐爾(Susan Brownell)說:“我認為我們沒辦法像以前那樣所費不多地舉辦奧運或許乾脆別辦了。現在回想起來,亞特蘭大奧運會簡直就是個笑話。”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