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記正悄然在中國上演(圖)
 
看中國
 
2008-8-10
 
【人民報消息】8月6日,中央社刊登了一篇題為“世界主要報紙頭條新聞標題—2008年8月6日”的文章。此文中排列了8月6日全球18家報紙頭條新聞標題,只相隔一天就是人們所“矚目”的北京奧運了,觀察家認為,刊登的18家頭條新聞標題,與奧運相關的標題僅占三條。此文章似乎給人一種北京奧運在國際上並非想像的那麼矚目的感覺。姑且不論,為什麼國際間對奧運關注的程度是如此的比例。且看中國大陸民間的深層,在奧運喧鬧聲的背後,正在湧動著您更想知道的,漸漸觸及到的脈搏。

奧運了,在中國能接觸到的新聞多是民眾行為上的表現,訪民,截訪,各處的爆炸,警民的衝突。但是大陸中國人思想中蘊藏的內涵,他們正在思考的,正在明白的,正在遠離的,才是國人的真正脈搏。

國人正擺脫中共的脅迫和綁架

8月6日,記者旁聽了這樣一個題為《思想是正本清源》的分析研討會,會中不乏大陸各知識,思想界精英,探討了共同關注的話題。

參與討論者首先從探討一個概念問題——弱勢群體談起:

“這個名詞最早據說是在朱镕基執政時提出這麼一個概念,而且大家都在用這個概念。我們認為的弱勢群體,就是這些弱小的聲音,被打,被欺負了,沒有權勢。其實這弱勢群體不僅僅是農民、下崗工人、個人,其實跟中共不一致的,都應該是弱勢群體,這在西方制度下是沒有的。”

主講人著名專欄作家荊楚先生認為:“中國這個社會,我把他命名為‘秦希斯制度’,它是秦始皇的中央集權專制,加上希特勒式的軍國強權,再加斯大林式血腥的融合的產物。是對人民進行奴役控制的最血腥、最野蠻、最沒有人性的一種制度。在這種制度下,不管是有權力的人和沒有權力的人,都是奴隸。有權力的人是權力的奴隸。沒有權力的人,是當權者的奴隸。中共把中國變成了一個全國性的古拉格群島,變成了一個法西斯政治的集中營。你看,毛澤東他雖然有不受制約的權力,但是他一輩子為了權力忙的死去活來,一輩子心驚膽戰。

“講到這個共產黨員的概念,我始終認為,現在中共中央的那幾個常委他才是真正的共產黨員。其他的所謂共產黨員,其實是一組毫無意義的數字。因為按照共產黨的決策體系,其他黨員對這個組織體系,發展方向,執政方針等等沒有任何置喙的權利。只有那幾個黨寡頭才有。是把全部的黨員綁架在它的賊船上。”

荊楚先生根據中宣部制定的對邪教定義分析了中共實屬邪教,他說,“要說聚斂錢財,那共產黨把國家的財政金庫當成了黨庫,那聚斂的錢財太多了。要說殘害人命,它共產黨在歷史上,文革、大饑荒、反右,歷次的政治運動。搞死的人有幾千萬,那殘害的人民多不多?要說教主崇拜,那共產黨搞的對毛澤東的崇拜已經到了瘋狂的程度。早請示,晚匯報。要說搞精神控制。現在在中國,你很難看到反面的東西,只能看到共產黨想讓你知道的東西。這個精神控制就更加厲害了。按這個標準說,共產黨這個組織是一個完完全全的邪教組織。

“共產黨始終有一句口號是非常反人類、反社會的,你們都不知不覺。比如說,‘從思想上保持高度的一致’。一個民族只有一種思想了,那麼這個民族就是豬了。這個社會就沒有任何活力了。胡適先生說過,‘一個現代化的國家,不是一群奴隸可以建成的’。這句話在思想上和理論上的張力是非常大的。”

“共產黨這套法西斯的語言符號,對我們的民族的靈魂心智,良知道德的扼殺是非常厲害的,表面是看不到的,是潛移默化的。”

荊楚先生還講了這樣一個故事,也啟發了人們理智思考問題的路徑:“當年99年,對待法輪功要求人人都要表態。我們單位組織黨員幹部各個表態,人人過關。在這種情況下,那天開會,我本來不想講話。可那個新來的黨委書記,卻老是逼著我講話。我就說,那我問你,是要我講真話還是講假話?他說當然是講真話,哪有講假話的道理?我說那好,我就講真話。第一,你要我表態,你現在就把法輪功的書籍弄來給我看看,讓我了解了解。我都不了解法輪功是什麼,你要我怎樣去批判?第二,現在中央提倡依法治國,那就是一切按法律的程式來走,現在中央先把法輪功定性為邪教,然後再出臺法律,這是中共中央在違法亂紀。第三,你們說法輪功是邪教,可是那些學法輪功的那些同事,我看他們都是些真誠善良的人,我一點都看不出他們邪,他邪在哪裏,我始終都不明白。然後那個黨委書記說,像你這個認識水準,你的黨性到哪裏去了?你完全不合格作為一個黨員。我就火起來了,我說請你把這個黨性說清楚,黨性是個什麼玩意,如果說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觀點就是沒有黨性,那讓這樣的黨性去見鬼去吧。我說就像當年批評劉少奇和鄧小平,我不論三七二十一,就那樣掄著棒子打過去,我已經變成畜生了,這樣的黨性那就是獸性,奴性。結果那個書記合上本子說散會,走。以後他再也不敢開這樣的會議了。但是他下不了臺之後,對我恨的要死,一直給我小鞋穿。最後我也走出了這個體制。”

荊楚先生的闡述引起與會者的強烈共鳴,他出的許多評論和書籍也曾引起社會的思考。

中共最初滿懷信心的提出“盛世奧運”,隨著社會矛盾的激化,這個口號就變成了無可奈何的“和諧奧運”;隨著社會的更加動蕩,中共最後心驚肉跳的喊出了要“平安奧運”。從一個口號的三種變化,反映出民眾對極權統治的反抗在急劇升級,感受到國人正在擺脫中共的脅迫和綁架。

著名作家林風先生曾對聖經中《出埃及記》的記載有著這樣的感觸,“歷史是那樣驚人的相似,當我重讀這篇著作時,我感嘆於今天的歷史正在重覆著昨天的故事!”

《聖經·出埃及記》的記載

在《聖經·出埃及記》中記載了一個故事:以色列人最早的時候是在埃及作奴隸,他們受盡埃及人的奴役和鞭打,在強烈的痛苦與死亡的威脅之中,以色列人祈求上天拯救。當他們的哀聲達到神的面前,神就指示了摩西,要他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起初埃及的法老不讓以色列人離去,結果神用了十個災害降臨到埃及,而最後一個,也是最大的一個,就是逾越節的由來。

神降知所有人,將在尼散月十四日(即後來的逾越節)那天晚上派出滅命的天使,擊殺每一家人的長子。但以色列人得到通知,就是只要在門框跟門楣上面塗抹羔羊的血,滅命的天使看見這個血,就會越過去,那個審判便不會降臨到他們身上。因為這個緣故,以色列人終於得救了。災禍讓埃及人痛知己過,法老王允許了以色列人離開。

作家林風先生評論到:“《聖經》的舊約部分,有非常多的歷史記載與神諭,亦充滿了神在人類的洪荒時代對於人的警告和勸導。

《出埃及記》,在以色列民族中要求每一個小孩必須在八歲以前會背誦一章經書,其既充滿了神的警示又可以說是一本記述以色列民族歷史的史書,描述耶和華如何把以色列民族從埃及帝國的手中拯救出來,使他們從埃及的受難奴隸變成神庇護下享有幸福與自由的人的歷史過程。見證了上帝耶和華與他的子民立約的詳細過程,從中我們可以看到神的慈悲與威嚴。 ”

林風強調:“神是慈悲的,給了人最大的機會,用各種天象、預言示人、用人間的災禍警醒人,如果我們從上面的歷史看到當神見到羊血記號時便“逾越而過”,那麼可以肯定當神要清算共產黨邪教的時候,是見無“獸記”者便“逾越而過”。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