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醒啊!中央省市文藝名流 … 遭惡報者數目驚心
 
鳴匯
 
2008-2-11
 
【人民報消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不可抗拒自然規律。時至今日,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者已逾萬例。其中包括中央官員、省委官員、市委官員、文藝界名流、公安科長、學校校長、辦公室主任、“六一零”頭目、派出所所長、居委會主任等。有被車撞死的,有翻車死亡的,有得怪病死的,有被雷擊死的,有被電打死的,有得癌症死的,有得突發性疾病死的,有無緣無故倒地死亡的,有遭遇精神刺激上吊自殺的,有因其他罪行敗露畏罪自殺的,還有因各種原因被判刑、被撤職,或者突然一跤摔倒癱瘓的,更有自己作惡殃及家人的,不一而足。

一、廣為人知的惡報個案

中央省市官員遭報

二零零七年六月,大紀元的《黃菊,中共高官行惡遭報……》一文認為,黃菊之死,是其行惡遭報的因果使然。文章從黃菊品性低劣,靠江澤民起家談起,揭露了黃菊鞍前馬後,阿諛奉承,甘當江家奴的醜陋嘴臉,以及其貪污腐敗,結黨營私的惡劣作派。

文章特別指出,黃菊進入中央主管中共的金融、財政後,傾全力協助江澤民鎮壓迫害法輪功,遭到惡報。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日,天津市迫害法輪功的首惡之一、原天津市市委書記張立昌遭惡報死亡,死時六十八歲。稱因病醫治無效。一九九七年至二零零七年間,張立昌在天津市擔任市委書記,緊跟江澤民邪惡集團和中共邪黨,上躥下跳,指揮天津市有關部門迫害手無寸鐵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致使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一九九九年四月,其主持的中共天津市委決定抓捕和毆打幾十名去天津市教育學院講明真相的法輪功群眾,直接導致了“4.25”中南海上訪事件,江澤民以此為藉口開始了系統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同年“7.20”之後,張立昌在《人民日報》展示諂媚之醜態,宣布支持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在天津市市委會議上和其它公開場合,多次要求“嚴厲打擊”法輪功,並親自撰文誣蔑法輪功。張立昌支持誣蔑法輪功的“百萬人簽名”活動和圖片展覽;並批准、慫恿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迫害,對去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勞教等等。

多行不義必自斃。天津市多名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之徒均已遭受惡報。除了張立昌之外,天津市原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政協主席宋平順自殺身亡;原天津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李寶金和原天津市公安局局長武長順被雙規。這幾個惡徒迫害法輪功的累累罪行記錄在“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網站上。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迫害法輪功的四十歲的任長霞在從鄭州回到登封的鄭少高速公路上,她乘坐的豐田轎車與同方向行駛的大貨車追尾相撞,車內其他人,包括司機王學軍都安然無恙,而坐在最安全位置的女局長卻被當場撞死。最近有民眾揭露說,她的死是公安系統全面黑社會化後“幹掉”的結果。任長霞死後,公安部在多方壓力下開始調查,原為河南新鄭公安局局長李民慶的作案嫌疑漸漸浮出水面,後來李民慶被雙規,並於絕望之下自殺身亡。相繼自殺的還有參與此案的原新鄭一個姓田的副縣長。

文藝界名流遭報

自願和不自願罵法輪功的文藝圈人物有馬季、崔永元、侯耀文、牛振華、趙本山、高秀敏、范偉、夏雨田、梁左等。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九日,梁左寫完《閑人馬大姐》,於四十四歲之際突發性心肌梗塞暴斃於家中;二零零四年五月,積極參加謾罵法輪功的相聲、小品演出的牛振華,四十八歲時因醉酒出車禍暴斃;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個代表忠實實踐者”相聲作家夏雨田多種重病纏身,六十四歲時痛苦死亡;二零零五年八月十八日,四十六歲的高秀敏在毫無心臟病的預兆下也梗塞暴斃;2006年12月20日,72歲的馬季因突發心臟病在北京突然死亡;2007年6月23日,59歲的侯耀文因心源性疾病暴死。下一個是誰?

二、“六一零”頭目普遍遭惡報

“六一零”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近年來儘管中共嚴密封鎖消息,但各地、各級“六一零”頭目非正常死亡的消息卻不時傳出,而且具有多發性和普遍性。以下僅舉數例:

中央“六一零”主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劉京已患癌症,日漸沉重,即將被接替。

原江蘇省“六一零”副主任、省公安廳副廳長王榮生,賣力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得到羅幹的肯定,後升任江蘇省司法廳廳長,上任不久即患白血病。

河北保定南市區“六一零”頭目高本勇遭惡報。據稱,醫生已診斷其為白血病。高本勇電話:0312-2285552;手機:13931201567。

重慶奉節縣“六一零”頭目楊大才及公安副局長王子洪相繼身亡。楊一直參與策劃迫害法輪功,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暴病身亡。王子洪直接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抄家、監視和抓捕,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遇離奇車禍,被甩出車外死亡。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二日,雲南省紅河州石屏縣“六一零”主任龍清福和副主任一起到州“六一零”參加部署迫害法輪功的會議,返回途中遇車禍,龍清福當場死亡,副主任受重傷。兩個“六一零”頭目同時遭報在石屏縣引起了極大反響,民眾都說:這是他們迫害法輪功,幹壞事的報應。

湖北省蘄春縣政法委書記、“六一零”總頭子何立三,窮兇極惡迫害法輪功學員,並經常誹謗法輪大法,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突然暴病身亡。

新疆阜康市“六一零”主任張新國,四十多歲,常半夜闖進法輪功學員家搜捕學員。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四日,張突感身體不適,二十五日去醫院檢查時死在醫院。

湖南常德市草坪鄉“六一零”政法委書記周艾軍,男,三十六歲,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親自去抓法輪功學員,坐在一輛大卡車上。當司機張偉把車開到草坪鄉白雲村四組時,車輪壓到一塊石頭,石頭反彈進車內,正好砸到周艾軍的頭,送去醫院搶救無效,九月十日身亡。

劉元俊,長春市原紀檢書記、政法委書記,主管長春市公檢法及“六一零”。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迫害法輪功,特別是二零零二年“三零五”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之後,劉元俊死心塌地追隨江氏的“殺無赦”指示,不到十天時間非法抓捕五千多人,造成大量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重刑、勞教等,並使劉成軍等多人被迫害致死。二零零六年四月中旬,劉元俊突然發病,於當年五月四日死於肝癌,時年五十四歲。

賈守田,安徽省淮北市“六一零”頭目,不信“善惡有報”的天理,賣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結果遭惡報患舌癌,不能喝,不能吃,不能說,不能手術,在極端痛苦的煎熬中,生不如死的掙扎數月,於二零零六年農曆新年前死亡。

尹品文,甘肅省山丹縣政法委書記“六一零”頭目,於二零零三年五月中旬暴病而死。極具諷刺意味的是,追悼會上的悼詞還公開稱:“該同志在法輪功問題上,和黨中央江澤民同志保持一致,旗幟鮮明,立場堅定,做出了貢獻。”

黃岡市兩任“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先後遭報死亡。二零零五年二月十四日,曾擔任“六一零”主任,後為黃岡市委副秘書長並分管“六一零”的張石明,突發心肌梗塞身亡,年四十八歲。黃岡市第二任“六一零”主任王克武,上任第二年就患了肝癌,於二零零五年清明節的前三天死亡。

賈純靜,安徽省阜南縣柴集鎮政法委書記,主管當地“六一零”,緊跟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於二零零六年三月五日死於肝癌,死時約四十二歲。

劉迪華,原寶雞市渭濱區“六一零”主任,一九九九年以來,參與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一日(陰歷大年三十),劉在情婦家中,與情婦洗澡時一氧化碳中毒,雙雙裸死衛生間。渭濱區委、區政府掩蓋醜聞,草草處理後事。由於他死得不光彩,在其葬禮那天,他的兒子都不願參加。

鹹慶平,山東聊城市東昌府區“六一零”副主任,追隨江氏集團積極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在家中睡覺時死在床上,年僅四十七歲。他以前認識多年的一位老人聽說這個消息後說,這人早該死了,他盡不幹人事。

王忠俊,海南省定安縣“六一零”主任,自中共鎮壓法輪功以來,為撈政治資本,他先後非法抓捕本縣的法輪功學員幾十人送勞教、判刑、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卻叫嚷:“你們說報應,報應在哪?我抓了你們不少人,我還是瀟瀟灑灑、白白胖胖,沒看到有報應。”怎料話出不到一個月時間,他的獨子在廣州因液化氣泄漏中毒身亡。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他的妻子跳井自殺身亡。

江朝強,廣西田陽縣原“六一零”負責人,在他任職期間曾指揮抓捕10多位法輪功學員並非法關押,他則於二零零四年得癌症死亡。

夏爾福,原浙江省溫州地區樂清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六一零”主管,在任期間賣力迫害法輪功。二零零三年夏爾福因車禍變成植物人,花巨額醫療費,搶救數月後,於二零零四年年初死亡,死時不到五十歲。

鄧昌龍,重慶長安公司一廠公安分局“六一零”科長,充當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二零零零年死於肺癌。現任“六一零”科長吳衛,男,五十五歲,曾經數次把多名法輪功學員送入勞改農場、勞教所、看守所和洗腦班進行迫害。在其妻遭惡報得癌症後,吳仍不悔悟,繼續行惡,後來患上肝癌。

胥雲宗,原四川蒼溪縣“六一零”頭子、縣政法委書記,三十幾歲,多次指揮、策劃、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一天與一妓女外出時,在三清村與縣啟明星電力公司吊車相撞,撞進吊車肚子下面,車毀人亡,身首異處。

郭滿利,男,四十二歲,西安電力電容器廠社區“六一零”頭子,長期跟蹤、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其母得癌症身亡,他仍不醒悟,繼續幹壞事,亦患癌症,於二零零五年二月八日晚(大年三十)死於西電職工醫院。

張玉霞,赤峰市元寶山區元寶山鎮“六一零”頭目。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她為了一己之私,撈取政治資本,積極充當迫害法輪功的打手。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底,她栽到自己家中的水缸裏被淹死,死時只有五十一歲。據說當時水缸裡的水並不深,淹死後家裏三個人往外扯她,但就是扯不出來。

王福年,吉林省梅河口市“六一零”主任,積極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八日,王福年和“六一零”人員周某、劉鵬等乘小車去海龍鎮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途中車翻入橋下,王福年、劉鵬和周某三人當場死於非命,另一人受傷住院。

鮑建高,安徽省合肥市“六一零”主任,積極迫害法輪功,得胃癌,於二零零五年八月下旬死去。

李聞啟,營口市“六一零”主任,二零零五年去北京檢查肝病,醫生確診是肝癌晚期。七月二十五日返回營口途經秦皇島市時,口噴鮮血,當即死亡,時年五十二歲。

袁炳軍,大慶電泵公司紀檢副書記、“六一零”副主任,積極迫害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七日袁炳軍開車路過火車道時,汽車自動熄火,車上共兩人下來推車,但推不動。這時火車過來,他們閃到旁邊。火車刮到汽車,汽車把袁炳軍卷起來,又摔在火車上,再彈起又摔到地上,袁炳軍當場死亡。

甘肅省慶陽縣“六一零”主任門懿鏡、白維權,於二零零三年一月八日外出做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強制“轉化工作”時,翻車身亡。

郭元生,男,五十八歲,遼寧省淩源監獄管理分局政委。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一直是“六一零”主要負責人,在二零零三年年末的一次大會上,郭元生突發小腦主幹出血,於二零零四年二月六日在北京一家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崔樹平,天津中醫學院“六一零”頭子、原組織部長,曾不遺餘力迫害法輪功學員,致使數位修煉法輪功的大學生、研究生被迫轉學、休學或失去工作,數人被綁架到洗腦班、勞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四年九月在一次開會時突發腦溢血死亡,死時47歲。

三、公安、國安惡人頻遭惡報

據中共公安部對刑警體能抽檢報告,不合格率竟達百分之七十以上。其中,百分之三十有心血管疾病,百分之四十有高血壓,百分之三十有腸胃炎,百分之二十有關節炎,而肝炎比例為百分之十六。高達百分之八十的公安幹警不想再幹這一行。

這幾年,公安、國安系統人員“因公殉職”和意外死亡率也遠遠高於過去,有的年紀輕輕、身強體壯卻忽得怪病暴死,有的出車禍或蹊蹺死亡、死相恐怖,還有更多身患絕症、離奇傷殘,或致家庭遭遇種種不測。而且,遭遇意外者,幾乎都是替中共賣命、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僅舉數例如下:

二零零六年下半年不到四個月的時間裏,青海西寧市公安局的四位紅人接連離奇死亡。四十六歲的公安副局長李文軍、四十二歲的城東公安分局長周海林、開發區公安分局長談小平、城北分局治安大隊長楊永寧相繼突然死去,一時間整個公安局人心惶惶。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八日李文軍綁架了李興福、袁愛榮,第二天李暴死,醫生說是突發腹股癌。李死後,西寧市委號召幹警向他學習,繼續抓捕法輪功。十月二十三日,周海林突發腦溢血身亡。十一月七日,談小平患肝癌死亡,死時雙目圓睜,面目可怖。二十天後,楊永寧也在家突然死亡。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積極迫害法輪功的四川眉山市國安局局長陳宏與樂山公安局副局長楊曉江一行四人去峨眉山市遊玩,與一輛大卡車相撞,楊曉江的頭顱飛出車窗外,當場死亡,其餘三人重傷,陳宏摔斷幾根肋骨。

四川資陽市城西派出所長楊建中,受中共謊言毒害,仇恨、迫害法輪功,並在家中散布仇恨。楊曾帶惡警抓捕五十多人,不論老少毫不手軟。二零零三年2月,其父暴亡並沒令他清醒,仍舊作惡如故。二零零四年七月,楊的肝壞了,去換肝,正辦手續時倒地而亡,死時四十七歲。二零零五年三月,他妻子高靜在散步時,突覺腳軟無力,不到二十分鐘後死亡。

曾任順義檢察院副檢察長龐芳:六十三歲,順義後沙峪鄉古城村人,主抓迫害法輪功群眾,二零零七年底被病痛折磨致死,死時已沒有了人形。

楊穎,北京順義區法院刑庭副庭長,女,五十歲左右,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不久她便被查出患有乳腺癌,長期臥床在家,生不如死。

王濤,順義檢察院起訴處處長,三十歲左右,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四年開車去北京,在京承高速公路上,撞到隔離鐵柱上車毀人亡。

甄占奎,順義看守所所長,積極參與迫害因上訪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五月,因參與黑社會組織,私放黑社會老大,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

閆志剛,順義公安局副局長,曾主要負責迫害法輪功,閆志剛因參與黑社會組織活動,被降職查辦。

武漢市武昌區江河街派出所所長劉昌付,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年僅三十九歲,出車禍當場死亡。當時車上共有四人,只有劉一人死亡。

大窪縣唐家鄉派出所任所長四十五歲的於松錄,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上任不久的一個夜晚,在派出所值班室睡覺時死亡。

石家莊彭後街派出所所長三十八歲的趙慶祥,平時身體強壯,毫無病態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日,突現發燒症狀,隨即住院,於四月三十日,一命嗚呼。

二零零二年冬季,阜新市蒙古族自治縣舊廟派出所所長李賀春與父親及哥哥駕車去東梁鎮包家村時,在無人看管的道口與火車相撞,三人當場死亡。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呼蘭區白奎鎮派出所所長王學剛,在二零零一年經常非法搜查法輪功學員家,從中獲取錢財,在十月份,王學剛出了車禍,最後把脾摘除。

甘肅省蘭州市某地區派出所所長翟慶天、劉治國對法輪功學員監控、攝像、搜書、強迫寫檢查、寫保證,把堅定的學員抓送看守所、洗腦班。二零零二年,五十歲左右的翟慶天死去四十歲左右的劉治國於二零零三年春患肝癌死去。

石長髮,男,三十二歲,系黑龍江省大慶市讓湖路區乘風莊派出所警長。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一日晚經過讓湖路區銀浪火車站道口時與橫向行駛的一列火車相撞,石長髮所駕車輛被撞翻出五十余米遠,當場死亡。

湖南省白馬壟勞教所是中共在湖南乃至中南地區迫害法輪功的邪惡基地,惡警們在對法輪功學員慘絕人寰的迫害中已喪失最低的人性標準。前不久,勞教所對全體幹警作健康普查,其中五十二名惡警中,沒有一個不患病的,現已有十八人死亡、患絕症或遭其它嚴重惡報:四十多歲的副所長王有春於二零零二年底死於肝癌;曾任副所長、政委等職的衣金娥,因“成績巨大”受到李嵐清接見,隨之出現多器官重疾,並殃及公婆中液化氣毒猝死……

臭名昭著的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的多數惡警也都遭到報應:管教科科長李限武現全身浮腫,雙目失明,痛苦不堪的挨日子;監控室的王廣君已患骨癌死去……

如果你覺得這是全國性的死的人太少了,也許是偶然現象那麼請看遼寧省義縣迫害法輪功的惡人惡報四十四例:

1.楊景成,原義縣邪黨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協助惡黨主管全縣迫害法輪功,結果於二零零一年十月遭惡報,突發腦出血死亡。
2.高海,原義縣公安局局長,後調任黑山縣公安局局長,在錦州死亡。
3.楊玉祥,原義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於二零零五年死亡。
4.王書忠,原義縣邪黨常務副縣長,突然暴死在賓館。
5.趙難,原義縣邪黨縣委書記,如今自己把自己也送進了大牢。
6.王福民,原義縣城關鄉派出所所長,被撤職,其獨生子被勒死。
7.楊成文,現任縣看守所副所長的,遭受巨額罰款。
8.陳昕,原義縣財政局局長,現遭惡報鋃鐺入獄。
9.李長富,男,五十多歲,九道嶺鎮中學原副校長。公開誹謗大法、誣蔑法輪功,得一種怪病叫出血熱,花了不少錢,活活疼死在家裏。
10.王紹彬,六十歲左右,原義縣紅墻子鄉派出所所長,被免職。
11.高英,男,五十多歲,原義縣車坊鄉派出所所長,後來他遭報應得了腦血栓。有學員給其講真相,他從此,不再迫害法輪功學員,病情好轉,能正常上班了。
12.張玉庫,是義縣前楊鄉於家屯村邪黨黨員,迫害法輪功,遭報死去。
13.劉鳳柱,男,五十多歲,原義縣七裏河鎮派出所惡警(協警)。與另一惡警梁某打架,均被邪黨開除。
14.肖春芳,男,四十多歲,是石佛堡鄉派出所惡警(此鄉已合併到張家堡鄉),積極迫害法輪功。和派出所王軍林遭惡報,發生車禍。

遭到惡報的還有:
15.吳曉平,男,35歲左右,是大榆樹堡鎮一名幹警,宅電:0416-7371863。
16.王維義,男,四十七歲,原義縣大榆樹堡鎮邪黨副書記。
17.項往,男,四十多歲,原義縣大榆樹堡鎮鎮長。
18.趙德勝,男,五十多歲,原義縣留龍溝鄉留龍溝村邪黨書記。
19.丁書章,男,47歲,原義縣留龍溝鄉大齊溝村邪黨書記。
20.石尚義,男,義縣高臺子鎮石家堡子村邪黨書記,宅電:0416-7561999
21.肖雨青,義縣高臺子鎮桑土營子村村民。
22.何國勤,男,義縣高臺子鎮石家堡子村治保主任,宅電(0416求7561888)
23.兩屆村官迫害法輪功學員,相繼遭惡報。書記許香雲,村長許繼明。
24.趙樂忠,男,五十多歲,是義縣城關鄉南關村村民。
25.龐振庫,男,五十多歲,義縣九道嶺鎮代屯村原邪黨書記。
26.張茂岩,男,五十歲左右,義縣九道嶺鎮廟兒溝村邪黨書記。
27.蔡方柱,男,五十多歲,義縣九道嶺鎮星星屯村原邪黨書記。
28.王儉俠,男,五十多歲,義縣九道嶺鎮孫百屯村原邪黨書記。
29.門玉寶、蘇立紅,分別是縣建設局局長和副局長。
30.陶福來,義縣九道嶺鎮代屯村村民。
31.李華,男,五十多歲,原義縣大榆樹堡鎮派出所所長。
32.蔣占山,男,原義縣頭道河鄉黑山村邪黨書記。
33.張洪雷,男,三十五歲左右,是義縣頭道河鄉李西溝村村民。
34.郭維國,義縣前楊鄉馬家屯村治保主任。
35.郭維辛,義縣前楊鄉馬家屯村村長。
36.劉清軍,義縣前楊鄉馬家屯村村民。
37.陳樹武,60歲左右,現任義縣雙井子村邪黨書記,宅電:0416-7371149。
38.孫怡國,男,56歲左右,原義縣大榆樹堡鎮大榆樹堡村邪黨書記。
39.陳紹華,男,義縣七裏河鎮景家堡村邪黨書記。
40.馬雲霞,女,義縣七裏河鎮景家堡村村長。
41.張某,家住東南街。
42.董某,家住東北街。
43.何某,義州鎮東南街人。
44.李濟堂,男,六十多歲,原義縣頭道河鄉邪黨黨委秘書。

“上天監視在下的人,以人的德行、表現賜給人壽命長短。不是老天爺要人早死,那是人不做好事,自尋死路。”(譯自《史記•殷本紀第三》)。

最近幾年,有許多中共的黨政軍幹部非正常死亡,有的忽然身患絕症而死,有的車禍死亡,有的暴死,死亡情節編故事都難想象出來。而導致他們死亡的真正原因,中共心裏明白卻極力嚴密封鎖。凡是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犯了罪的都會遭到上天的懲罰,發生在中共黨政幹部和邪黨書記們身上的各種惡報事件非常多,有的還連累家屬,惡報慘烈,升官發財之路變成了黃泉之路。中共為了維持這場迫害,嚴密封鎖著遭報的真實情況。

據“法網恢恢”網站統計,截止於二零零七年八月,已收錄惡人總數50930人,惡人單位17241個,惡行19540例。

洗心革面一例

他是東北地區某鄉鎮的書記。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鎮壓開始後,他積極追隨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在鎮上的大會小會上誹謗法輪功。

幾年前,當地一名法輪功學員面對面地給他講真相,他根本不聽,還向鎮派出所舉報了這名法輪功學員,致使該法輪功學員被抓捕,並被非法勞教一年,遭受了種種酷刑折磨。期間,當地法輪功學員給他寫勸善信,海外法輪功學員也給他打真相電話,他一概不聽,反而變本加厲地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他的指使下,鎮派出所又將一名法輪功學員送進勞教所非法勞教,鎮“六一零”辦公室則將另外三名學員送到外地洗腦班進行迫害。

接下來不長時間,他就遭了惡報,患上了不治之症,上不了班了。具體得了什麼病,對外一律保密。在家人的陪同下,他先後到省內好幾家大醫院醫治,但都無濟於事,病情越來越重。直到此時,他才想起當初法輪功學員向他講的真相,知道自己是因為迫害法輪功才遭此惡報。他深深痛悔自己。

他決意洗心革面,用實際行動彌補自己犯下的罪過。他囑咐家人帶著現金偷偷地去看望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並利用手中的權力,從各方面照顧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工資待遇等實際問題。他的身體漸漸好起來,又能上班了。工作順心,家庭和睦。在人生的關鍵時刻,他為自己做出了明智的選擇。

善待敬重大法 珍惜生命未來

法輪功學員之所以冒著被抓、被打、失去一切甚至生命仍堅持站出來向人們講真相,為的就是讓大家明白善惡,分清正邪,從而有一個正確的選擇。珍惜生命,珍惜未來,就要善待大法、敬重大法!

八年來,隨著法輪大法的廣泛傳播和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的持續暴露,世界各國政府、議會、非政府組織及正義律師與善良人民,已經並正在給予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行動以巨大的支持和聲援。

隨著學煉法輪功的人數在全世界持續增長,法輪大法被全世界主流社會普遍接受和尊敬,結束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已經成為歐美發達國家的政要不得不面對的問題了。還在繼續迫害法輪功的人在隨後的幾年內將受到法庭的審判,人民的唾棄,會給其家庭帶來巨大的痛苦(如二戰時的納粹黨衛軍),同時最大的惡報也將來臨。


***************************************************************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11場,定票從速!
優惠!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