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别学我哥
 
于沛
 
2008-7-5
 
【人民报消息】我看了很多篇退党故事非常感慨,我自己的哥哥嫂嫂无论怎么劝说就是不退党。

按理来说,这实在不正常。因为我家是民族资产阶级,我嫂嫂的父亲也定为资本家,这在国民党时期叫「门当户对」。可惜我们都生出来的太晚,一落地就归共产党管,所以「门当户对」就变成了「臭味相投」,这在中共统治下意味着两家都是「运动员」。从中共刚一当政,我家就被打了「老虎」,所有的工厂被中共一扫而光,我祖父一辈子的心血顿时化为乌有,人家是一夜白了头,他是一时间就急的双目失明。

到了文革,受的折腾我不说您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连久未使用的地窖也挖个通心凉,说是怕我们在里面埋了枪。说实在的,我们家枪倒是真有一把,不过没埋在地窖里,而是挂在衣橱里,那是我爸爸最心爱的一枝德国名牌双筒猎枪,抄家时被同班一位高干子弟拿回他们家享受去了,那土老冒儿没见过这东西。我妈说:知足吧,咱家没死人。

文革期间,我哥正赶上大学毕业,那时分配讲的是出身,哥说:留在北京一点希望没有,全班只有两个名额,大家坐在一起评比,别的先不说,出身这一项就得被别人比下去。还是报外地吧。妈说:既然思想准备都有了,还怕什么,就报北京,不行就不行,报了还有点希望。我哥斗胆报完“北京”之后,头就没敢再抬起来。结果两个名额他居然占上一个,原因是平时他在班里老是去主动吃亏的角色,到了这个当口没人忍心和他斗,所有人都玩儿命争另外那个名额,哥留下来了。

找嫂子的年龄到了,见了女人就脸红的哥不会主动谈恋爱,领导给他介绍对像,他坚决不见,哥说:咱这出身,只有人家吐口说不同意咱,咱要看不上她,咱要是不同意她,那就坏了,今后怎么在我的领导下面活啊。哥真聪明。后来人家给他介绍了一个大专生,哥听说是资本家出身,认为还可以见见,结果见完没心跳的感觉,不过哥从来也没心跳过,所以也没有比较。过了几天女方传过话来,说女方条件是要个党员,这可是哥的软肋。哥本来对她也可有可无,就说算了吧。过了几天,女方又传过话来说,看哥是正牌儿大学毕业的,还可以考虑。不过她有家庭负担,工资的一半要交给家里,如果同意就谈谈看。妈说:不就是钱嘛,折腾了这些年,咱家再不济,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你就只管谈。

哥很能吃苦,在事业上小有成就,还填补了国家十几项空白,过去他递入党申请书没人搭理他,他也就不递了。结果有一天,突然书记递给他一张表说填了就入党,哥填了三天后就成正式党员了,后来哥又兼任书记。再后来不知嫂嫂什么时候也入了党。当时我们都认为这下哥有奔头儿了,结果出力的活儿哥没少干,但升官发财的事他一点儿没沾上。结婚生子之后,照样还是我们家出钱出力。

自从出了《九评共产党》,大纪元出了退党的社论,我才知道不三退有生命危险。我心急如焚,劝了哥几次,还找朋友也劝了几次,他坚决不退,嫂嫂更坚决。这些年没有和哥在一起,不明白为什么共产党一点好处没给他,他会变的如此固执。

今天我看了人民报上一篇文章《美国独立节演奏这首乐曲非同小可》,我哭了,我为哥嫂哭。我同意文章的说法,当把法轮圣王下世的消息告诉给人时,正是暗示中共的日子不多了,「天灭中共」不是说着玩儿的,和中共搂着抱着不愿分开的人真的要当殉葬品了。

也许有一天,哥会明白,但那一天是否能在「天灭中共」之前呢?我心里没有把握。各位,别学我哥,说出大天去,还是保命要紧。△

(人民报首发)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