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人物的遭遇──不得了,公安部都知道了
 
鄭連根
 
2008-7-28
 
【人民報消息】偶然一個機會得到了一本名叫《九評共產黨》的書,斷斷續續的看了很長的時間,有些內容聽老人們說過,有些內容在一些資料裏看過,有些就覺得寫的有點過了。最近發生的一件事,使我對《九評共產黨》裏寫的內容深信不疑了。中共是中國一切災難的總根源。

我有一位朋友很外向、愛說笑、沒有什麼城府,有時候看到法輪功學員發的真相傳單的內容後,他和別人聊過退黨保平安的事;聊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聊過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事;聊過……

真有一位好事者就到派出所舉報了他,這下不得了了,公安局知道了,單位知道了,最後公安部都知道了。於是單位找他談話,派出所三番兩次上家裏去搜查,懷疑他就是法輪功。

他妻子覺得人格受到了極大的侮辱,精神上受不了了,但她不去找警察評理而是埋怨我朋友:你怎麼就管不住你這張嘴,什麼都說,招惹他們幹什麼,他們拿著納稅人的錢,掌握著國家機器,什麼事都幹得出來,他們就是土匪誰都知道,我們惹不起他們,我們是老百姓,我們就想好好的活著,歷史上多少事件都說明了共產黨掌握著人們的生殺大權,它讓你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你也沒有辦法。以後關於和共產黨有關的話都不要說了。

他妻子就這樣天天嘮叨,還監視他說話,比外來的壓力還大,家庭氣氛非常糟糕。我朋友認為自己沒有錯,他妻子開始罵街了,下手打人了,非要我朋友向他保證不要在外邊說什麼了,就這樣鬧得家無寧日。

由此我想到在《九評共產黨》裏有一個事例:“楊麗榮,女,34歲,河北省保定地區定州市北門街人,因修煉法輪功,家人經常被警察騷擾恐嚇。2002年2月8 日晚,在警察離去後,作為計量局司機的丈夫怕丟掉工作,承受不住壓力,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妻子的喉部,楊麗榮就這樣淒慘的丟下十歲的兒子走了。隨後她丈夫立即報案,警察趕來現場,將體溫尚存的楊麗榮剖屍驗體,弄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內臟時還冒著熱氣,鮮血嘩嘩的流。一位定州市公安局的人說:“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來是在解剖活人啊!”(明慧網2004年9月22日報導)。這是一個被中共殘暴嚇破苦膽的男人的不理性的行為,致使自己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呀。

我們明白他妻子是被共產黨的殘暴嚇破了苦膽,精神上的負擔無法承受了之後才有的打罵行為。可憐的中國人呀,你不想一想,在共產黨一黨獨裁專制統治下,你就想好好的活著,你好好的活得了嗎?說了幾句話就有人去舉報,就被懷疑上了,就三番兩次的上門騷擾。這是一個正常社會裏人們的正常的行為嗎?關於和共產黨有關的話都不要說了,你就安寧了?它讓你說別人的壞話,讓你幹壞事,你不說你不幹,你看看它讓你安寧嗎?

我們都好好想一想,共產黨是不是中國一切災難的總根源。國家的災難、社會的災難、人民的災難、家庭的災難、個人的災難是不是都是由共產黨製造的?如:反右派、反右傾、大躍進、三年困難時期、文化大革命、六四、鎮壓法輪功、西藏事件、隱瞞汶川地震預報、貪污腐敗橫行、奧運民不聊生等等,我們得出的結論是肯定的,共產黨就是中國一切災難的總根源。要想達到真正的能好好的生活這樣一個小小的願望,就必須使中共在中國消失,否則,國無寧日,民無寧日。

讓共產黨在中國消失,也不是非要我們去流血犧牲,非暴力不合作運動不是很好嗎。在中國就是我們炒共產黨的魷魚,做法是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黨、團、隊。化名、真名都行),和平解體中共。天滅中共這四個字你可能不陌生,你可能在多年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的教育下而不信,但是,你不認可中共這是事實,為了表達你的不認可中共的願望,你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吧!退出中共,接下來你就等著做一位堂堂正正的自豪的中國人吧。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