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過渡政府滅共檄文
 
2008-7-20
 
【人民報消息】中華民族又至危急時刻!危於文化道統不再,民族根性無存,自由民主喪盡,公義良知泯滅;急於邪靈文化洗腦,黑幫政治誤國,寡頭經濟劫舍,專制機器殺人!危且急者,迫在眉睫,億萬信眾遭慘酷鎮壓,千萬公民受生計磨折,百萬良心於監獄囚禁,失地者已無立錐之地,蒙冤者已無伸冤之門,喋血者已無血汗之身!急且危者,惡法層出不窮,重重枷銬;軍警如狼似虎,窮兇極惡;犬儒助紂為虐,刀筆奪命;全民形同人質,綁架無余!如此一切,皆由罪惡之源,中共邪黨造就!邪黨一日不除,萬惡即多一日之重;邪黨一息尚存,吾民即多一息之痛;邪黨此時不亡,此時即多災禍無數!

邪黨之罪,罪惡滔天,十惡不赦:

罪一,戰天鬥地,逆天叛道。吾族之傳統,敬天畏命,物我一體,長幼有序。邪黨之反動,樂與人鬥,顛倒善惡,毀滅人性,奪地劫財合理,欺男霸女合法,親情友情不顧,師道尊嚴不復,王實味被隨意處死,張志新被割斷喉管,大學生被集體屠殺,“法輪功”被活摘器官!樂與地鬥,妄想“讓高山低頭,讓河水讓路”,卻致無數江河,旱則千里斷流,澇則百年不遇;滾滾黃沙,不啻席卷北疆,一併肆虐中原;天災人禍,以數倍之速遞增,使萬千生靈塗炭!樂與天鬥,不信神佛,不容正信,寺觀多被摧毀,僧尼多被羞辱,基督教備受打壓,“真善忍”橫遭虐殺,以致五千年半神文化之中國,竟無自由信仰之餘地!

罪二,恐怖禍民,殘暴專政。理論以鬥爭、暴力為中心,實踐以打擊、脅迫為手段,結果以扼殺、鏟除為目標!土地改革,千萬人戴“地富反壞”高帽,十萬人喪失性命,地主階級遂滅。工商改造,悉數沒收資產,恣意侮辱人格,資產階級遂滅。取締會道門,13萬人被監視,300萬人被殘殺,宗教信仰遂滅。反右運動,27萬人失去公職, 55萬人被劃“右派”,23萬人被定“中右”和“反黨”,知識份子遂滅。廬山會議,指鹿為馬,“擁毛”與否,竟成忠奸、生死之界限。文化革命,數百萬人連坐困頓,數百萬人含恨以終,數百萬家庭分崩離析,數百萬兒童淪為惡棍;無數書籍付之一炬,無數名勝慘遭摧毀,無數墳墓破土開棺,無數罪惡假革命之名進行!改革開放,暴虐不改,法律淪為鎮壓、玩弄人民之虛幌,官吏乃為維護、施行暴政之兇器,傳媒僅成編造、傳播謊言之喉舌,教育反為異化、戕害心靈之毒劑,知識者只是有知無識、噤若寒蟬之奴才,形網絡、地毯之勢,國民盡受其控!

罪三,嗜血成性,殺人如麻。邪黨之史,即殺人之史!殺地主,解決農村生產關係;殺資產階級,“解決”城市生產關係;殺會道門,“解決”宗教問題; “反右”殺人,整肅知識份子;“文革”殺人,強化一黨、一人之絕對領導;“六四”殺人,以逃避政權生死存亡之危機;殘殺“法輪功”,以駕馭、抑制精神運動與健身運動。殺人之多,計有500萬死於“鎮反”,3萬人死於“三反”“五反”,3000萬死於大饑荒,800萬死於“文革”,近千學生死於“六四”,數萬“法輪功”死於集中營:死於非命者達8000萬之多,逾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之總和!手段之殘,計有華北之當孩童面殺人,南寧之一夜屠城4萬,廣西之生吞活剝吃人,大興之一氣殺絕22戶,太石村之射殺失地農民,新世紀之毒打、電擊、集體滅絕“法輪功”!殺人之廣,亦涉黨徒與“同志”,建政前殺“AB 團”,建政後殺劉少奇、彭德懷等元勛;兼涉國外,遙控紅色高棉屠殺200萬,其涵蓋20萬華人!殺人模式,計有“輿論先行”、“民憤”殺人,“發動群眾”、放手殺人,“ 先殺靈魂”、“再殺肉體”,“有打有拉”、“溫暖殺人”,“萌芽狀態殺人”、“法律之外殺人”,“殺雞儆猴”、“不殺而殺”,“撥亂反正”、“先殺後撫” 等等,無不空前絕後!

罪四,破壞傳統,釜底抽薪。上古盤古開天、女媧造人、倉頡造字與神農嘗百草,初奠神傳文化之根基。“天人合一”之道, “仁義禮智” 之儒,“慈悲普度”之釋,俱以信仰為本,道德為尊。唯獨中共邪黨,悍然毀寺焚經,三教齊滅;“政治掛帥”,禍亂教會;毀壞文物,斬草除根;破除“四舊”,大肆歪曲;無遠弗屆,時刻侵淩;高壓士人,辱沒斯文;偷梁換柱,借屍還魂。其破壞,皆因“假惡鬥”本性所致;其利用,皆因掩蓋“假惡鬥”所致!今修門面而毀內涵,獨娛樂而去教化,實是更全、更狠、更深之破壞!

罪五,炮製邪說,毒害全民。神傳文化既破,高壓運動既多,邪黨文化即立!於統治,屬封閉、恐怖、株連、網控之文化,以將一切思想、言論、結社、信仰等自由扼殺,以將民運者、思想者、懷疑者、信仰者等異己消滅,以將全民納入“檔案”、“外調”、“檢舉揭發”、“立功受獎”、戶口戶籍、黨委支部等人人自危之體系。於文宣,屬一言霸市、煽動仇恨、自欺欺人之文化,以便“一句頂一萬句”,“打死白打死”,“理解要執行,不理解也要執行”。於人際,屬嫉妒攻心、利欲熏心、邪說誅心之文化,以便“實現絕對平均主義”,“用生命保衛黨中央”,“面對面鬥爭,背靠背揭發”。於精神、行為之影響,屬變異人性、顛倒黑白、畫地為牢之文化,以便“黨指向哪裏,我們就打向哪裏”,“寧要社會主義草,不要資本主義苗”,“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因此邪黨文化,實則“文化暴力”,既使人心渙散,民族凝聚力渙散,更使文化傳統與物質環境,最終一無所有,一無所用!

罪六,欺哄瞞騙,翻雲覆雨。中共暴力掩飾之需,欺騙與謊言為其潤滑!承諾農民以土地、工人以工廠、知識者以民主、中國人以和平,從頭至今,無一兌現;短短幾十載,竟篡改《黨章》16次之多,大改《憲法》5次之頻;馬列主義、“毛思想”、“鄧理論”、“三代表”、“胡和諧”,雖背道而馳,大相逕庭,卻置同一神臺膜拜;昨日稱無祖國建“大同”,今日則舉極端民族主義之虎皮;彼時要奪私產打倒剝削階級,此時網羅黨員以資本家為首選。立場、做法可變,目標一以貫之:一則奪取與維持政權,一則享受與壟斷權力!縱有“你死我活”、“路線鬥爭”之內耗,無非奪權、保權之衝突;縱有國共合作、改革開放之妥協,無非生死、存亡之危迫;縱有先手鎮壓、後手平反之把戲,無非維持統治之亟需!

罪七,敗壞環境,毀滅經濟。中共以糧為綱,亂砍濫伐,堵河填海,以致海河、黃河斷流,淮河、長江濁臭,草原消失,生態瀕臨崩潰!五萬公里之河流,魚類竟難尋生存之水。七大江河水系,竟難找飲用之源。土地沙化,年以兩三千平方公里激增。“圈地”熱潮,億畝耕地暴減,然多荒置。長江大壩、南水北調之類,俱是耗費民脂民膏,而行改變自然、貽害子孫之罪事。經濟急功近利,以過度消耗、浪費為基礎;GDP數字,多靠犧牲後代機會掠取。社保基金虧損、證券公司虧損,4000萬股民多虧損,在美之中國概念股多淪為垃圾。銀行空空如也,朱镕基傾13000億免除壞帳,溫家寶又付450億於一炬,皆為杯水車薪矣。養老保險危機日益迫近,失業保險實為“勞動強勢者之俱樂部”,醫療保險體制改革毀於一旦。極強企業多屬國有壟斷且直屬中央企業,不靠市場技術競爭做強,單靠行政壟斷優勢獲利。經濟寡頭格局已成,皆由中共一手促就,又為中共不斷強化壟斷政治格局!

罪八,無視律法,政匪一家。中共不遵憲法,無視公理!臭名昭著之勞教制度,可恥違憲多載,至今死不悔改。野蠻踐踏《憲法》原則,惘顧天賦信仰自由權利,血腥鎮壓法輪功與家庭教會。一則鼓吹保護私有房產與生存權,一則暴力撤遷城市住戶,肆意搶劫農民土地。動輒特務、流氓、地痞手段綁架守法民眾,動輒跟蹤、監視、騷擾本國人民。“計劃生育執法隊”叫囂“寧添一座墳,不添一個人”,“執法”手段僅“打、搶”二字。盲人陳光誠,因一句公道之辭而慘遭野蠻隔離,繼而非法判罪。高智晟、郭飛雄等維權律師,不僅維他人之權難,維自身之權亦難,最終鋃鐺下獄!

罪九,活摘器官,群體滅絕。中共打壓信眾,尤以迫害法輪功為烈。江澤民以謊報簡歷起家,以鎮壓民眾騰達,以黨內惡鬥弄權,與中共之無神謬論、暴力邪說、獨裁本性相呼應,故同視“真善忍”信念、“人傳人,心傳心”模式及一億學員為大敵。邪黨定“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之方針,前者媒體封鎖消息、編導“自焚”等鬧劇實施,次者強力機構罰款、抄家、剝奪生存權利實施,後者公檢法系統酷刑折磨、肆意殺戮實施!更從上至下建蓋世太保機構,自稱之“610辦公室”,淩駕於法律及一切機構之上;直接動用武裝力量,為血腥迫害加大強度,掃清道路;加緊控制財政,不惜將國民經濟收入之四分之一耗費;竭盡罰款、開除、恐嚇、勞教、判刑、拷打、洗腦等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活體摘取器官之“蘇家屯”,其實遍布全國。集中營屠殺、牟利、毀屍之罪惡,已達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之峰巔!邪黨歷史確證:敢為天下之極惡!人類歷史確證:無可饒恕迫害正信之重罪!

罪十,賣國圖存,逆流而動。抗日八年,中共圖壯大,不思參戰,且制衡國民黨抗日。1947至1948 年,與蘇聯簽訂出賣中國權益與東北資源之《哈爾濱協定》、《莫斯科協定》,以求外交、軍事支持。稍後,以國民黨政府與美軍行動情報並東北之物產、棉花、大豆、戰略物資換取蘇聯精良武器,授蘇東北陸路、空中交通之特權,東北和新疆之駐軍權,開採中國礦產之優先權。1945年,蘇軍於東北奸淫擄掠,並扶植外蒙獨立,不予一字譴責。1999年,中俄簽訂承認清政府與沙俄之間一系列不平等條約之協議,出賣國土逾百萬平方公里。借美 “9.11”事件,立反恐之名,大肆鎮壓宗教團體及異議人士。國際社會視民主、人權、自由為立國之本,中共卻行專制暴政。

通天之罪如此,區區中共,如何敢犯?一言蔽之,倘具邪教本質、流氓本性,自然無妨!中共為徹頭徹尾之邪教,黨組織為其肌體,黨領袖為其管家,黨成員為其細胞,黨幹部為其肯綮,黨群眾充其奴仆。邪靈之根源,在於邪、騙、煽、痞、間、搶、鬥、滅、控之九大基因一應俱全。邪教之特徵,在於編造教義,消滅異己;崇拜教主,惟我獨尊;暴力洗腦,精神控制;煽動仇恨,崇尚血腥;否定有神,扼殺人性;武裝奪權,壟斷經濟。邪教之危害,在於儼然成為國教,極端控制社會,蔑視一切生命,霸占一切資源。邪教之初,即稱以暴力“消滅家庭”,“消滅私有制”,任無產者統治世界。邪教至今,集團腐敗以執政,政匪一家以“保安”,流氓本性益顯:改革開放,僅為維護一黨之獨裁;經濟發展,竟以犧牲環境為代價;後發劣勢,亦成強姦民意之藉口;精緻洗腦,假借法律旗號以“挽救”;明談人權,暗自磨刀霍霍以迫害;口稱統一,實則割土讓權以出賣!至其極者,動用傾國之力,綁架舉國之民,視“真善忍”為天敵,置法輪功於絕地,圖將人變鬼,鬼成魔!

自作孽,不可活,天滅中共,孰能奈何!銀漢星遙,天體巨變,雖為亙古未見之奇觀,實為今日塵世之對應。貴州平塘,天然巨石,億萬年前留奇語,“中國共產黨亡”。千古預言,從唐至清,從中到西,無不述及今日,先顯邪靈末路之凶兆,再臨國泰民安之吉祥。塵世之今,法輪功過億,其大善大忍之心,業已樹立道德之圭臬;基督徒千萬,同臨苦雨淒風,卻不改信念初衷;失地民眾與下崗職工,生存權利被掠盡,中共邪性自刻骨;維權者日眾,縱由邪黨一批批抓捕,卻見更多勇毅決絕之身影;民主運動復興,民主追求愈切,民主已成普天民眾之共識;知識者正醒,啟迪善性、神性、公義之言行,已成中華不可或缺之風景;“三退”大潮驚天地,其勢不可阻遏,其自救、救人、救國之效比日月。欲問未來之中國,竟是誰人之天下?曰:所有唾棄、解體中共邪教之大眾,即為未來社會之
脊梁;所有唾棄、解體中共邪教之作為,即如鳳凰涅磐之新生!

中國過渡政府應於天成,成於三退數千萬之日,以解體中共、正義必勝為志。廣攬天下英才,盡聚四海豪傑。興文修武,伐中共之邪道;振興華夏,濟苦難於蒼生。中共解體,指日可待,特誠告海內外中華兒女:

聽天命,盡人事,吾等中華子孫,既生存、清醒於此時,即負拋棄中共、清除邪靈、重歸正途之使命!使命重大,途徑卻輕捷:

一則透識邪教本質,從心頭清除一切流毒,從手頭公開退黨、退團、退隊,徹底實現自我靈魂之救贖;

二則深刻反省,反省與狼共舞之舊跡,杜絕為虎作倀之後事;

三則廣傳《九評》,力促普天之國人,人人踴躍“三退”,人人不為邪黨文化所蒙蔽;

四則清除邪黨遺物,無論旗幟、畫像、書刊及其他,一律焚毀,概不留存;

五則記錄邪黨罪惡,無論鉅細與今昔,一旦確證,即刻公告天下;

六則支持維權,勇於維權,尤對一切受害之群體,堅決予以聲援、辯護與救助;

七則突破封鎖,廣獲正義聲訊,既知國際主流所在,更與全球志士協調;

八則重拾優秀文化道統,必以有德有志之心境,籌謀中華大計於方寸;

九則準備、利用一切之條件,但於解體邪靈、喚醒良知、重塑中華有利,盡可旁敲側擊,盡可直擊要害;

十則棄幻想,堅拒邪黨之“統戰”,斷絕邪黨“平反”之念。

天象既顯,罪惡既彰,正氣既聚,方略既定,一切便須從自我開始,從此刻開始,從一點一滴開始!天地之宏旨,必在懲惡揚善;人間之大道,必在以正勝邪。試問堂堂炎黃之兒女,誰可置身事外;且看累累血債之邪徒,明朝下場如何!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沒有中共邪靈,中華方能振興!此檄一出,善惡即已明辨,正邪即已區分,勝負即已註定;此檄所向,響應者必昌,逃避者必危,逆行者必滅!誠哉斯言,天地共證,人神共鑒,濟濟我輩,敢不鼎力向前!


中國過渡政府
2008年7月20日

www.ChinaInterimGov.org
Mail: [email protected]ov.org
新聞發布會時間:每週一晚10:00-11:00(北京時間);每週一早10:00-11:00(美東時間);召開方式:加Skype ID: china.government為好友,即時可接收到房間號碼,點擊號碼即可參加發布會。
中國過渡政府履行著解體中共的艱鉅使命,急需大量人力、物力、財力的支持。
在此歷史轉折關頭的艱難時刻,請聯繫總統辦公室,以共襄盛舉。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