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妙文:我的戀愛和婚姻史
 
林久平
 
2008-7-15
 
【人民報消息】

我的戀愛和婚姻史:
不打醬油,不做俯臥撐,我要拎酒瓶

人物:

男一號:鍾工,混血兒。德國父親、母親哪裏的不清楚;
男二號:郭民,華女家的忠實僕人;
男三號、男四號:德先生、賽先生;
女一號:華女(用第一人稱寫法,文中稱我)

故事梗概:華女是大家族的女兒,後家道中落。鍾公用花言巧語騙取了華女的信任,並利用郭民幫助華女振興家業,後殘殺郭民。郭民幸被華女救起。華女被鍾公強迫做其妻,目睹了鍾公的諸多罪惡但為了自保,只是通過打醬油、做俯臥撐的方式來緩解良心的苦痛,最終忍無可忍,用一酒瓶終結了鍾公,並獲得了幸福。

我家是大家族,產業很大,家教也很嚴謹,在當地可謂德高望重,赫赫有名。不僅鄰居,就是千里之外的人都會登門求拜。不想家道中落,太爺爺去世了,太奶奶一個婦道人家管家。開始對爺爺不錯,後來被一個小狗咬傷了,太奶奶脾氣大變,甚至還強行拆散爺爺和奶奶這一對苦鴛鴦。奶奶被逼跳井自盡,可憐的奶奶還帶著爺爺給他的一個定情信物-一串貴的要死的珍珠項鏈跳下去了,若不是幾個鄰居闖入我家,掘地三尺的挖我家的寶貝,那串項鏈恐怕就一直深埋地下了-這是後話,我也是在拍賣會上,看到鄰居拍賣項鏈並講起這段往事的時候,我才知道。

話說,後來太奶奶也死了,爸爸也死了。爸爸是家裡的獨子,我是爸爸唯一的孩子。幾個表叔伯兄弟和表親為了爭奪我家的財產,大大出手,家裏一下就亂了。鄰居還有以前遠方的客人都抄著傢伙沖入我家,到處翻箱倒櫃,還強迫一個叔叔和他們簽合同,把我家的地也搶走了。那個時候真是亂啊,我雖是家裏唯一合法的繼承人,但是一階女流,哪見過這世面。

一次,我家一塊祖傳多年的地被一個地痞給強占了。我叔叔竟然和這地痞勾結,還從中拿了好處。我可以忍耐外人欺負,但無法忍受親人這種賣家的行為,終於我出離憤怒了。那天,應該是5 月4日吧,我找了幾個閨中密友,勇敢的走出了家門,站在街道上大大數落了叔叔們的不是,沒想到獲得了很多人的同情。(註:我畢竟是大家閨秀,雖不是絕代美女,那也是沈魚落雁之容啊)。也有人提出要和我結婚,還可以倒插門做上門女婿,說是這樣可以更好的幫助我。我想有道理啊,然後就開始選擇。

阿德和阿賽,是當時兩個比較有名氣的人,人長的很帥,都是「海歸」-留過學滴,本地人稱他們為「德先生」和「賽先生」。他們對我大獻殷勤,常隨我出入左右,我知道了不少國外的新事物,對德賽二人佩服的不得了。我一直以為是他們對我有意思,直到有一天,他們說實際是他們的老師很仰慕我,希望我能見他一面。我問為啥子老師自己不直接來呢,他們說老師是外國人,他擔心我不能接受,最近看我對海外的事物有了了解,想應該時機差不多了,所以才請求見面。我心裏那個好奇啊,外國人長的啥樣子,就答應見面了。就這一念,改變了我一生的命運。

其實我有一個青梅竹馬的男朋友,叫郭民。原是我家一個僕人,他們祖上一直就在我家為仆。郭民長的身強力壯,但是就是太老實,不懂浪漫。我家被人欺負的時候,他也想幫忙,但叔叔和那些表親特別防範他,總是暗中搗鬼。所以我才想找個更厲害的人來幫助我,對此我不惜忍痛割愛,家事為大,個人感情事小。

在阿德和阿賽的安排下,我和他們的老師見面了。我第一次見到長的那麼漂亮的男生-他是混血兒,父親是德國人,母親是哪裏的他也說不清楚,一會說普魯士的,一會又說是移民到俄國的後裔啦,反正我也不在乎。他和我一起規劃了未來美好的生活,說以後啊,會讓我們家人人人有衣穿,有飯吃,都能過上小康生活;原來被搶占的地,他也會幫我搶回來,甚至不惜從他老家那裏找人收拾我那些叔叔和鄰居。這些話,讓我感覺到無比的溫暖,特別是從那麼帥的人口中說出來。

更重要的是,他非常浪漫,他專門找俄羅斯的首飾設計師幫忙做了兩個項鏈,一個小鐮刀,一個小斧頭,金光閃閃的,兩個項鏈還可以連在一起。他說我們一人拿一個,等結婚的時候,就合在一起。這代表著,以後我們兩人可以過男耕女織的生活。 我徹底的被迷住了。

7月1日那天,我們結婚了。

對了,忘記和大家說了,這個讓我神魂顛倒的帥哥叫:鍾公。以前他不叫這個的,是一大串英文,好像是靠迷你死特怕踢。我說這個太長不好叫,而且也不好聽,你入鄉隨俗改個名字吧。他二話沒說,就同意了,還說:以後我會對你忠心耿耿,把你像個天仙一樣的供著,那我名字就叫忠供吧,這樣時時刻刻提醒我要疼你。我聽了後,那個美啊,就同意了。但百家姓裏沒「忠」,就用「鍾」代替吧;「供」,咱中國人哪有叫這個的,不如叫「公」,這樣我還可以喊它「老公」,想想都很甜蜜。

就這樣,我們結婚了。

後來我發現鍾公,比中國人還有心計。他討厭郭民,但表面上和郭民關係很好,兩個人還拜了盟兄弟,說什麼要同生共死。郭民心裏雖然很愛我,但想我已經結婚了,便將愛深深的埋在了心底,但幫我恢復家園的想法一直沒有停止。有時候,看到他的眼神,我都很難過。鍾公和郭民聯手開始驅趕那些搶占我家土地、霸占我家園的壞蛋,我發現每次和壞蛋們對抗的時候,都是郭民沖在前,鍾公則遠遠的躲著。我越發的疑惑了,發現鍾公開始收買家裏原來的僕人,讓他們遠離郭民。但是為了最後的目標,我沒有說。

直到最後一個闖入我家的鄰居小日也被趕走了,我才發現問題嚴重了-鍾公和郭民翻臉了,郭民和壞蛋對抗的時候受了重傷,而鍾公還叫了一幫僕人一起打他。我實在看不下去,就偷偷的幫郭民逃跑了,跑到了我家在南方的一個小島上。與此同時,我被鍾公的卑鄙無恥激怒了,鍾公為了不讓外人知道真相,就把我關起來,還總找人來說服我,不要和他對抗,否則是沒有好處的,畢竟是夫妻了。

女人啊,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後來我就認命了,又禁不住鍾公的花言巧語,於是開始做個全職家庭主婦。鍾公為了隱藏利用郭民的真相,他開始有計劃的把那些幫助過他的僕人都殺了,種地的、蓋房做工的、帳房先生、教書先生等,一個都沒放過。我親眼目睹了殺教書先生的那個場面,人是活活被開水燙死的,我害怕啊。每次遇到這樣的場面,我就藉口打醬油出門。誰知道鍾公殺人的消息走漏了,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評,為了轉移大家的注意力,他到處散播鄰居家兒子拍的一些不雅照。那些八卦記者整天堵在鄰居家門口打聽消息。一天我正好又躲避鍾公殺人的血腥場面,就拎著醬油瓶出門了,結果碰上堵在鄰居家門口的記者,他拿著話筒問:關於你鄰居家的不雅照,你是怎麼看的?我又惱又怕,惱的是這些記者沒有道德感,鍾公在家殺人你們不報導,整天採訪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怕的是,自己說漏嘴了,被鍾公知道,自己也要死於非命了。於是匆忙中,把醬油瓶在那個八卦記者面前晃了晃,大聲說:我是出來打醬油的,關我什麼事。

後來鍾公靠賣土地、逼下人幹活賺了不少錢,溫飽思淫欲啊,就到處找「小姐」(以前都叫妓女,但鍾公說不好聽,他找的女人怎麼能叫妓女呢,叫「小姐」好;之後我就禁止下人稱我為小姐了)。一次,鍾公看到一個女中學生長的漂亮,竟然欺負了人家,還把人家仍到了河裏。女孩的父母和叔叔、乾爹等惱火了,要他償命,以前他害過的女孩父母、四鄰八街的人都圍著他,要殺他,他就大聲說:那女孩不是我殺的,她是自殺,我還勸她不要死呢。有群眾站出來作證說,看到他在河邊做壞事。他馬上反駁說:我那是在做俯臥撐呢。

後來縣官帶著衙役來了,把鍾公帶走了。我那個開心啊,鍾公終於要受到懲罰了。沒想第二天,鍾公就回家了,我也不敢問緣由。後來縣衙發公告說:鍾公看到一女孩要跳河自殺,就過去好心安撫,看其心情平靜後,就開始在地上做俯臥撐,做到第三個的時候,女孩說:我要自殺,如果死不了我就活下去,然後女孩就跳河了。

天啊,做俯臥撐能死人,鍾公本事真大啊!這種彌天大謊也有人信,我憤怒了,不停的來回走動,後來怒氣還是沒處撒,就開始做俯臥撐,沒過多久我就累,睡著了。自從知道鍾公的嘴臉後,我一直失眠,沒想到俯臥撐竟然可以讓我發泄怒氣還有助睡眠。

就這樣,我不打醬油了,開始做俯臥撐。

鍾公壞事做多了,到處被人家戳脊梁骨,而且我們夫妻不合的事情也不曉得怎麼傳的滿城風雨。於是鍾公請來公關公司策劃,最後決定在家裏開個聚會,把他國外那些同窗好友和鄰居們都請過來,讓他們看看我們夫妻是多麼恩愛,家庭是多溫馨。他逼著下人整日整夜的幹活,還把下人住的小屋拆了改種樹,說國外人喜歡綠化,結果下人都睡大街上去了;他還請法國的設計師別出心裁的弄了一個像鳥巢一樣的地方,裏面準備了跑道和健身器材,他說國外人喜歡運動。為蓋這鳥巢,還砸死了幾個工人,他怕人家鬧事,鳥巢蓋好後,錢也不付的就把人家轟走了。就這樣一直忙到了8月8日。

8月8日,海內外賓客、四鄰八街的都來了。說到這裏要插一句話,本來這些人也不想來,但鍾公承諾,來了以後給他們「紅普濤酒」,還贈送禮品。禮品大的出奇,就說那個鄰居小日,鍾公眼睛都不眨的,把我祖上用來釣魚渡假的小島送給人家了。小日想啊,這麼好的事情啊,有禮品還可以喝「紅普濤酒」,真是不錯,就同意來了。這「紅普濤酒」,我也不曉得這些人怎麼這麼愛喝,紅紅的,像血一樣,只有鍾公工廠裏生產,很多老外都爭著要喝。有人傳說裏面加了很多種人血還加入了讓人上癮的冰毒。反正,我是不會喝的。

開席了,鍾公強拉著我進入鳥巢,然後向大家講述他和我的「愛情故事」-實際就是騙搶我家財的歷史,但沒人知道啊。我聽著聽著,過去的事情就都翻出來,心裏越想越氣憤,特別是鍾公那個張狂的樣子,像個幽靈一樣的在鳥巢裏來回飄動著。我心裏充滿了怒火,但是又不能當著這麼多人做俯臥撐-鍾公事先就警告過我,否則我死無全屍。無意中,我看到不知誰帶來的一瓶酒,酒瓶精緻漂亮,讓人忍不住就想嚐嚐。我打開瓶蓋,芬芳四溢;品嘗一口,甘之如飴。怒氣沒有了,反而覺得滿身充滿了力量。

這時,鍾公拿出了我們當初的定情信物,顯然他是經過精心準備的,小斧頭和小鐮刀交叉的放在一塊血紅的紅布上,他指著說:看,這是我們的愛情信物,以後我和華女要帶著著信物進墳墓。天啊,這個無恥之徒,死了都不放過我!大概是酒精發揮了作用,我站了起來,一把抓起那斧頭和鐮刀就摔了下去,瞬時滿地都是碎片。趁著鍾公沒反應過來的殺那,我拿起那個酒瓶就向他的頭砸去。這個酒瓶,簡直就是金剛石做的,異常堅硬,不僅沒碎,反而將鍾公砸的腦漿崩裂。

我已沒有怕了,像一個經歷過千辛萬苦方擺脫惡魔的火鳳凰一般,高舉著酒瓶對所有的人喊到:這是我家,鍾公是暴徒,現在酒瓶終結了鍾公!一下子滿席都亂了。聽到鍾公已死的消息,滿城的人歡呼了,睡大街的下人、被害女孩的父母等都湧進了我家,湧進了鳥巢,和我一起慶祝新生活的開始。可憐啊,那些喝了「紅普濤酒」的人,因為鍾公想徹底控制這些人,因此在這些酒裏下了過量的毒品,結果全都中毒身亡了。

我揮揮手,示意人群安靜下來,指著那些喝了「紅普濤酒」的人說:他們喝的是上帝憤怒的毒酒,他們成了鍾公的墊背鬼!兄弟們,姐妹們,(再次高舉酒瓶)是酒瓶終結了鍾公!大家又歡呼了,開始傳酒瓶。大家都希望摸到那神奇的酒瓶,以給自己帶來好運。就這樣酒瓶風暴刮遍了全城,那些壞蛋都得到了懲罰。

現在,我開始了新的生活。原來沒有鍾公的日子,是這樣的幸福。我曾擔心沒有了鍾公,我怎麼過,原來沒有鍾公,生活會更美好。

我的故事講完了,順便問一聲:你還在打醬油嗎?你還在做俯臥撐嗎? 哈哈,趕緊找個酒瓶拎拎吧。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