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妙文:我的恋爱和婚姻史
 
林久平
 
2008-7-15
 
【人民报消息】

我的恋爱和婚姻史:
不打酱油,不做俯卧撑,我要拎酒瓶

人物:

男一号:锺工,混血儿。德国父亲、母亲哪里的不清楚;
男二号:郭民,华女家的忠实仆人;
男三号、男四号:德先生、赛先生;
女一号:华女(用第一人称写法,文中称我)

故事梗概:华女是大家族的女儿,后家道中落。锺公用花言巧语骗取了华女的信任,并利用郭民帮助华女振兴家业,后残杀郭民。郭民幸被华女救起。华女被锺公强迫做其妻,目睹了锺公的诸多罪恶但为了自保,只是通过打酱油、做俯卧撑的方式来缓解良心的苦痛,最终忍无可忍,用一酒瓶终结了锺公,并获得了幸福。

我家是大家族,产业很大,家教也很严谨,在当地可谓德高望重,赫赫有名。不仅邻居,就是千里之外的人都会登门求拜。不想家道中落,太爷爷去世了,太奶奶一个妇道人家管家。开始对爷爷不错,后来被一个小狗咬伤了,太奶奶脾气大变,甚至还强行拆散爷爷和奶奶这一对苦鸳鸯。奶奶被逼跳井自尽,可怜的奶奶还带著爷爷给他的一个定情信物-一串贵的要死的珍珠项链跳下去了,若不是几个邻居闯入我家,掘地三尺的挖我家的宝贝,那串项链恐怕就一直深埋地下了-这是后话,我也是在拍卖会上,看到邻居拍卖项链并讲起这段往事的时候,我才知道。

话说,后来太奶奶也死了,爸爸也死了。爸爸是家里的独子,我是爸爸唯一的孩子。几个表叔伯兄弟和表亲为了争夺我家的财产,大大出手,家里一下就乱了。邻居还有以前远方的客人都抄著家伙冲入我家,到处翻箱倒柜,还强迫一个叔叔和他们签合同,把我家的地也抢走了。那个时候真是乱啊,我虽是家里唯一合法的继承人,但是一阶女流,哪见过这世面。

一次,我家一块祖传多年的地被一个地痞给强占了。我叔叔竟然和这地痞勾结,还从中拿了好处。我可以忍耐外人欺负,但无法忍受亲人这种卖家的行为,终于我出离愤怒了。那天,应该是5 月4日吧,我找了几个闺中密友,勇敢的走出了家门,站在街道上大大数落了叔叔们的不是,没想到获得了很多人的同情。(注:我毕竟是大家闺秀,虽不是绝代美女,那也是沉鱼落雁之容啊)。也有人提出要和我结婚,还可以倒插门做上门女婿,说是这样可以更好的帮助我。我想有道理啊,然后就开始选择。

阿德和阿赛,是当时两个比较有名气的人,人长的很帅,都是「海归」-留过学滴,本地人称他们为「德先生」和「赛先生」。他们对我大献殷勤,常随我出入左右,我知道了不少国外的新事物,对德赛二人佩服的不得了。我一直以为是他们对我有意思,直到有一天,他们说实际是他们的老师很仰慕我,希望我能见他一面。我问为啥子老师自己不直接来呢,他们说老师是外国人,他担心我不能接受,最近看我对海外的事物有了了解,想应该时机差不多了,所以才请求见面。我心里那个好奇啊,外国人长的啥样子,就答应见面了。就这一念,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其实我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叫郭民。原是我家一个仆人,他们祖上一直就在我家为仆。郭民长的身强力壮,但是就是太老实,不懂浪漫。我家被人欺负的时候,他也想帮忙,但叔叔和那些表亲特别防范他,总是暗中捣鬼。所以我才想找个更厉害的人来帮助我,对此我不惜忍痛割爱,家事为大,个人感情事小。

在阿德和阿赛的安排下,我和他们的老师见面了。我第一次见到长的那么漂亮的男生-他是混血儿,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哪里的他也说不清楚,一会说普鲁士的,一会又说是移民到俄国的后裔啦,反正我也不在乎。他和我一起规划了未来美好的生活,说以后啊,会让我们家人人人有衣穿,有饭吃,都能过上小康生活;原来被抢占的地,他也会帮我抢回来,甚至不惜从他老家那里找人收拾我那些叔叔和邻居。这些话,让我感觉到无比的温暖,特别是从那么帅的人口中说出来。

更重要的是,他非常浪漫,他专门找俄罗斯的首饰设计师帮忙做了两个项链,一个小镰刀,一个小斧头,金光闪闪的,两个项链还可以连在一起。他说我们一人拿一个,等结婚的时候,就合在一起。这代表著,以后我们两人可以过男耕女织的生活。 我彻底的被迷住了。

7月1日那天,我们结婚了。

对了,忘记和大家说了,这个让我神魂颠倒的帅哥叫:锺公。以前他不叫这个的,是一大串英文,好像是靠迷你死特怕踢。我说这个太长不好叫,而且也不好听,你入乡随俗改个名字吧。他二话没说,就同意了,还说:以后我会对你忠心耿耿,把你像个天仙一样的供著,那我名字就叫忠供吧,这样时时刻刻提醒我要疼你。我听了后,那个美啊,就同意了。但百家姓里没「忠」,就用「锺」代替吧;「供」,咱中国人哪有叫这个的,不如叫「公」,这样我还可以喊它「老公」,想想都很甜蜜。

就这样,我们结婚了。

后来我发现锺公,比中国人还有心计。他讨厌郭民,但表面上和郭民关系很好,两个人还拜了盟兄弟,说什么要同生共死。郭民心里虽然很爱我,但想我已经结婚了,便将爱深深的埋在了心底,但帮我恢复家园的想法一直没有停止。有时候,看到他的眼神,我都很难过。锺公和郭民联手开始驱赶那些抢占我家土地、霸占我家园的坏蛋,我发现每次和坏蛋们对抗的时候,都是郭民冲在前,锺公则远远的躲著。我越发的疑惑了,发现锺公开始收买家里原来的仆人,让他们远离郭民。但是为了最后的目标,我没有说。

直到最后一个闯入我家的邻居小日也被赶走了,我才发现问题严重了-锺公和郭民翻脸了,郭民和坏蛋对抗的时候受了重伤,而锺公还叫了一帮仆人一起打他。我实在看不下去,就偷偷的帮郭民逃跑了,跑到了我家在南方的一个小岛上。与此同时,我被锺公的卑鄙无耻激怒了,锺公为了不让外人知道真相,就把我关起来,还总找人来说服我,不要和他对抗,否则是没有好处的,毕竟是夫妻了。

女人啊,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后来我就认命了,又禁不住锺公的花言巧语,于是开始做个全职家庭主妇。锺公为了隐藏利用郭民的真相,他开始有计划的把那些帮助过他的仆人都杀了,种地的、盖房做工的、帐房先生、教书先生等,一个都没放过。我亲眼目睹了杀教书先生的那个场面,人是活活被开水烫死的,我害怕啊。每次遇到这样的场面,我就借口打酱油出门。谁知道锺公杀人的消息走漏了,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评,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他到处散播邻居家儿子拍的一些不雅照。那些八卦记者整天堵在邻居家门口打听消息。一天我正好又躲避锺公杀人的血腥场面,就拎著酱油瓶出门了,结果碰上堵在邻居家门口的记者,他拿著话筒问:关于你邻居家的不雅照,你是怎么看的?我又恼又怕,恼的是这些记者没有道德感,锺公在家杀人你们不报导,整天采访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怕的是,自己说漏嘴了,被锺公知道,自己也要死于非命了。于是匆忙中,把酱油瓶在那个八卦记者面前晃了晃,大声说:我是出来打酱油的,关我什么事。

后来锺公靠卖土地、逼下人干活赚了不少钱,温饱思淫欲啊,就到处找「小姐」(以前都叫妓女,但锺公说不好听,他找的女人怎么能叫妓女呢,叫「小姐」好;之后我就禁止下人称我为小姐了)。一次,锺公看到一个女中学生长的漂亮,竟然欺负了人家,还把人家仍到了河里。女孩的父母和叔叔、乾爹等恼火了,要他偿命,以前他害过的女孩父母、四邻八街的人都围著他,要杀他,他就大声说:那女孩不是我杀的,她是自杀,我还劝她不要死呢。有群众站出来作证说,看到他在河边做坏事。他马上反驳说:我那是在做俯卧撑呢。

后来县官带著衙役来了,把锺公带走了。我那个开心啊,锺公终于要受到惩罚了。没想第二天,锺公就回家了,我也不敢问缘由。后来县衙发公告说:锺公看到一女孩要跳河自杀,就过去好心安抚,看其心情平静后,就开始在地上做俯卧撑,做到第三个的时候,女孩说:我要自杀,如果死不了我就活下去,然后女孩就跳河了。

天啊,做俯卧撑能死人,锺公本事真大啊!这种弥天大谎也有人信,我愤怒了,不停的来回走动,后来怒气还是没处撒,就开始做俯卧撑,没过多久我就累,睡著了。自从知道锺公的嘴脸后,我一直失眠,没想到俯卧撑竟然可以让我发泄怒气还有助睡眠。

就这样,我不打酱油了,开始做俯卧撑。

锺公坏事做多了,到处被人家戳脊梁骨,而且我们夫妻不合的事情也不晓得怎么传的满城风雨。于是锺公请来公关公司策划,最后决定在家里开个聚会,把他国外那些同窗好友和邻居们都请过来,让他们看看我们夫妻是多么恩爱,家庭是多温馨。他逼著下人整日整夜的干活,还把下人住的小屋拆了改种树,说国外人喜欢绿化,结果下人都睡大街上去了;他还请法国的设计师别出心裁的弄了一个像鸟巢一样的地方,里面准备了跑道和健身器材,他说国外人喜欢运动。为盖这鸟巢,还砸死了几个工人,他怕人家闹事,鸟巢盖好后,钱也不付的就把人家轰走了。就这样一直忙到了8月8日。

8月8日,海内外宾客、四邻八街的都来了。说到这里要插一句话,本来这些人也不想来,但锺公承诺,来了以后给他们「红普涛酒」,还赠送礼品。礼品大的出奇,就说那个邻居小日,锺公眼睛都不眨的,把我祖上用来钓鱼渡假的小岛送给人家了。小日想啊,这么好的事情啊,有礼品还可以喝「红普涛酒」,真是不错,就同意来了。这「红普涛酒」,我也不晓得这些人怎么这么爱喝,红红的,像血一样,只有锺公工厂里生产,很多老外都争著要喝。有人传说里面加了很多种人血还加入了让人上瘾的冰毒。反正,我是不会喝的。

开席了,锺公强拉著我进入鸟巢,然后向大家讲述他和我的「爱情故事」-实际就是骗抢我家财的历史,但没人知道啊。我听著听著,过去的事情就都翻出来,心里越想越气愤,特别是锺公那个张狂的样子,像个幽灵一样的在鸟巢里来回飘动著。我心里充满了怒火,但是又不能当著这么多人做俯卧撑-锺公事先就警告过我,否则我死无全尸。无意中,我看到不知谁带来的一瓶酒,酒瓶精致漂亮,让人忍不住就想尝尝。我打开瓶盖,芬芳四溢;品尝一口,甘之如饴。怒气没有了,反而觉得满身充满了力量。

这时,锺公拿出了我们当初的定情信物,显然他是经过精心准备的,小斧头和小镰刀交叉的放在一块血红的红布上,他指著说:看,这是我们的爱情信物,以后我和华女要带著著信物进坟墓。天啊,这个无耻之徒,死了都不放过我!大概是酒精发挥了作用,我站了起来,一把抓起那斧头和镰刀就摔了下去,瞬时满地都是碎片。趁著锺公没反应过来的杀那,我拿起那个酒瓶就向他的头砸去。这个酒瓶,简直就是金刚石做的,异常坚硬,不仅没碎,反而将锺公砸的脑浆崩裂。

我已没有怕了,像一个经历过千辛万苦方摆脱恶魔的火凤凰一般,高举著酒瓶对所有的人喊到:这是我家,锺公是暴徒,现在酒瓶终结了锺公!一下子满席都乱了。听到锺公已死的消息,满城的人欢呼了,睡大街的下人、被害女孩的父母等都涌进了我家,涌进了鸟巢,和我一起庆祝新生活的开始。可怜啊,那些喝了「红普涛酒」的人,因为锺公想彻底控制这些人,因此在这些酒里下了过量的毒品,结果全都中毒身亡了。

我挥挥手,示意人群安静下来,指著那些喝了「红普涛酒」的人说:他们喝的是上帝愤怒的毒酒,他们成了锺公的垫背鬼!兄弟们,姐妹们,(再次高举酒瓶)是酒瓶终结了锺公!大家又欢呼了,开始传酒瓶。大家都希望摸到那神奇的酒瓶,以给自己带来好运。就这样酒瓶风暴刮遍了全城,那些坏蛋都得到了惩罚。

现在,我开始了新的生活。原来没有锺公的日子,是这样的幸福。我曾担心没有了锺公,我怎么过,原来没有锺公,生活会更美好。

我的故事讲完了,顺便问一声:你还在打酱油吗?你还在做俯卧撑吗? 哈哈,赶紧找个酒瓶拎拎吧。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