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網帖反共 現在國內已接受“共匪”這個詞(圖)
 
2008-7-14
 
【人民報消息】唐柏橋先生在《彈劾劉醇逸楊愛倫委員會》成立的座談會上表示,法拉盛事件是上天演給世人看的大戲,就看人怎麼選擇,從而決定著一個人將來的歸宿。他說,現在中共在國內已經是危機重重,民眾已經接受了“共匪”這個詞,人民已經用自己的智慧不斷地在羞辱中共。

據大紀元記者何漢明報導,為了緩解這重重危機,中共就拚命在海外擴充其紅色根據地,希望靠“出口轉內銷”來蒙騙大陸的民眾,為它的政權充血。唐柏橋說,中共在海外越瘋狂,說明它在大陸遭遇的政權危機也就越嚴重。中共已經走到盡頭了。




現在中共在國內已經是危機重重,民眾已經接受了“共匪”
這個詞,人民已經用自己的智慧不斷地在羞辱中共。
上天把善與惡演給世人 讓人定歸宿

唐柏橋表示,在整個法拉盛事件中,法輪功學員表現了一種新形勢,“寬容、祥和、文明、非暴力”,這是社會的潮流。再看看中共那邊,整個是一個一個醜陋的表演。他說:“所以我說上天有美德呀!他就演給世人看,讓世人挑選(自己站在哪一邊),然後決定一個人的歸宿。”

現在國內已接受“共匪”這個詞

“昨天我看到一個報導,(法輪功學員)Judy陳在質疑劉醇逸時說,“你不像臺灣人,你也不像美國人,你像那個共匪。”我當時覺得,Judy這個說法很精確啊。我們大陸人受到的教育,講共匪是很大逆不道的,我到美國十幾年以後,我終於接受了這個詞,它(中共)就是一幫共匪,你再找不到比這個詞更合適的了。今年貴州發生的事情,我們全大陸十三億同胞已接受共產黨是共匪,你看看那個新華網、天涯論壇,現在是怎麼罵共產黨的!”

大陸熱門網站“天涯社區”在“黨的生日”那天,出現了大量的反共帖子,令版主刪不勝刪。網友分別用赤匪,赤虜,蚣殘瘍,共殘襠暗指中共。如:“驅逐赤虜,恢復中華!”“不如相信我們自己,重新築就我們新的長城,把赤匪趕回西伯利亞”“打倒獨裁、暴政、視人民如螻蟻,謊話連篇的共產黨!”“愛國不愛黨”“共產黨滾出中國! ”等。大陸人民正在用他們的智慧羞辱中共。




大陸熱門網站“天涯社區”網絡截圖。

國內民眾對共產黨的羞辱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

“在三年前李勇先生(原世界日報創辦人之一)就很感慨地說,我們海外華人社區被赤化了,我就安慰他說,李先生,你們不要擔心,等到海外華人社區被赤化了的時候,中國大陸就一片民主化了。”

“海外的赤化趨勢代表的是少數,是極少數,共產黨要收買這些人很容易,它可以每個人給他一百萬,國庫的錢有的是。但是國內的人收買不了啊!國內的弱勢群體有九億、十億,它如果每個人也給一百萬,那比美國的民主制度還好了,這不可能。”

“所以,國內永遠是只有被壓制的命運,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反抗。”唐柏橋舉了上海楊佳殺警案作為例子,楊佳在“黨的生日”那天(7月1日),連殺6個傷4個男警察。唐柏橋說:“在網上居然是90%以上的叫好聲,大陸的民眾為什麼為殺人犯叫好?也有人在網上說,再怎麼樣這些警察也是無辜的,馬上就有人罵,男警察和女警察有什麼區別,他為什麼不殺女警察呢?這裏面反應出一個問題,就是說這個人本身認為女警察可能比男警察做的事情好一點,所以他不去殺女警察。”國內民眾對共產黨的羞辱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

中共在海外的“匪”性——特務及黑幫的恐嚇

中共在海外則通過特務、黑幫來壓制海外不同的聲音,同時收買各華人社團、媒體和海外部份政界人物為其代言,精心包裝後傳回國內,以此來迷惑民眾。法拉盛事件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由中共策劃出來的。

唐柏橋表示,中共特務及黑幫對“彈劾劉醇逸、楊愛倫委員會”發起人以及對他個人的恐嚇行徑,是中共“匪”性的又一鐵證,他會把這些記錄下來作為以後的證據。他說,幾乎所有的民運人士都有過被恐嚇的經歷,他本人就經歷過很多。

“我先來講,今天這個汪志遠的事情(彈劾委員會發起人之一、法拉盛居民汪志遠先生的汽車輪胎,被中共黑幫釘上八個釘子以示“威脅”。)這麼多年來,類似的事情曾經在我過去的歲月發生過,有些類似。有一年,突然有一天,我那個車突然一個輪胎被捅了,我當時想,可能有一些小伙子,看那個車不舒服就捅了;突然有一天又有二輪胎被捅,後來在某一天四個輪胎被捅了,喔!我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這個只有中共幹的出來,從那天以後,我就建立跟美國安全部門和警察的聯繫,不久我的車就被用槍在玻璃上打了一個彈孔。然後網絡上把我的身高,我太太的長像都描繪了。後來有朋友探訪我,他要走的時候就說,你家門口好像有陰幓幓的感覺,你這邊好像有問題。他說我當時恐怕是最後一次拜訪你了。他非常恐懼,說你要好好考慮考慮了,那是十年前的事。我一笑了之,從1999年到2008年我也多活了幾年。”

法輪功學員是最善良的了

唐柏橋說,法輪功學員是最善良的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過他認為,對中共幫兇,該還手的就得還手,該還罵的就得還罵。

唐柏橋講了在法拉盛街頭口頭教訓那些中共幫兇的經歷。“有一批人是哥大的學生,幾十個人,(領頭的認出我)說你是某某,我說是呀,我是你學長。他說我就是共產黨,我說你共產黨也敢在美國大叫?!這幾十人都是他們的幫兇,欲言又止,看我這個人不好惹,就算了。”

“另外有人過來跟我辯論六四事件,他說你也別這麼說,一九八九年共產黨開槍殺人,也是為了政權,它不殺人也不能穩定,所以說你對共產黨也不能太極端。我說,你多大了?你大概小孩也十幾歲了!快上大學了吧!如果你小孩現在去搞學潮,共產黨把你小孩殺了呢?他說要是不殺我小孩的話,那共產黨殺得好。我說那好,那殺了你小孩活該!”

“他說,唉,你可不能這麼說。我說別人家的小孩就不是小孩,唯獨你的小孩是小孩?!然後他就說了,民主得慢慢來,我說你不要跟我講民主,你跟我談民主,我是內行,你是外行,你跟我談這個東西,是班門弄斧啦。他說我不跟你講了,然後就遛了,這樣的人在法拉盛比比皆是,這樣一幫人在欺負法輪功!”

中共對海外華人的收買

中共除了通過特務和黑幫進行騷擾和恐嚇之外,還有一招,就是“收買”,或叫“統戰”。唐柏橋對此也是深有體會。他說:

“中共為什麼它是邪的,它最會利用人性的弱點。我有一個好朋友原來是民主鬥士,著名的某女士,她曾信誓旦旦的說她絕不會變節變壞或受共產黨影響,但是三、五年以後就徹底變了。中國人有句話“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軟”,共產黨無論你說什麼話它就是天天請你吃飯。所以共產黨的東西非常毒,如果有人天天請你吃飯,你要小心了。”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