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网帖反共 现在国内已接受“共匪”这个词(图)
 
2008-7-14
 
【人民报消息】唐柏桥先生在《弹劾刘醇逸杨爱伦委员会》成立的座谈会上表示,法拉盛事件是上天演给世人看的大戏,就看人怎么选择,从而决定着一个人将来的归宿。他说,现在中共在国内已经是危机重重,民众已经接受了“共匪”这个词,人民已经用自己的智慧不断地在羞辱中共。

据大纪元记者何汉明报导,为了缓解这重重危机,中共就拚命在海外扩充其红色根据地,希望靠“出口转内销”来蒙骗大陆的民众,为它的政权充血。唐柏桥说,中共在海外越疯狂,说明它在大陆遭遇的政权危机也就越严重。中共已经走到尽头了。




现在中共在国内已经是危机重重,民众已经接受了“共匪”
这个词,人民已经用自己的智慧不断地在羞辱中共。
上天把善与恶演给世人 让人定归宿

唐柏桥表示,在整个法拉盛事件中,法轮功学员表现了一种新形势,“宽容、祥和、文明、非暴力”,这是社会的潮流。再看看中共那边,整个是一个一个丑陋的表演。他说:“所以我说上天有美德呀!他就演给世人看,让世人挑选(自己站在哪一边),然后决定一个人的归宿。”

现在国内已接受“共匪”这个词

“昨天我看到一个报导,(法轮功学员)Judy陈在质疑刘醇逸时说,“你不像台湾人,你也不像美国人,你像那个共匪。”我当时觉得,Judy这个说法很精确啊。我们大陆人受到的教育,讲共匪是很大逆不道的,我到美国十几年以后,我终于接受了这个词,它(中共)就是一帮共匪,你再找不到比这个词更合适的了。今年贵州发生的事情,我们全大陆十三亿同胞已接受共产党是共匪,你看看那个新华网、天涯论坛,现在是怎么骂共产党的!”

大陆热门网站“天涯社区”在“党的生日”那天,出现了大量的反共帖子,令版主删不胜删。网友分别用赤匪,赤虏,蚣残疡,共残裆暗指中共。如:“驱逐赤虏,恢复中华!”“不如相信我们自己,重新筑就我们新的长城,把赤匪赶回西伯利亚”“打倒独裁、暴政、视人民如蝼蚁,谎话连篇的共产党!”“爱国不爱党”“共产党滚出中国! ”等。大陆人民正在用他们的智慧羞辱中共。




大陆热门网站“天涯社区”网络截图。

国内民众对共产党的羞辱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

“在三年前李勇先生(原世界日报创办人之一)就很感慨地说,我们海外华人社区被赤化了,我就安慰他说,李先生,你们不要担心,等到海外华人社区被赤化了的时候,中国大陆就一片民主化了。”

“海外的赤化趋势代表的是少数,是极少数,共产党要收买这些人很容易,它可以每个人给他一百万,国库的钱有的是。但是国内的人收买不了啊!国内的弱势群体有九亿、十亿,它如果每个人也给一百万,那比美国的民主制度还好了,这不可能。”

“所以,国内永远是只有被压制的命运,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反抗。”唐柏桥举了上海杨佳杀警案作为例子,杨佳在“党的生日”那天(7月1日),连杀6个伤4个男警察。唐柏桥说:“在网上居然是90%以上的叫好声,大陆的民众为什么为杀人犯叫好?也有人在网上说,再怎么样这些警察也是无辜的,马上就有人骂,男警察和女警察有什么区别,他为什么不杀女警察呢?这里面反应出一个问题,就是说这个人本身认为女警察可能比男警察做的事情好一点,所以他不去杀女警察。”国内民众对共产党的羞辱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

中共在海外的“匪”性——特务及黑帮的恐吓

中共在海外则通过特务、黑帮来压制海外不同的声音,同时收买各华人社团、媒体和海外部份政界人物为其代言,精心包装后传回国内,以此来迷惑民众。法拉盛事件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由中共策划出来的。

唐柏桥表示,中共特务及黑帮对“弹劾刘醇逸、杨爱伦委员会”发起人以及对他个人的恐吓行径,是中共“匪”性的又一铁证,他会把这些记录下来作为以后的证据。他说,几乎所有的民运人士都有过被恐吓的经历,他本人就经历过很多。

“我先来讲,今天这个汪志远的事情(弹劾委员会发起人之一、法拉盛居民汪志远先生的汽车轮胎,被中共黑帮钉上八个钉子以示“威胁”。)这么多年来,类似的事情曾经在我过去的岁月发生过,有些类似。有一年,突然有一天,我那个车突然一个轮胎被捅了,我当时想,可能有一些小伙子,看那个车不舒服就捅了;突然有一天又有二轮胎被捅,后来在某一天四个轮胎被捅了,喔!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个只有中共干的出来,从那天以后,我就建立跟美国安全部门和警察的联系,不久我的车就被用枪在玻璃上打了一个弹孔。然后网络上把我的身高,我太太的长像都描绘了。后来有朋友探访我,他要走的时候就说,你家门口好像有阴幓幓的感觉,你这边好像有问题。他说我当时恐怕是最后一次拜访你了。他非常恐惧,说你要好好考虑考虑了,那是十年前的事。我一笑了之,从1999年到2008年我也多活了几年。”

法轮功学员是最善良的了

唐柏桥说,法轮功学员是最善良的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过他认为,对中共帮凶,该还手的就得还手,该还骂的就得还骂。

唐柏桥讲了在法拉盛街头口头教训那些中共帮凶的经历。“有一批人是哥大的学生,几十个人,(领头的认出我)说你是某某,我说是呀,我是你学长。他说我就是共产党,我说你共产党也敢在美国大叫?!这几十人都是他们的帮凶,欲言又止,看我这个人不好惹,就算了。”

“另外有人过来跟我辩论六四事件,他说你也别这么说,一九八九年共产党开枪杀人,也是为了政权,它不杀人也不能稳定,所以说你对共产党也不能太极端。我说,你多大了?你大概小孩也十几岁了!快上大学了吧!如果你小孩现在去搞学潮,共产党把你小孩杀了呢?他说要是不杀我小孩的话,那共产党杀得好。我说那好,那杀了你小孩活该!”

“他说,唉,你可不能这么说。我说别人家的小孩就不是小孩,唯独你的小孩是小孩?!然后他就说了,民主得慢慢来,我说你不要跟我讲民主,你跟我谈民主,我是内行,你是外行,你跟我谈这个东西,是班门弄斧啦。他说我不跟你讲了,然后就遛了,这样的人在法拉盛比比皆是,这样一帮人在欺负法轮功!”

中共对海外华人的收买

中共除了通过特务和黑帮进行骚扰和恐吓之外,还有一招,就是“收买”,或叫“统战”。唐柏桥对此也是深有体会。他说:

“中共为什么它是邪的,它最会利用人性的弱点。我有一个好朋友原来是民主斗士,著名的某女士,她曾信誓旦旦的说她绝不会变节变坏或受共产党影响,但是三、五年以后就彻底变了。中国人有句话“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共产党无论你说什么话它就是天天请你吃饭。所以共产党的东西非常毒,如果有人天天请你吃饭,你要小心了。”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