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律师王永航致复旦大学校领导及师生公开信
 
2008-5-10
 
【人民报消息】

今日复旦:“切问而近思”,你做到了吗?

复旦大学校领导及师生:

我的妻子于晓艳是贵校医学院在读博士生,明年就可以毕业了。2008年4月30日早7时左右,她在所居住的医学院西区23号楼3层正洗漱时被徐汇区警察带走,当晚即被刑事拘留,理由是她可能张贴了几个写有“法轮大法好”的小纸条,以及从她的住处搜查出有关信仰“真、善、忍”的书籍和影音资料。

今晚在网上浏览到《联合早报》2005年有关贵校一篇文章“百年树人,旦复旦兮”。其中一段讲到复旦校训,摘录如下:

复旦大学的校训“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在去年10月中国一个有4672人参与的“我最欣赏的十大校训”调查中,名列第二。这令复旦大学校长王生洪欣喜不已。他说,复旦人对母校校训的解释是:“我们的校训典出《论语》。意思是说,学习要广博、坚定,并且要有敢于质疑的精神。”复旦人对向来“不迷信权威,坚持‘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的复旦精神”,感到自豪和骄傲。

校训不单是用来给人评价、打分的,而应当是被全校师生、校友共同遵守、践行的。但今日复旦,你真有“敢于质疑的精神”吗?“不迷信权威”、“只唯实”的态度,你真的做到了吗?

古人读书为修身,以此看,“切问”恐非仅指为解惑学术知识,更包括作为知识份子应以士大夫的眼光、态度对身边发生的事件予以审视、体察与探究,关心社稷民生,必要时以上达民意,为国分忧。以贵校学生于晓艳被抓捕为例,警察应该抓坏人,抓做了坏事、犯了法、侵犯别人利益、危害社会的人。作为校方,你们有没有义务通过她的老师、同学及同事“切问”一下她求学、工作的态度,她的人品,以及以她的人品是不是应该被警察将其与贩毒、吸毒、卖淫等普通犯人共24人关在一起每天只有一瓢热水供洗漱?你们有没有义务通过你们的法学院的专家,“切问”一下,有哪个正常国家敢于对信仰进行定罪处罚?“切问”一下,即使她真的张贴了纸条那究竟有多大的社会危害性?“切问”一下,警察抓捕依据的所谓“破坏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罪”究竟是怎么回事、与于晓艳的或有行为之间到底有没有任何联系?

遗憾的是,从校方对于晓艳被非法抓捕这一事件迄今为止所表现出的惊人的沉默可以看出:你们显然没有做到校训里的“切问”。

近思,我理解为对客观现实的省察与反思。在上海几天,于晓艳的遭遇和如何看待法轮功问题是我与人交流的主要话题。九年时间过去了,今天的人们越来越能够用自己的头脑思考法轮功问题,一度被谎言掩盖了的真相越来越显得清晰。很多人可能对于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太了解,但我交流的所有对象至少对两个观点形成完全一致的认识,即:其一,现在社会的人都不是傻子,如果法轮功真的象电视上说的那样,动辄剖腹找法轮、拿起菜刀砍人、把自己浇上汽油自焚,根本用不着你大张旗鼓铺天盖地的去“揭批”,花钱求人都没人去练的。其二,一种东西如果确实不好,在“揭批”的过程中把它拿出来给老百姓看个清楚,是非自有公论嘛。何必声势浩大的尽快把所有资料尽皆销毁、然后对着一个别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靶子”批倒批臭,并长期以封网、抓捕等手段禁止人们接触和了解事情的本来面目。

上海不愧是大都市,即使如出租车司机等身处社会底层的人,有头脑的还是不少。其中有两个人在安慰我的过程中就直截了当的说:“看报纸要从字缝里去看,听新闻要从反面去听,我从来不相信法轮功象他们说的那样。”看来,这样的人,或许才是复旦校训的真正践行者呀。

近思现实,还需鉴古。复旦大学建校史上与“宗教势力”颇有些渊源,我们有两个相关的问题可以交流一下。

第一个是“邪教”问题。宗教的独立性、排他性、自成体系性决定着正教与邪教的争议必然是信仰领域的一个历久不衰且难以定论的话题,基督教起初不就是被当作邪教迫害长达三百年么。而在社会学领域,我个人认为“邪教”大概是“一个行为恶劣的特殊信仰群体,且其恶行与信仰直接相关。”也就是说,对邪教的判断,应当基于其邪恶的行为。以是观之,你们在于晓艳身上可曾看到有什么邪恶行为或表现么?如果没有,那你们是怎么看待她被警察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抓走?

需要交流的第二个问题是公权力对信仰领域的干预问题。复旦历史上有过反对“宗教势力”干预学校独立办学的经历,那么,你们可曾从另一方面思考一下:公权力干预信仰领域会引发什么样的社会后果?

一旦掌权者意图利用公权力对宗教信仰领域实施干预的时候——无论这种干预主观上想起到正面的、积极效果,还是负面的、达到打压目的——这往往都预示着一段黑暗的历史即将开端。两千多年来的一幕幕悲剧已经把这个规律告诉了我们。

1999年之后,法轮功信仰者在中国大陆遭受的不公对待,岂止是的“黑暗”二字能够形容。在这场针对真、善、忍信仰者的“斗争”中,多少被蒙蔽的人仅仅想到“真、善、忍”这三个字可能就惊惶失措,而又有多少人实实在在的对“真、善、忍”所代表的价值嗤之以鼻。心灵就象一块田地,要么长满庄稼,要么布满荒草。一个人心里如果把真、善、忍所代表的价值视同仇雠,那么,谎言、暴力、仇恨就会占据他的心灵,如果一个社会的很多人都是这样,那社会将变成什么样子?就是今天中国大陆这个样子!

在近九年的严酷打压环境下,于晓艳,一个体重不足50公斤的弱女子能坚守自己的信念始终不放弃,这里面有太多需要“切问” 与“近思”的内容。如果今日复旦人真正本着敢于质疑、不迷信权威、只唯实的校训精神去了解一下她的为人,了解一下她的信仰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解一下和她同样信仰者在中国大陆普遍遭受不公对待的现状,我相信复旦人会用自己的智慧做出正确的判断与选择。

今日复旦,请拿出你们的善念、良知与正义,光明正大的去徐汇区看守所把你们的学生接出来,恢复她的名誉、学业与工作,并给予她精神上的鼓励。果如此,幸运将属于复旦,荣耀将归于复旦!

“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复旦,做出你该做的,我愿意把你理解成“苍生归正道,江山复清明”的预知!

大连律师 王永航
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 于大连家中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