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西藏暴亂”畫面的五點質疑
 
清心評論
 
2008-3-22
 
【人民報消息】在所謂“西藏暴亂”期間,中共秧視播出了暴亂過程的現場畫面,許多身穿藏民的民眾在暴力砸毀街面的店鋪,場面非常的火暴野蠻,此畫面成為中共蒙騙百姓且出動坦克鎮壓藏民的證據。看到這樣的畫面不禁讓人產生諸多的疑問:

其一:既然名為暴動,暴動行為必然是衝著政府或者政府職能部門去的,而畫面上的猛砸街面店鋪的行為算啥暴動呢?至多也就是不務正業的流氓滋事,何必要大動幹戈的把坦克調遣出來耀武揚威、狠下殺手呢?如果連街面的店鋪都能是政府的話,“人民公僕”們怎麼都喜歡去宮殿般的政府大樓上班,而不去街面的店鋪去上班呢?如此命名是不是土匪出身的中共見景生情,由此懷念自己的祖先而胡言亂語以至濫殺無辜呢?

其二:既然名為暴動,必然有槍炮之類的暴力機器做後盾,可畫面僅僅是拳腳並用的暴力傾砸,間或有石塊夾雜,偶爾出現一點渲染氣氛的煙霧,這種行為就能算是暴動嗎?想當年中共暴動尚且有兩把菜刀做武器,而在科技先進、武器極端發達的今天,藏民赤手空拳搞暴動是思維有問題,還是畫面造假的水平太低劣?

其三:既然名為暴動,暴動的藏民會容許記者專程跟蹤拍攝能夠致人於死地的電視畫面嗎?藏民再愚鈍也不會把這種最直接的能致人於死地的第一手材料奉獻給中共秧視作為鎮壓的證據吧!難道藏民就不會對搜集證據拍攝暴動的全過程的攝影記者也暴動一回,銷毀其欲治罪的證據嗎?既然能這樣坦然的跟蹤拍攝除了精心安排、專程保護外,不可能得到如此精美的暴亂畫面的。

其四:既然現場視頻都可以完整地示人了,為什麼就不讓除了中央電視臺之外的任何媒體現場追蹤報導呢?中共承諾的奧運會前夕中外媒體可以自由採訪的諾言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如果人是動亂暴徒弄死的,不是讓媒體去得越多越能將其暴行曝光於天下嗎?越能讓世人了解暴徒們的罪惡嗎?還用得著中共百般抵賴,到處捉襟見肘的做小丑嗎?

其五:如果沒有鎮壓藏民的話,目前海外網絡公布的藏民中彈的照片,還有藏民的屍體照片又作如何解釋呢?難道是暴亂藏民的自相殘殺?是暴徒們不留神的走火造成?還是暴亂藏民為了嫁禍中共,進行了自殺式栽贓呢?

……種種質疑,沒有一個能夠做出合情合理的解釋。綜上所述,中共秧視播出了暴亂過程的現場畫面就是中共明目張膽的栽贓陷害。

聯想到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門事件,當年六月三日的中共秧視新聞聯播裏面出現學生打死軍人、燒壞軍車的畫面,場面非常的野蠻殘暴,該畫面挑起百姓對學生的巨大仇恨,成為隔天鎮壓善良學生的最有力證據,隨後坦克、機關槍橫掃廣場,無數的學生死於非命,那場屠殺至今是國人心頭普遍的傷痕,也成為人們永遠無法忘卻的 “六·四”事件。

同樣,二零零一年的二月二十三日晚,中共秧視新聞聯播裏面出現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自焚的畫面,畫面裏有老人、有孩子;有工人、有學生;燒毀面容的畫面成了中共挑起民眾仇恨法輪功,當局血腥鎮壓法輪功,並把迫害延續至今的“最有力證據”,也成了中共高舉屠刀不願放下的最大藉口。

今天,同樣內容的畫面出現在神聖的雪域高原,善良樸實的藏族同胞又一次遭受了中共血腥的殺戮。

一個政黨無數次的運用同樣的卑鄙手段,利用造假誣陷的方式迫害無辜的民眾,除了內心的骯髒齷齪外,就是自我本性的徹底展現——“我是流氓,我怕誰”,這種鮮廉寡恥的流氓行為,就是這個自詡“偉大光榮正確”的邪惡政黨的猙獰面目,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真實流露。

2008年3月20日


***************************************************************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