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今年真的是米貴(圖)
 
蘇撬阱
 
2008-3-9
 

越南胡志明市一食米市場。(AFP)
【人民報消息】2007年年底豬肉剛漲價時,鞍山郊區一農戶家,想殺豬多賣幾個錢,當準備宰殺養的一口豬時,驚人的事情發生,豬開口說話了:「今年肉貴,明年米貴,後年房屋無人睡」。

2007年的「肉貴」已經兌現了,在中國,豬肉銷售價格已超過歷史最高水平,一斤豬排要30元人民幣左右,很多收入低的家庭只好望豬興嘆,盜搶養豬場的時有發生,有豬農無奈發出哀嘆:「為什麼我家豬場好似銀行那麼危險?!」

這和2008年的「米貴」相比起來,「肉貴」還是小巫見大巫了。搶豬畢竟只是少數豬農遭災,而大米是人們維持生命不可缺少的主要食糧,尤其是亞洲有超過25億人口以稻米為主食,價格上漲必將引發各國社會動蕩。

2008年雖然剛剛開始,但3月3日美國芝加哥稻米指數已經跳升到每公噸400美元,比去年漲價75%。高價加上供給短缺,已導致越南、印度和埃及三國禁止稻米出口,以平抑物價。

這三國禁止稻米出口,但中國急需稻米進口,因為雖然中國是農業大國,但很多可耕土地都已經蓋上花園洋房了。

去年中共以50億美元做成一筆交易,菲律賓政府核給中共官方公司120公頃的當地耕地以種植稻米、玉米及蔗糖等作物。在「米貴」還沒有到來之前,糧食危機在中國已經形成了。

但2月19日,3位國會議員以違背憲法規定的「禁止糧食出口」為由,要求最高法院取消這項合約。依菲律賓憲法規定,除非國內可自足,否則應限制糧食出口。抗議聲浪已迫使阿羅約總統中止了這些合約。把中國的農田拿去蓋別墅,又到別國去高價租賃土地種糧食,中共在幹什麼呢?!

外電報導,受全球食物價格飆漲波及,亞洲人的主食稻米價格近日創下每公噸500美元,這是近20年的歷史新高。稻米問題專家與政府官員表示,米價持續暴漲造成供應與需求之間的關係緊張,許多迫切需要進口稻米的亞洲國家深受其害,被迫花費更多金錢購買進口稻米。而首當其沖受害的就是13億中國人。肉可以不吃,糧食再不吃,可就真是被迫絕食了。


柬埔寨首都金邊一食米市場。(AFP)
聯合國開發組織駐越南首席經濟學家皮卡斯說:「每一個亞洲國家政府都非常了解,政治穩定與米價穩定之間的關係相當密切」,「所以每一個亞洲國家政府都竭盡全力,設法維持物價穩定,特別是基本谷物價格」。

馬尼拉國際稻米研究機構主席席格勒(Roger Zeigler)警告,如以歷史為鑒,各國政府應該要防患未然,過去稻米短缺曾導致內戰的情形不乏先例。

席格勒表示,食品漲價的影響最近在中國大陸顯現,中國稻米消耗量已超過產能,埋下動亂的種子。他說,中國米價在5年內倍增到每噸400美元,危機為時不遠。

可怕的是,這不是局部問題,而是全球性問題,所以到了最後根本無法拿錢擺平。

更可怕的還不是饑餓,而是接下來的大瘟疫。到如今,豬開口說的話,前兩句在2007年、2008年都兌現了,唯有「房屋無人睡」的2009年還沒有到來。那將是個怎樣可怕的景象啊!△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