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低音楊健生期待與歐洲觀眾深層互動
 
2008-2-13
 
【人民報消息】時隔一年,由來自世界各地的華人藝術家組成的神韻巡迴藝術團2月12日再次應邀來到歐洲。著名的女低音歌唱家楊健生也隨團回到了她曾經生活了十幾個年頭的德國。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裏,楊健生不是在世界各地參加演出就是在美國進行排練。這次重返歐洲,楊健生帶來了一首新歌,期待與歐洲觀眾進行深層的心靈互動。

大紀元記者田宇2月14日德國報導,在藝術團下榻的酒店裏,剛下飛機的楊健生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記者:健生,你好!經常在網上看到你在各地演出的報導,很長時間沒有回德國了嗎?

楊健生:是啊,從上次到現在有五個月沒回來了。這期間一直不是排練,就是演出。去年,滿打滿算,在德國待了四個月的時間。

記者:我還記得去年2月份你隨神韻藝術團在柏林的演出。這一年來,你感覺自己在聲樂表現方面有什麼變化嗎?

楊健生:應該說有。我現在唱的都是中文歌。以前我主要唱歌劇,我學的是西洋唱法。那麼用那種演唱方法來唱中文歌,特別是唱比較古典的中文歌曲的話,其實是有一個跨度的。所以,我要把中西結合的更好一些,使用西方那種比較好的發聲方法的同時,咬字還要清楚。

西方的語音中,只有五個母音。漢語的發音更複雜一些,比如:漢字有陰、陽、上、去四聲調值,押韻講究“十三轍”,還有前鼻音、後鼻音之分,講究非常多。每一種語言都有它發聲的最佳位置,用西方的演唱方法來唱中國歌,不夠用。所以我也在不斷的學習。每唱一首新歌,我都在重新調整自己,尋找最佳狀態。

記者:你這次有沒有帶來什麼新歌?

楊健生:有,這次帶來了一首新歌,題目叫“喚醒”。歌曲內容講的是,人類為什麼來,將向什麼地方去。題目很大,縱觀宇宙和人生,觸及了一個人的生存意義的問題。

記者:你以前唱過《中土情懷》,《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和《婆羅花開》。那幾首歌都有呼喚人性覺醒的特點。這次帶來的《喚醒》有新的跳躍嗎?

楊健生:《喚醒》是從更廣義的角度來看人生,看人類的發展,喚醒人們很遙遠的記憶。提出了一個極其本質的問題。

記者:你在德國生活了那麼多年,先生也是德國人。這次在德國演出,再次面對德國觀眾,心裏有什麼不同的感受嗎?

楊健生:我原來在德國開過不同曲目的音樂會,我發現德國觀眾對音樂的敏感性是一流的。我以前開過中國作品獨唱音樂會,我覺得德國觀眾對中國文化,特別是正統文化非常感興趣,讓我很吃驚。以前我唱的傳統中國歌曲大多是表現情感的交流,描寫某種情感,某一個場景,這個還比較容易。現在唱的歌曲,是在尋求與觀眾內心更深層的互動。所以,對我的要求也更高了。雖然還是唱幾句話,但是要求我在表現的深度和廣度上要到位。自己的心胸必須要更加開闊,內心的容量要加大,這樣才有可能把深層的內容在音樂中表現出來,否則很難。

記者:那怎麼樣才能讓自己達到這一點呢?

楊健生:我想就是要注重個人修為。表現更高的意境,要求演唱者擁有更宏大的視角,更廣闊的心胸。

記者:能不能告訴我們,你第一次在美國登臺演唱《喚醒》這首歌的時候,心裏是什麼感覺?

楊健生:(笑)好像有點“天馬行空”的感覺。不是說獨來獨往,而是覺得天空怎麼那麼廣,宇宙怎麼那麼宏大。

記者:謝謝你剛下飛機就接受採訪!祝你演出成功!


***************************************************************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