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告訴了我什麼?!──從新定義了陽剛與陰柔
 
石濤
 
2008-2-15
 
【人民報消息】已近子夜的曼哈頓,好似比白天還要熱鬧,看完神韻藝術團最後一場演出後,一位朋友的孩子願意跟我一起取車,五光十色的霓虹燈,映亮了整個曼哈頓的中心——時代廣場一帶,人們大多以黑色的禮服打扮,穿梭於酒吧、飯店、舞廳等等各式娛樂之地。

路過一個酒吧,外面有20多人等座,裡面人頭湧動,靚女靚仔,欲望的誘惑充滿了整個空間。小朋友(她已經18歲了)看到景色後,情不自禁地感嘆出聲。我問道:“誘惑吧?!”“嗯!”她答道,“其實就是一堆肉啊!”我隨口說到,“啊!?哈哈,哈哈!您真有意思。”她笑著說,“難道不是嗎?”我追問到,“是!是!”她應和到。“這其中不就是有很多人經不住欲望的誘惑,而到這裏放縱的嗎?浪蕩之後,除了空虛,他一無所有了。”我隨口說到。

滴滴雨水,輕打在身上,思緒中展現出今天的男男女女:女人說:現在真正的男人太少了,沒個依靠;男人說:現在的女人那裏像個女人,窈窕淑女,做夢都沒有了,能找個貞潔的女子做老婆,已經就是燒高香了。

人們自我欲望與貪婪的放縱,對神佛的疏遠、以致不信,扼殺了神佛告誡人的應有的道德底線,人,在這追逐無盡的欲望中,掏空了自我,遠離陽光,趨近黑暗……

做人,該是什麼樣?

大唐男兒 陽剛、堅毅、頑強、平和、自信、大度

“中國最後一個大右派”、從少年時代就開始從事文藝工作的林希翎女士,在接受明慧網站記者採訪時,曾經有這樣一段陳述:

““神韻”從新定義了人間的陽剛與陰柔的和諧美好,《大唐鼓吏》的鼓點節奏清晰分明,流暢而不滯澀,打出了真正中國人的錚錚骨氣、生生不息的頑強生命力和特有的氣度與韻味。”

“那鼓聲時而激越奔放,活力四射,能驅散層層陰霾,令聞者無不被其磅礴的士氣和令人振奮的豪邁所感染;鼓聲時而舒緩、輕徐,將希望和歡樂從人心底托起。當最後震撼環宇的鼓聲戛然而止,人們的心裏似將永遠充滿陽光而無陰影。這時,我猛然意識到,這群熱血男兒就是“陽剛”美的代名詞。”

“大唐是中國歷史上最為輝煌的時代,我心目中的大唐男兒“上山擒得猛虎,下海捕得蛟龍”,他們充滿陽剛氣概,堅毅頑強,平和、自信又大度。”

“原以為,在當今的中國,在中共的半個世紀的統治、戕害下,我們民族的脊梁幾乎被打斷了,既有外在陽剛之氣,又內在堅強、敢講真話、堅持原則、有氣節、有精神追求、能鐵肩擔道義的真漢子很稀了,但《大唐鼓吏》把中華民族的男子漢的氣節展現的淋漓盡致,讓我看到我們民族復興的希望。”

《大唐鼓吏》是在被採訪的觀眾中,提到最多的一個節目。在我看節目時,旁邊有3位白人少女,和一對母子,在這個節目剛剛開始不久,小男孩便隨著鼓點兒舞起來,節目剛剛結束,小男孩忽然來了一句;“Real Man!”(真正的男人!)3位少女歡笑著振臂:“Real Man”。
現實中,已經消失了對真正男子漢的概念,在《大唐鼓吏》中完整的再現了。

女性的優雅、高貴、聖潔、典雅、端莊、威儀、美麗、賢淑

“如花蕾般純淨的女兒在清泉落花間起舞,時而她們行雲流水般的步伐如清風在湖面拂過,甚至不會掠起一絲波紋,宛若淩波仙子,她們如水的嫻靜、優雅和柔美令人心曠神怡,她們纖塵不染的乾淨讓人感動落淚;時而她們靈動而流暢的舒展水袖,播灑花雨、舞動春風,帶人的心一同與她們在雲端、湖面起舞。曲終時,女孩兒們已裊裊而去,留給人的是超然物外的意境、悠遠的遐想和妙不可言的回味……。”這是林希翎女士,對舞蹈《水袖》的描述。

可能林希翎女士,錯過了《仙女踏波》這個節目,否則,我相信她會以更加栩栩如生的筆觸,描繪那柔美似水、隨波蕩漾的淩波仙子,天水一色,氣朗無際,翩翩起舞的踏波仙女,展現出無比純淨的畫面。

女性的優雅、高貴、聖潔、典雅、端莊、威儀、美麗、賢淑,這就是我在神韻藝術團演出中看到的女子那說不盡的柔美。

“神韻”從新定義了人間的陽剛與陰柔的和諧美好。


***************************************************************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