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低音杨健生期待与欧洲观众深层互动
 
2008-2-13
 
【人民报消息】时隔一年,由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艺术家组成的神韵巡回艺术团2月12日再次应邀来到欧洲。著名的女低音歌唱家杨健生也随团回到了她曾经生活了十几个年头的德国。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杨健生不是在世界各地参加演出就是在美国进行排练。这次重返欧洲,杨健生带来了一首新歌,期待与欧洲观众进行深层的心灵互动。

大纪元记者田宇2月14日德国报导,在艺术团下榻的酒店里,刚下飞机的杨健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记者:健生,你好!经常在网上看到你在各地演出的报导,很长时间没有回德国了吗?

杨健生:是啊,从上次到现在有五个月没回来了。这期间一直不是排练,就是演出。去年,满打满算,在德国待了四个月的时间。

记者:我还记得去年2月份你随神韵艺术团在柏林的演出。这一年来,你感觉自己在声乐表现方面有什么变化吗?

杨健生:应该说有。我现在唱的都是中文歌。以前我主要唱歌剧,我学的是西洋唱法。那么用那种演唱方法来唱中文歌,特别是唱比较古典的中文歌曲的话,其实是有一个跨度的。所以,我要把中西结合的更好一些,使用西方那种比较好的发声方法的同时,咬字还要清楚。

西方的语音中,只有五个母音。汉语的发音更复杂一些,比如:汉字有阴、阳、上、去四声调值,押韵讲究“十三辙”,还有前鼻音、后鼻音之分,讲究非常多。每一种语言都有它发声的最佳位置,用西方的演唱方法来唱中国歌,不够用。所以我也在不断的学习。每唱一首新歌,我都在重新调整自己,寻找最佳状态。

记者:你这次有没有带来什么新歌?

杨健生:有,这次带来了一首新歌,题目叫“唤醒”。歌曲内容讲的是,人类为什么来,将向什么地方去。题目很大,纵观宇宙和人生,触及了一个人的生存意义的问题。

记者:你以前唱过《中土情怀》,《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和《婆罗花开》。那几首歌都有呼唤人性觉醒的特点。这次带来的《唤醒》有新的跳跃吗?

杨健生:《唤醒》是从更广义的角度来看人生,看人类的发展,唤醒人们很遥远的记忆。提出了一个极其本质的问题。

记者:你在德国生活了那么多年,先生也是德国人。这次在德国演出,再次面对德国观众,心里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吗?

杨健生:我原来在德国开过不同曲目的音乐会,我发现德国观众对音乐的敏感性是一流的。我以前开过中国作品独唱音乐会,我觉得德国观众对中国文化,特别是正统文化非常感兴趣,让我很吃惊。以前我唱的传统中国歌曲大多是表现情感的交流,描写某种情感,某一个场景,这个还比较容易。现在唱的歌曲,是在寻求与观众内心更深层的互动。所以,对我的要求也更高了。虽然还是唱几句话,但是要求我在表现的深度和广度上要到位。自己的心胸必须要更加开阔,内心的容量要加大,这样才有可能把深层的内容在音乐中表现出来,否则很难。

记者:那怎么样才能让自己达到这一点呢?

杨健生:我想就是要注重个人修为。表现更高的意境,要求演唱者拥有更宏大的视角,更广阔的心胸。

记者:能不能告诉我们,你第一次在美国登台演唱《唤醒》这首歌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感觉?

杨健生:(笑)好像有点“天马行空”的感觉。不是说独来独往,而是觉得天空怎么那么广,宇宙怎么那么宏大。

记者:谢谢你刚下飞机就接受采访!祝你演出成功!


***************************************************************

神韵晚会巡回演出,看了好福气!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