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不分權!中共開涮八大花瓶黨(多圖)
 
蕭良量
 
2008-2-14
 

中共搞獨裁,最不能缺少的就是裝飾品!

【人民報消息】3月兩會又到了,新一輪的買官賣官進入了最後階段,其實從中共十七大前已經開始爭奪。每一年民主黨派都提出厭當花瓶要實權,但是共產黨的權力是不與任何人分享的,所以只要共產黨存在一天,八大花瓶黨就不可能有一天的實權,只要共產黨存在一天,八大花瓶黨就必須存在一天,因為中共搞獨裁,最不能缺少的就是裝飾品。

為配合今年3月人大、政協換屆,中共命令民主黨派在2007年12月換屆。裝飾品怎麼變也還是陪襯,決不可能成為主角或次主角。

最典型的是,不管你是民主黨派,還是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甚至外國獨資企業,只要在中國大陸,在中共獨裁體制這片天底下,你的組織裏都必須有中共黨的組織存在,而且處於領導地位。

中共新八條捆綁八大花瓶黨

據爭鳴雜誌1月刊透露,去年9月底,為防止民主黨派爭實權,中共中央書記處已發出《關於各民主黨派組織換屆工作和民主黨派組織發展工作的若干建議》,共有八條,由各民主黨派中的中共黨組、民主黨派中央,作為換屆工作的「參照」。

這八條的獨裁嘴臉依然是非常赤裸裸的、毫不掩飾的。


中共沒有根了!
例如第一條,「共產黨領導下多黨合作政治制度是社會主義社會制度的核心部分,實踐證明,是符合國情的,是有利於國家發展振興的」。

這句黨文化的宣傳口號在中國人看起來沒有太大的不妥,這裏說的是「多黨合作」,沒有說一黨獨裁啊,但西方民主國家可不這麼看,在「共產黨領導下」這種提法在他們看來是匪夷所思:我是獨立的黨,憑什麼要在你這個黨的領導下?我在你的領導下,我還叫什麼在野黨?我還怎麼與你競爭當執政黨?

八條中的第二條的獨裁嘴臉就更沒有遮攔了,「各民主黨派中央和省級民主黨派中的共產黨組織的作用、地位、性質不改變、不撤銷,不影響各民主黨派各自的獨特性和活動。」

這條在尊重隱私權的西方世界看,更認為中共霸道的不可思議:你成立你的黨,我成立我的黨,你鉆到我的黨裏來幹什麼?不就是要控制我們的黨嗎?還說不影響我的獨特性和活動,你中共一鉆到我的黨裏來,我就沒有獨特性,你就在干涉我們的活動。

條文還規定,「關於各民主黨派中有雙重黨員的問題,暫時不考慮改變,應予作出規限(在各民主黨派組織中,中共黨員占百分之三十至三十五)。」

這種事在西方世界看來簡直是思維邏輯混亂:我的黨派就是我的黨派,為何裏面必須要有三分之一是中共黨員?這不等於我們的黨派名存實亡嗎?當然是這樣,中共要不是為了裝飾裝飾,一個其它黨它也不會留。

中共對八大花瓶的控制決不鬆懈

2005年,在召集民盟、致公黨、九三學社中央座談會上,曾慶紅說:「加強對民主黨派政治上的領導,任何情況下都不能鬆懈」。

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中共治下哪個教派的頭頭都不是信神佛的,都是中共安插在裏面禍教亂法的,佛教界名人趙樸初就是共產黨的局級幹部,死時不但燒不出舍利子,而且出來的是一撮黑灰。

八大條文還規定,「各民主黨派中有專長人才,凡符合條件人士,應予一視同仁,結合到各級政府、國家機關部門擔任職務(包括正級職務),但不設規定名額。」

「不設規定名額」說白了就是「零名額」,一句話把前面囉嗦的一大堆都給否了。

即使這樣,中共依然驚恐,規定「各民主黨派組織發展,暫時不宜跨專業、跨系統、跨部門」。甚至連各民主黨派開辦設立電子傳媒都無法自行作主,文件說「中央有關部門已列入調研、審核中」。對於各民主黨派要求自由進行涉外活動,更是不可能,條文規定「有要求開展涉外活動,可向統戰部提交報告」。至於民盟中央、民進中央、民促中央致中共中央提出擴展各自政黨分部和吸收成員的報告,更被中共視如水火,認為是和中共爭奪群眾,所以「還是按原定方針政策貫徹」。

腐蝕民主黨派

據非公開資料:中央撥給八個民主黨派的經費,從九十年代初至2005年,已增加400%,每年約為九億二千萬,是按各民主黨派規模分配的。另外,統戰部每年有一筆專款,約二億元,按各民主黨派中央和省級民主黨派申請調撥。但是,各民主黨派依然都鬧「經費荒」。

2005年11月中旬,浙江、江蘇、廣東等省民主黨派,以經費緊絀為由,請假不到北京參加會議,緊急時刻還是中共政協辦公廳撥出一千多萬元,供代表作為交通、津貼費。為何這時民主黨派這麼牛,而中共軟下來了呢?因為雙方心裏都明白,「花瓶」不去北京展示中共的「民主」與「和諧」,花那麼多錢養在那裏有何用!

獨裁黨決不分權


中共邪黨自稱是“法”!
去年底,在中共中央召開的黨外人士座談會上,致公黨中央主席羅豪才、民進中央主席許嘉璐、民革中央主席何魯麗、前民盟中央主席丁石孫等,都曾提出:共產黨領導下多黨合作制,實際上是共產黨領導下的附屬黨或配套黨,從組織活動、經費、人事等,都受到約束和規限。羅豪才、丁石孫提出:共產黨組織架構、成分都已發生根本性變化,吸納資本家入黨、黨員資本家進中央委員會,就沒有理由限制各民主黨派組織發展,參加競選政府、國家機關的正職職務。

中共許願說:把天津市、福建省、山東省、江西省,三省一市的正職省、市長讓民主黨派人士擔任。

中共的許願什麼時候兌現過,但一再上當的八個民主黨派還是樂暈了,爭先恐後的提出一百多成員名單,推薦為新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政協副主席、新屆政府部委辦的正副職位人選。丁石孫、許嘉璐還建議:讓民主黨派推薦人才任國家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及競選地方省市長高職。

中共的本質決定,從存在那一天起,就決不允許有人分享它的權力,在建政初期中共曾經讓民主黨派人士擔任過一些職務,那不是因為中共開明,也不是因為中共的政權穩固,恰恰相反,那時中共政權隨時會被擊垮,它急需裝飾品來幫助自己穩固政權。現在中共已經奄奄一息,所以它愈發的許願,愈發的不兌現。△

(人民報首發)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