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电:两种答案令人毛骨悚然亦或更是不祥之兆(图)
 
吴英/综合编译
 
2008年10月12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中国在上月爆发三鹿毒奶粉丑闻后,外电报导,过去一个月,中共当局试图阻止事件全球扩散,为了掩盖真相,中共政权仍一如既往地限制新闻报导。中国人民对中共管制下的食品安全已失去信心,对中共政权的信心濒临崩溃!报导在谈到中共黑心商人为什么要使用昂贵的工业化学品三聚氰胺加进牛奶产品时指出,答案只有二种可能,然而,第一种答案令人毛骨悚然,第二种答案则更是不祥之兆。

中共极力掩盖真相 中国人民信心濒临崩溃

根据《今日美国》(USA Today)十月八日的报导,过去一个月,中共当局忙着灭火,试图阻止毒奶粉事件在全球扩散,并且矢言整顿乳品事业。然而,毒奶粉事件并不是中国第一件食品污染丑闻,早在二零零四年即发生中国制的假奶粉,造成至少十二名婴儿死亡及数百名婴儿营养不良。除此之外,近几年中国的食品污染事件时有所闻,如熟鸭蛋被涂上工业红色染料、蔬菜农药残留量过量、药品不符标准、蔬果注射激素等等。

该报导指出,中共显然没有(也根本不想)从过去的经验学到教训,特别是今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与去年宠物饲料掺入三聚氰胺致使数百只美国宠物生病的事件如出一辙。虽然某些人士意识到中共必须采取强硬的检查制度和标准,以及提高商人的道德标准,但他们也明白这是一个艰钜的任务。定居在中国长达二十五年的政治经济学家劳伦斯-布拉姆(Laurence□ Brahm)说:“中共政权下的中国,现在一切向钱看齐,不存在其他的价值,每个人都在追求如何快速的攒钱、降低成本,也因此使得消费者成为最后也是最无辜的受害者。”“这是基本的体制面的问题,也就是不透明、纠葛在一起的庞大的官僚体制所滋生的贪腐问题。”




喝了三鹿毒奶粉后患上结石症的婴儿惨状。(网络图片)

无辜的中国人民是最无助的,对中共政权的信心已濒临崩溃。该报导访问的一名北京市民任素琴(Ren Suqin)表示:“我现在很担心其它食品的安全,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会掺入什么原本即不该掺入的东西?”任女士有一名一岁大的侄子,所食用的伊利牌(Yili)婴儿奶粉被检验出含有三聚氰胺。任女士不满地表示:“所有消费者都很气愤,过去我们信任这个品牌,打电话给伊利或政府单位,但我无法相信他们所说的。”现在中国人民可以将有疑问的奶粉送去检验,但要支付一百五十美元的检验费,而且还要等一个星期才能得到检验报告。

报导指出,最早爆发毒奶粉事件的三鹿公司,受惠于中共对它的免检规定,该政策在事件爆发后在上个月才被取消了。为了掩盖真相,中共政权仍一如既往地限制新闻报导,最近,今日美国的记者亲身经历被中共政权阻止采访的事件。

两种答案令人毛骨悚然亦或更是不祥之兆

根据《经济学人》(Economist)十月三日的报导,三聚氰胺的全球性短缺已有一阵子了,它的价格从几年前的每公吨一千一百美元飙涨到现在的一千七百五十美元,那么,只求降低成本不顾消费者生命安全的黑心商人,为什么要使用昂贵的工业化学品稀释牛奶产品?答案只有二种可能:由于某些漏洞使得三聚氰胺的工业价值已不存在,或者三聚氰胺并不是这个事件的元凶。第一种答案令人毛骨悚然、第二种答案则更是不祥之兆。

首先,会使三聚氰胺毫无价值,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它是从生产过程回收的废物。三聚氰胺的制造过程,一般是在催化剂的催化下加热尿素而成,但是由于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氨和二氧化碳,因此较先进的工厂是采取更有效率的方式,即结合三聚氰胺与尿素的生产过程,原料则为氨及二氧化碳。

但是这个先进的方法在最后阶段的洗出三聚氰胺并将之结晶化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废水,必须先经过处理后才能排放出去。最常用的方式是先过滤污水,再处置浓缩的固体物。这些固体物含有百分之七十左右的三聚氰胺,其它的百分之三十则是各种副产品,包括我们所熟知的会与三聚氰胺结合成不溶于水的结构而造成肾结石的三聚氰酸。这些固体物有可能就是被用来掺入奶粉的东西。

如果是第二种可能,也就是毒奶粉事件不是起因于三聚氰胺,那么有可能是来自同样含有氮的尿素,尿素并不贵,每公吨约六百五十美元。可在牛奶制成粉末状的温度下,将尿素喷入牛奶,若喷入的尿素量够多,有可能被转化为三聚氰胺,并在检验中被检测出来。如果真是如此,要从哪里取得那么多的尿素?是从化肥中取得?抑或是牛只大量制造出来的某些东西?若果真如此,这也说明了中共当局何以突然热衷于指责更卫生的三聚氰胺为元凶的原因。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人气:22,39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