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要点追根毒奶 白宫不要再助纣为虐(图)
 
2008-10-11
 
【人民报消息】原中国华南理工大学轻工食品学院院长、现任职于美国Future Health 健康食品公司高级专家的高大维博士,日前在法拉盛论坛上发表演讲,特别解析了当前最敏感、最热门的问题──三鹿毒奶,并对它的来龙去脉、影响层面追根究底。他还同时指出,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法拉盛论坛将来必然会成为世界著名的中国问题论坛;包括美国洛杉机、加州、欧洲、澳洲等等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在关注,更有很多正义之士也想追随法拉盛论坛的步伐,即将开展各种各样的中国社会论坛。以下是高大维博士的演讲内容。

五个要点 追根究底谈毒奶

我今天的发言有五个要点,第一点:首先要谈谈三鹿毒奶,毒奶制品毒害范围和危害的程度;第二点:三鹿毒奶里面的蛋白精,就是毒品三聚氰胺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中共的商业集团要添加这个东西;第三点:三鹿集团等中共制奶行业采用的三聚氰胺的来源;第四点:中共邪党、中共暴政是所有中国毒奶、毒货的根源;第五点:面对中共的毒奶毒货,美国政府不能够沉默不言,不能够姑息养奸、助纣为虐,因为美国是中国货包括食品制品的最大进口国,目前美国还没有像欧洲、澳洲和亚洲一些国家一样,公开发布政府通告要求下架,或禁止再进口。

第一点、三聚氰胺毒奶毒害范围和危害程度

三鹿毒奶这件事情是在奥运结束之后的9月11日才正式曝光;首先从儿童身上发现它严重的毒害性,检查出有很多儿童患肾结石甚至死亡的案例;但中共至今都是轻描淡写,找几个所谓的责任人,抓了几个所谓的不法来源,草率了事。

到各地医院检查的受害家长抱怨说,刚开始的时候说政府要免费检查,结果现在开始拖延。从网上的讯息和我们联系到的一些专家都在不断曝料,有二、三十家垄断市场的大型官商集团,像三鹿、伊利、蒙牛等,都在制作这种毒奶品。根据这几年婴儿毒奶的销售量来估算,受到毒害的儿童应该有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现在曝光出来的,仅仅是已经有严重病症的、比如北京地区或河北地区检查出来有肾结石的受害儿童,以及有死亡等危急报导的冰山一角。而更多更广大的农村乡镇由于通讯不良,或者被中共封锁讯息,根本还不知道有这个毒奶事件;所以说被中共隐瞒的这个数字是非常巨大、非常惊人的。

从现在美国、欧洲、澳洲、港台、韩国,包括新加坡、香港、澳门,这些亲共或中共控制的国家和地区,都纷纷检查出来含有严重超标三聚氰胺毒品的制品,包括奶粉、液体奶和许多含奶甚至是不含奶的制品,都牵涉到了。所以它影响的范围之大,毒害之深,不光是覆盖了整个中国大陆,而且波及了世界各地。

我有个专家朋友说,中国三聚氰胺在中国大陆的毒害程度要远比报道出来的严重得多。据他了解,在中国的饲料里,包括鱼饲料、鸡饲料、牛饲料等使用三聚氰胺的历史已经有十五年之久!这么多年来这些动物、水禽吃了三聚氰胺照样不能够代谢、不能够排泄掉,一直屯积在动物的身体里面,当人把它们吃掉的时候,这些毒素就又转嫁到人的身上来了。

中共黑手毁的是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

目前有多少个中国儿童和成人肾虚、肾结石是因为这个问题引起?这没办法详细调查,可以说它对中国人的危害极大:它毁的是中华民族,毁的我们的子孙后代,这个说法一点都不夸大,现在含三聚氰胺的制品,昨天看到报告上说连很多干制品,水果,蔬菜都有。

有人说蔬菜没有添奶精,怎么会有三聚氰胺呢?因为中国广泛使用的一种环胺型农药,这种农药被超量使用,在太阳光线的作用下,它就可以转化成三聚氰胺,所以三聚氰胺出现广泛使用农药的蔬菜里面,大量的存在。那就是说三鹿毒奶,或是有毒的制品不光是毒害了中国人,也扩及到世界,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幸免。因为大家知道,现在“Made in China”是遍及世界各地的,而且不光是直接从中国进口,还有美国──另外一个最大的输出渠道:中美合资、中外合资企业,因为美国在过去的十几年来,把大量的资金投到中国去建立许多合资企业。

我们知道有一个很典型,很多美国民众去光顾的超市叫Wal-Mart。现在经济不好,很多富人都去光顾。但是Wal-Mart的产品有80%都是“Made in China”,我们都心照不宣,这里有多少有毒产品透过纺织物、透过用品、透过食物进到美国来?这得需要广大的、有良心的正义之士,包括我们华人,和美国人共同去调查。

第二点、什么是三聚氰胺?

什么叫蛋白精?为什么中共的官商集团要添加这个东西?所谓的蛋白精就是一种高分子塑料聚脂的单体,学名叫三聚氰胺。我大学研究生的时候读的是食品化工,我们旁边就是高分子化学系,发现他们使用三聚氰胺来做人造大理石的面板,各种各样颜色很漂亮,表面上看起来跟大理石一样。另外也做很多塑料板,它可以防火、防蛀、防腐蚀,就算把它放在太阳底下曝晒十年、二十年、百年,它都不会腐化。

塑料的合成聚脂→三聚氰胺永远会在人体内

想不到他们竟然拿这种做塑料的合成聚脂原料给儿童们吃,吃了它以后,一百年都还会留在他的肾里边,就算死了,也还会在那儿。那么它是从那儿来的呢?三聚氰胺是从尿素合成来的,尿素是一种农药、化肥,尿素会发出非常熏人的臭味。

三吨的尿素可以合成一吨的三聚氰胺,用来做塑料的是必须高达99%以上的纯度,呈现出白色结晶体,一吨的价格高达12000到14000人民币。这就是中共官方和御用“专家”跑出来否定的理由之一,他们说三聚氰胺的价格远远超过几百块钱一吨的牛奶,还不易溶解,不可能添加到牛奶里去!

从理论上来说,三鹿集团及其收奶站不会加入那么贵的东西去制造低价的牛奶;但事实上加了,怎样加的?我先说为什么要加三聚氰胺?问题出在中国的检测制度上面,在美国检测蛋白质的含量主要是用仪器,稍微有一点化学基础的人都知道,有高效液相色谱,气相色谱,氨基酸分析仪等很多高档的生物仪器,把蛋白质样本经过前处理,转变成氨基酸进行精确的定量分析,这种方法需要分析试剂和有经验的分析技术人员,成本较高。所以在中国奶站普遍使用传统的低成本的“凯氏定氮法”来推算蛋白质含量。

肉体的主要组织

大家知道我们人的这个生命体是什么物质成份构成的?先排除我们的灵魂这一部份不谈的话,那就是肉体;而肉体是由三种主要物质构成:一个是脂肪、一个是碳水化合物又叫糖类、一个就叫蛋白质。打开任何一个美国产的食品饮料,它都有一个营养效价表,那上面会标注产品所含的和人体每天需要的脂肪、蛋白质、碳水化合物、维生素等成分。其中蛋白质吃到人体以后,不是直接被吸收,它经过胃的时候,会被分解成氨基酸吸收,所以有专家说人体有十八种“必需氨基酸”。

在用氨基酸检测仪查蛋白质含量时,也是把蛋白质大分子分解成氨基酸小分子,再进到仪器里面检定,再把检测结果经过电脑换算,那么蛋白质含量是多少就清清楚楚、一目了然的标示出来。但是在中国,奶商收奶的时候,普遍还是使用传统的定氮法;为什么使用凯氏定氮法呢?

我们知道糖类被称为碳水化合物,因它的分子包含碳和水两种结构;而蛋白质分子则是含有氮元素,所以叫碳氮化合物。我看过一些科幻小说,说外星人来到地球,他们不叫地球人,而是把人类叫做碳氮化合物。也就是说我们有碳原子、氮原子,经过了各种组合而变成了这样一个肉体。

鲜牛奶含有一定浓度的蛋白质,而蛋白质分子含有一定比例的氮原子,所以用简易的“凯氏定氮法”确定氮的含量之后,就可以根据标准分子式推算出有多少个蛋白分子,从而估算出产品的蛋白浓度,这叫凯氏定氮法。也就是说只要检测出里面的氮含量的高低,就能确定牛奶有没有掺水、浓度够不够,收购时的质量和价格依据。还有,中国有关条例规定鲜奶最低含氮量不低于2.9%.

三聚氰胺含氮量67% 尿素臭又含杂质

大家知道目前中共治下的红朝末世,其道德体系,社会道德基础整个被邪党糟蹋摧毁的情况下,人人向钱看,没有传统的道德规范,也没有西方社会的法律约束,有人就会钻空子。既然可以用牛奶中氮的含量来确定牛奶的质量,奶商就开始去找含氮量高的、又吃不死人的东西。刚开始时他们找到尿素,到现在中国有很多饲料工业还是加了尿素;但是尿素虽然它的含氮量是46%,却有54%的杂质,而它气味难闻,可能对身体造成严重的伤害,这样它们又发现了三聚氰胺,三聚氰胺的含氮量67%,纯度比尿素要高。

如果把三聚氰胺晶体加入水中,配成0.5%左右的水溶液,就相当于牛奶的含氮量了。也就是说在100吨的鲜牛奶里面,加上10吨含有0.5%三聚氰胺的水,就相当于多卖了10吨达标准的牛奶,就可每吨牛奶多赚250到300块钱。向三鹿奶粉这样的大企业每天收购成千上万吨鲜奶,这当然是巨额利润了!

第三点、三聚氰胺的来源

中国很多塑料化工公司都需要三聚氰胺晶体,资料显示去年的产量大约76万吨。这些纯的三聚氰胺市价为12元人民币/公斤,价格高而且不容易溶于冷水,需要一些加热设备来处理,可能就比较麻烦;自然而然的他们就注意到了价格便宜、来源丰富而且在奶中溶解度较高的三聚氰胺的废料。

说到废料,中国有多少家三聚氰胺工厂?塑料制品在南方是非常普遍的,去年三聚氰胺成品的年产量有76万吨,那就意味着有两百多万吨的废料,而这些废料中三聚氰胺的含量是10%~20%,差一点的也有5%,而三聚氰胺的含氮量是牛奶的十多二十倍,中国制造普通牛奶的最低含氮标准是2.9%,那么也就是说,哪怕是加入只含百分之几、百分之十三聚氰胺的废料,用水来制造假牛奶就已经足足有余了。这种废料在2005年以前是免费处理的,后来供不应求,售价700到800元人民币,远比用来制造塑料的三聚氰胺纯粉要便宜。

饲料含毒 美八千多头猫狗死亡

这样就出现大量的乡镇企业,制造非纯品的三聚氰胺,在2007年三月美国进口了一百多种饲料,导致了美国有八千多头猫狗死亡,美国这个猫狗不得了啊,马上引起了FDA的重视,他们花了大量人力和资金去追踪检测,发现这一百多种品牌的猫狗饲料中全部采用了中国的大米和小麦蛋白粉,而这些蛋白粉都含有严重超标的三聚氰胺。

所以美国FDA就派人到中国去,会同中国质检部门去“追查毒源”,后来查到了江苏徐州的一家倒霉蛋替罪羊──农民办的乡镇企业“安营生物蛋白粉厂”,据同去的某报记者报道说:当他们去的时候,工厂没有了,那个工厂的地都被翻平了,当然替罪的“羊”也抓起来了;当地一些村民投诉说:生产时放出的气味臭的不得了,因为尿素本身很臭的,又是把它加热合成,当然很臭。正规的三聚氰胺生产要分离、提存、结晶,工厂投资一套的设备要花百万以上,一般的乡镇搞不了,合成后就把这东西连原料带废料卖出去了。

更为可怕的是:这个工厂还曾经公开登广告,大量收购三聚氰胺废料,而它对外的牌子是生物蛋白制品厂。

第四点、中共邪党是所有中国毒奶、毒货的根源

当FDA的官员看到中共政府的“配合”,都表示感谢、表示认同,因为把整个工厂都翻平了;但从这一点也说明中共政府的独裁和流氓:它可在一夜之间铲平一个工厂;我在广东当政协委员也曾听说类似案例:当广东省有关部门接到举报去粤东某县“打假”时,不法商人在当地中共官员的保护下,半天之内就把一间造假工厂搬空了。这就是当今中共官商勾结,官媒勾结,才有这样的高效率,高水平的造假、制毒、贩毒然后又能安然过关的“三鹿毒奶”事件。

在今年九月份“三鹿毒奶”揭露出来以后,又有记者爆料在河南濮县“三聚氰胺”生产基地,有多家贩卖这种有毒“蛋白精”的公司。有的也是公开收购“三聚氰胺”废料。那么在FDA到中国追踪后又出来这种类似的“蛋白精”公司,谁知道这些公司到底是谁办的?

更有甚者,山东一位网友报料说:山东有一家以前生产三聚氰胺的化工厂,它把废料填在地下,上面还盖了房子;由于饲料商上门求购废料心切,该厂居然把地基刨开,把埋藏的三聚氰胺废品挖出来卖给饲料商;这只是针对蛋白精的来源举了几个例子。

生殖系统也会被摧毁无法繁衍后代

我们知道是尿素和有毒溶剂甲醛等加热合成的,那么这些不纯的废料里面,除了三聚氰胺以外,还有多种致癌物:如其中有一种致命化合物亚硝酸纳,以前它被用来给腊肠染色,后来中国的食品添加剂法规在70年代把它禁止了;另外还有硝酸钾、甲醛和没反应完的尿素等,所以说用这个废料加进婴儿奶粉里,对孩童的损害其实不仅仅是结石。

中国东北几间高校的专家曾经做过研究,除了造成结石以外,还会引起膀胱癌,生殖系统的摧毁和生殖能力损坏,无法繁衍后代,它造成的许多副效应,现在都被中共隐瞒住,有多少婴儿除了膀胱癌、结石以外,还有其他的致命性损毁?现在这些都被封锁了,媒体不准再报道,事件上升到成为党的秘密,上升到中共政权的“稳定”之后,就完全消声匿迹了。

牵涉中共官商集团利益 毒奶曝光继续卖

所以说,中共是这个毒奶事件的根源,是官商勾结、官媒勾结:中央电视台一直在播放三鹿毒奶的广告,曝光后还在播放;早在2004年的时候在安徽等地就发现了三鹿毒奶粉并被地方有关部门通知下架,但是,三鹿毒奶粉在许多政府高官和中央电视台的关照下,仅4天就推翻了地方部门的下架决定,而且那些举报的有关人员和部门还要跟三鹿道歉,反过来了!当时中央电视台用什么方法呢?他们大量宣传三鹿经过一千一百道的检测程序,是国家认可的最放心的奶制品,当然还有很多党政军官员都为三鹿集团站台,它牵涉的是中共的官商集团利益。

今年七月奥运前夕,“三鹿毒奶”毒出了人命,但是中宣部下令绝对不能报道,奥运和谐是第一位的;也就是说再次有婴儿中毒甚至死亡以后,中共又继续隐瞒了一、两个月之后才曝光出来。而且还是新西兰政府总理克拉克把它揭露出来的;她说已经看不过去了,她受到道德良心的谴责,因为新西兰恒天然公司占三鹿集团42%的股份,做为一个国家的总理,她已经多次向中国反应过了,但得不到制止,实在没办法了,她只好站出来向媒体曝光。之后,中共才不得不进行检测,抓了三鹿集团的总经理等“替罪羊”,还有二十几个奶农,但实际上,中共各级官僚才是这一切毒奶惨剧的根源。

美国检测单位中立 中共检测站服从党的利益

中共也抓了国家质量监督部门头目作替罪羊,也有人埋怨中国的食品监督检测系统,其实这个检测系统里的专家不是都没做工作,当然有失职,但这个失职也是跟中共有关系。我们知道每一个省都有食品监督检测局,里面有一个部门叫食品卫生防疫站,所有食品出来要经过它检测并发证。但是当某个企业集团上升到市级、省级的龙头集团时,你这个检测站就必须服从党国的利益,就必须服从所谓改革开放的经济发展、政治需要、社会稳定的需要,检查出问题来了,你也不能随便说!

那么为什么在美国不会有这个问题呢?美国所有检测单位都是中立的、民间的,只是经过FDA授权,他不会买你地方政府官员的账。中共不一样,中共的食品卫生检测站是受制于两个厅,一个是轻工业厅,一个是卫生厅,所有这些部门的官员都是由中共的组织部门来任命的,你不听话就可能失去工作,甚至被迫害。如果有良知的专家要举报、要揭发,那就有危险了。我注意到我当年所在大学的教授最近也在站出来说话,要求建立相应的机制,就像当年我在参加广东省政协会议时,每年都有专家提到制止假食品、毒食品,等,但这些意见都没人听,在中共控制的会场里面你骂骂发泄一下还行,但你不能骂共产党,也不能来真的。不让你到社会上去扩散,这次毒奶风波出来后,我所在大学也有的专家教授大声疾呼,要对农药残留量设立标准、也有要求加强对饲料进行毒害检测等等问题,但据我所知仅此而已,在中共控制的范围下只能发泄一下,真的一点事都做不了!

他们也不像我在国外说说话,媒体会报导出去,哪个中国人看到还会起点保护。他们在大陆的那些呼吁,网友们可能上网还可以看到一些,但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是看不到的。

第五点、面对中共毒货 美国政府不能助纣为虐

最后一点,面对中国的有毒食品,美国政府不能沉默不言,我们知道美国在中国的企业投资很大,仅次于日本;你若走访美国很多超市,都会发现很多便宜的日用品、牙膏、食品等东西,都标有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包括玩具,有的添加了很多不好的东西。

美国的FDA在毒奶品出来后,发布了两个检测报告,一个是大白兔奶糖的,还有一个是什么奶粉的,但却没有下令美国的进口商停止进口,也没有像法国、德国和澳洲政府一样明令下架,只是把这个报告公布出来。

同时在中共毒奶粉曝光以后,美国搞了一个最低安全量实验──用小白鼠实验,说是对人体每公斤0.63毫克对小白鼠是安全的。中共马上利用这些去大作文章,说FDA讲了这个可以作为食品添加剂。但它是说对小白鼠能够致癌的最低标准量,而中共却说他们检测过可以作为食品添加剂,只要多少量就不会中毒。

中共扭曲了这个实验的原意,并拿来大肆招摇。美国一些华人媒体打电话去询问,结果FDA否认,但是没有做官方的声明,谴责中共盗用FDA的名义;而中共则加以利用继续坑害民众,继续在中国大陆销售有毒的东西。

美国每年从中国进口的货物包括食品,那是多少千亿,中美贸易的逆差总是不平衡的。那么多东西进来,FDA在世界各国纷纷宣布将中共制造的含毒奶制品、豆制品下架并严令禁再进口的情况下,我觉得美国政府应该派出更多的人力、物力来监控中国大陆来的食品和相关的饲料、制品,要为美国人民的健康真正作出承诺及保证;同时应该明确告诉现在中国所有合资企业的大公司,不能再助纣为虐,不能把中共的毒祸再通过他们的渠道传到世界各地来。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