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良宇被儿子击垮 扯出江绵恒(多图)
 
萧良量
 
2007-9-18
 

陈良宇独子陈维力(前排左一)和上海申花足球队合影。

【人民报消息】陈良宇现在什么样?佝楼、头发花白、牙齿松动、痔疮发作……。那个仗着江泽民那口邪气,和黄菊一起在政治局对温家宝逼宫的陈良宇消失的无影无踪。

彻底击垮陈良宇的是他的宝贝疙瘩、他的未来和希望、唯一的儿子陈维力。此时哪个和陈良宇翻过云、覆过雨的女人都已经成为过眼烟云,只有能为他传宗接代的儿子才能牵动他的心。

陈良宇害了儿子

一九七二年,陈良宇和上海铁路职工子弟中学的同班同学黄毅玲结婚,同年得个儿子,起名陈伟励。当时陈良宇是上海彭浦机器厂锻造车间的普通工人,过的是上海滩「下层」小市民的生活。


名模马艳丽和陈良宇有一腿。
陈伟励上小学之后,陈良宇有江泽民戳着后腰,几乎是一年升一级,这让忘乎所以的陈良宇忙的脚不沾地,整天除了请客吃饭就是约会美女,无暇照顾儿子。陈伟励基本上是跟着母亲黄毅玲长大的,是个跟在母亲后面长不大的孩子,看见生人十分害羞。性格懦弱,但喜欢和别人斗口拌嘴、说三道四,娘娘腔十分严重。人都说「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陈良宇的儿子安身的洞一个也不会打,倒是尽捅漏子。

等到陈良宇当上上海黄埔区区长,儿子也成人即将进入社会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儿子完全是个不肖之子。陈伟励高中毕业的时候,他一味喜欢体育,凡是体育运动,无论足球网球,打牌下棋,都是天下头一等大事,倒是读书学习,并无兴趣。

陈良宇对陈伟励并无丝毫严厉,反而溺爱有加,百般呵护,刻意栽培。儿子不喜欢老子起的名字,不商量就改成陈维力,陈良宇一点儿没脾气;还没有上大学,陈维力就学着父亲的样儿先找了个MM做女朋友,俩人整天又吵又闹,陈良宇就当成听美妙音乐。

陈维力高中毕业时,高考成绩让他妈气的唉声叹气。陈良宇并不当回事,马上动用了老情人、上海大学保卫处处长尤丽芬和铁哥们郁知非的力量,把个不成材料的陈维力保送进了上海交大。陈维力在上海交大照样花天酒地,一直熬到拿个毕业文凭。

说句不偏不倚的话,即使这副德行,陈维力也比现任商务部长薄熙来强,起码人家在交大混了四年时间,没听说把哪个MM的乳头咬破了相,最关键的是薄熙来一天大学没进,就敢在履历表里填上学位,人家陈维力是拼时间拿到的。


上海申花集团老板郁知非。
文凭是拿到了,对陈维力来说没啥用,他该干么还是干么。在政治局拍桌子的陈良宇只好将他交给了上海申花集团老板和申花足球俱乐部董事长郁知非,让郁知非亲身带他步入商海。

乐不得讨好陈良宇呢,郁知非立马专门为陈维力在申花足球俱乐部下成立了一个「上海申花足球发展公司」,让乳臭未乾的陈维力当上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兼申花足球俱乐部副总经理,并配备凌志LS400高级轿车。

越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越是日子过的太舒服,陈维力越是感到无聊,于是这位公子哥一边在申花俱乐部挂个头衔吃着空饷,另一边自己找了个狐朋狗友,开办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广告公司。

陈维力第一次吃官司

他的那个朋友叫毕胜,两人以名字当中的最后一个字命名,开办的广告公司号称「胜力通广告公司」。这家广告公司摊子铺的很大,有「陈良宇儿子」这个没过期的支票,他们在北京和上海租用了最高档的酒店作为办公室,干么?玩儿闹。最后还骗了多家公司的广告款,被人告上法庭。其中一家国有企业南光集团,就被骗了三百万元之多。这是陈维力第一次吃官司。

作为父亲,陈良宇不是教育儿子应该如何做人,而是出面拿国库的钱去摆平。此时郁知非退出了申花足球俱乐部,转而到英国利物浦大学足球MBA班去客串讲师。陈良宇赶快把儿子送去英国,让儿子去利物浦大学在郁知非当讲师的班上镀金「足球MBA」。

为儿子甩出十亿元社保基金

陈维力在英国混了一段时间,感到没意思,又回到了上海。在2004年后出任华闻旗下的中体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

「华闻系」的控股股东系创办于1986年的华闻控股,终极大股东则为人民日报社下属的事业发展局。正是因为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儿子陈维力的加入,华闻控股近年顺利展开了一系列的并购扩张,到陈良宇被逮捕时“华闻系”总资产规模在300亿元以上,而其儿子在其中悄悄占很大股份,连江绵恒也眼热非要插上一脚。

华控掌控的“华闻系”近年来不只在上海横着爬,在全国各地也见缝就钻、死命赚钱。其主要业务包括媒体投资、基建和金融等三块。在媒体投资方面,华闻控制了华商报业、证券时报社、国广传媒、中体传媒、中青华闻等传媒公司;基建方面,它控股燃气股份、徽杭高速公路等重要资产,并在海南、上海等地拥有一批房地产项目;在金融投资方面,华闻直接或间接控股、参股了中泰信托、大成基金、安徽国元信托、中国人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财险再保险公司、华闻期货经纪有限公司等大批金融机构。

为了不显山不露水,陈维力并没有出头露面,而是让关系密切者在前面忙活,他吃现成儿的。于是陈良宇利用自己当过上海黄埔区区长的有利条件,暗吞国有资产,化公有资产为私产。


上市公司新黄埔置业成了
陈良宇父子的摇钱树。
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新黄埔」收购案。2005年2月,上海市黄埔区国资委与华控签约,将所持新黄埔集团75%股权转予后者(实质是转给老区长陈良宇的儿子)。至2005底,上海新华闻再与黄埔区国资委签约,把黄埔区国资所持「新黄埔置业」的18.18%股份(折合4.25亿元)买下,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也难怪陈良宇说退休后去欧洲定居,原来财源都已经准备好了。

交易前,担任华闻控股常务副总裁、上海新华闻总裁的王政仅仅是副职,而吴明烈则身兼新黄埔集团、新黄埔置业董事长;交易完成后,吴的上述两大职务由甘愿为陈家效犬马之劳的王政出任,吴仅在新黄埔集团担任总裁一职,同时出任华控副总裁。

交易完成后,「华闻系」最终成为「新黄埔系」的控股大股东,实质上陈维力才是这些产业的灵魂人物。华闻宣称将把新黄埔置业作为旗下重要的房地产投资开发平台。而作为前上海市黄埔区的老牌房地产公司,「新黄埔置业」在寸土寸金的黄埔区拥有多处地块。黄埔区国有资产成了老区长陈良宇父子私宅里的摇钱树。

因为陈维力的加盟,陈良宇才慷慨的大笔一挥,从社保基金中「借贷」十亿元给华闻。

胡温软着陆吓跑陈维力

2003年周正毅入狱,让陈良宇吃惊不小,但那时江氏邪气儿还很足,所以看似是一场虚惊。自此陈良宇胆子更大了,他认为胡温怎么搞也翻不过江的天来,没想到有一天「天灭中共」,凡是顺着中共邪劲儿走的都要倒霉,凡是跟着江泽民走的人都没有活路,更不用说江泽民自己。

过去可不是这样,自中共建政以来都是把下面的喽罗关押或者枪毙,给老百姓出出气,给中共脸上涂点脂抹点粉就完事了,共产党再有危机,就再演几出这样的戏,根本目地是保护住上面最邪最恶的人平安无事。但现在时代不同了,老俗套用不上了。

于是,中共政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胡温开始出人意料的步步告捷,而帮助中共增加邪劲儿的江曾则越来越没有反手之力。

从上海社保案开始,胡温软着陆,没有从江的左膀右臂下手,而是从江氏人马的下角料开始挖起,从下往上挖,由下面抖落上头,不是由下面替上面顶罪,是把最邪最恶的抓出来惩办。


上海前市委办公厅主任孙路一。
在这个时候,首先,陈良宇保不住自己的秘书秦裕,他求助江泽民,发现江在官场上不似过去那样一个电话全都搞掂,打过的电话还没生效就「随风而逝」。于是他不能不想到秦裕为了保护自己,一定会把他干的坏事都兜出去。陈良宇看到老江的无奈,知道自己就要出事,于是立即安排上海市委办公厅主任孙路一亲自护送陈维力,通过免检,从浦东机场出境。陈维力带有外币现金和巨额支票,还有能致陈良宇于死地的那些绝密材料和证据。

一直在蜜罐罐里生活的陈维力并没有想到事情的严重性,更不愿意离开一个刚刚认识的热恋美女,但是在陈良宇的严令之下,不得不懵嚓嚓匆忙离开上海,前往美国避难。

不久,陈良宇被「双规」,但他一想到独生子已到海外,生活无忧,自己的很多材料也不可能被找到,心中就得到不少安慰。以为还会象2003年那样,雨过天晴。

陈良宇被自己亲手毁了的儿子打垮

陈维力到了美国不久就听到父亲陈良宇被「双规」的消息,这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公子哥儿自然吓得不轻,不敢张扬。缩了几个月没听到什么动静,还以为没什么大事。于是,耐不住寂寞,就和上海的那个女朋友通了电话,倾诉相思之苦。

三十五岁的陈维力,通过国际越洋电话,卿卿我我肉麻不已。发展到后来,几乎是天天都堡电话粥,有一次居然通话达五个小时以上。他不知道孙路一早已经把陈良宇下达命令送他去美国的事交代的一五一十。他更想不到的是,自己和那个小美女天天在电话里调情曲,至少有好几个人同时在监听。

为了确切掌握陈良宇的最致命的罪证,必须把陈维力引渡回来。最好的办法是在新、马、泰动手。于是办案人员要求陈维力迷的不行的小美女要求他在马来西亚见面。


吉隆坡是陈良宇魂飞魄散的地方。
陈维力和他父亲一个德行,见了美女就魂飞魄散,于是忘了父亲一再的嘱咐,居然立即飞往吉隆坡,下了飞机,见到的却不是娇滴滴的女朋友,而是几个大男人,并马上把他控制起了。没有多久,引渡手续办完,他也就被押回了中国。

当陈良宇听说儿子自投罗网时,震惊到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程度,一个晚上就衰老了许多。江绵恒放到肚子里的心又揪到嗓子眼儿。陈良宇知道顽抗的资本没有了,他的精神彻底垮了,是被他自己亲手毁了的儿子打垮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