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十六大!江挟张万年逼宫的一幕(多图)
 
林立
 
2007-9-6
 

十六大江泽民演的木偶戏!

【人民报消息】新华网报道说,2007年10月15日召开十七大。2002年十六大是11月召开的。

当年,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进行了五次讨论并经表决通过了关于江泽民全退的决议。又经过了妥协,决定让江的几个亲信进政治局以及常委会。曾庆红、黄菊、贾庆林和李长春等就是这么进去的。如今两个癌症黄菊、李长春,一个死另一个将死;贾庆林离了婚;只剩个曾庆红,还思维逻辑缺失。

仅仅过了不到5年。

让我们重新回顾一下,当年江泽民在亲信进入常委会后,又是如何背信弃义在仅剩中共普通党员的身份下对胡锦涛搞突然袭击的。


张万年死保江泽民
《争鸣》2002年12月刊报导,十一月十三日,在中共十六大主席团常委第四次会议上,张万年搞突然袭击,提出「特别动议」,建议江泽民续任中央军委主席。以大会主席团常委会临时「特别动议」来否决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的决议。张万年还逼迫新上任的胡锦涛当场表态,江泽民就是这么又赖在军委主席的位置上,直到2004年被迫下台。

十六大主席团常委第四次会议上的激烈争议

2002年11月13日晚上,在中南海召开了中共十六大主席团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会议要决定十四日大会即将通过的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中纪委委员名单和三个议案的表决形式问题,前者──三项名单,已不属于有争议的议题;但后者,却引发了激烈的争议。

表决形式是成败的关键

会上,对三项决议,即《十五届中央委员会的政治工作报告》、《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中纪委工作报告》的表决采取的形式,引起了争议。表决形式有三种:无记名投票;按电钮表决;举手表决。

曾庆红、李长春提出用举手表决,适合会议议程,适合会议气氛,是广大代表的意愿。接着,李岚清等又强调:有关历史性、重要性、有延续性决议,为了确保高度承受性、统一性,采取举手表决,是符合党情、符合广大党员、广大人民的意愿的。

其实在场的各位心里都明白,不敢让无记名投票的都是江家帮对自己能否选上没有信心,而坚持举手表决形式的,都是喜欢用权力整人的人。开会的人心里不能不掂量,如果自己举手表决不同意,那么万一江氏集团的流氓们下不去,自己倒先要摘了乌纱帽。所以他们希望按照自己的心愿做,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无记名投票,次之是按电钮表决,举手表决明摆着就是强奸众意。

争持不下时。张万年、曾庆红就提议表决。

在手握军权的张万年的威逼下,会议最后通过了以举手表决形式来对待重大问题的决定。这是一次强奸。

张万年挟枪杆子突提「特别动议」

在会议中,张万年站起来用非常强硬的态度按照既定的阴谋发难,提出了由二十名主席团成员(全部为军人)联署的「特别动议」,建议江泽民留任新届中央军委主席。

张万年在「特别动议」中阐述了五点理由:(一)有利于加强党政军在换届后的工作;(二)有利于军队交接工作的进行;(三)有利于在当前复杂的国际形势下,应付中美关系由于美国内政和对外战略而发生变化和突变;(四)有利于对台湾政局变化的决策处理,(五)有利于配合、协助新政治局班子工作的展开。

张万年发言后,李岚清、刘华清立即表示:完全支持「特别动议」。众人这才明白这是事先密谋好的一场戏,而他们全部遭绑架了!会场中顿时气氛非常紧张,有些人的脸都吓白了。没有任何理可讲,谁也不敢不跟着枪走!

张万年逼胡锦涛立马表态

接着,张万年又逼胡锦涛表态。那年的胡锦涛不是今年的胡锦涛,那时胡锦涛一直忍气吞声,做小媳妇还没有翻身。会场里鸦雀无声,连呼吸声都听的见,大家都知道胡锦涛要不同意,当时就能被军人带走软禁起来,所以胡锦涛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说:「个人完全赞成张万年、郭伯雄、曹刚川等二十位同志的提议。」他想笑一笑,表示自己很高兴,可是据在场的人说,那表情比哭还难看。张万年用献媚的眼光投向江泽民,老江那不易觉察的笑容把嘴拉歪到了一边,江满意的微微点点头。

接着,举手表决!

除李瑞环、尉健行、曹庆泽三人弃权,张万年等二十人的「特别动议」获得通过。这又是一次强奸!

尉健行在会上就此表了态:从组织原则上接受通过临时「特别动议」,但从个人意志上,是反对的。以大会主席团常委会临时「特别动议」来否定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五次讨论并经表决通过的决议,是不寻常、不郑重的,要承担历史责任和党内的影响。

江露原形

由于恋栈甚急,江连掩饰都顾不上,江说:当军委主席是有限时间性的,坚持党指挥枪的原则不能动,坚持以胡锦涛同志领导中央集体的原则不能动。又说:在相对稳定后,就会请辞中央军委主席。

每个被迫举手同意他续任的与会者都用冷冷的、失望的眼睛呆呆的望着桌面。没有人听他的发言,因为他说出花儿来,也是假花。

请假未到的万里闻讯大怒,退会以示抗议

十六大主席团常委会通过了张万年等人的「特别动议」决议后,将决议内容通知了万里等五名请假者。


万里
万里当时气的浑身发抖,拍案大骂,秘书极力劝其保重身体要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万里立即致函大会主席团,直指这是某些人搞政治上、组织上的大动作,影响很大、很坏,后遗症的严重性,不是一代人的时间所能改变的。这不是与时俱进,而是与时逆退!

5年后,我们再看今天的全社会的堕落,不能不承认万里当年的话是对的。

万里又说:主席团常委会其他同志为什么不坚持原则,为什么容忍张万年、刘华清等人这样搞?他们的动机有问题。

为此,万里立即宣布:即时起退出主席团常委会,以示抗议。

江把儿子也折腾进去了

这是一起有部署、有预谋的、由军人出面,江泽民在背后策划、授意张万年等搞突然袭击的不流血的军事政变。张万年之所以这么犯众怒,是江许愿事成之后让他当国防部长。当然张万年也是上当受骗者,他替江卖完命,江继续掌握军权,而张本人却回家呆着去了。历史上经常重复这样的故事,张万年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很多人认为,江泽民的「全退」,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大骗局。他以许诺「全退」逼迫其他五名政治局常委一起全退,并换取将「三个代表」写进党章,以及让江家班人马全数进政治局常委会。

表面看是江的权力真大,实质上是他惊恐万状的具体体现。他非把贾庆林塞进常委会,而贾怕树大招风追查到自己的巨贪,想赶快从北京市委书记位子退下,江看他不干,说了实话:你下去,我就完了!

结果大家都看到了,贾庆林4年后还没退下,先离了婚,他这举动等于是告诉国人,他不但有问题,而且问题可致死。

江泽民本人也没捞到什么,出了个文选等于是把罪状罗列的清清楚楚,折腾了宋祖英好多年,结果生出的儿子还是别人的。大儿子江绵恒屏蔽网络得了癌症,两个儿子因为在上海黄金地段免费圈地吃上官司。钱搂的再多,绞索一套脖子上,没命了钱还不姓江。

现在再看2002年11月的十六大,真是恍如隔世。△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