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四民咽气,中共竟用这张遗照(多图)
 
姜青
 
2007-9-16
 

徐四民咽气,中共竟用这张遗照!(点击放大看原图)

【人民报消息】许四民是谁?

「新华网香港9月9日电,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镜报》月刊创办人,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一至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八、九届全国政协常委徐四民,因病于2007年9月9日晚在香港玛丽医院辞世,享年93岁。 >>全文」

打开「全文」,里面写的很简单,甚至连全国政协常委徐四民哪年出生这样最基本的情况都忽略了,可见对他的重视程度。新华网刊登的徐四民的简历读来更让人小则嘴角上提,大则哈哈大笑。

简历开头这样写道:「徐四民籍贯福建厦门,生于缅甸仰光。1936年入厦门大学文科部学习。抗日战争爆发后回缅甸参加华侨抗日活动」。

抗日战争是在中国发生的,怎么侵华日军一进国门,徐四民反倒回缅甸抗日去了?这话是怎么说的?

简历写道:徐四民「1949年6月应邀出席全国政协第一次会议。1964年回国,从事侨务工作。1976年9月赴港定居。」

时隔15年徐四民才回大陆定居,看来是大大的狡猾,虽然被周恩来的花言巧语骗回中国,参加了中共全国政协第一次会议,但离中共建政还有4个月,见利益就上的徐四民还没看到甜头,决不贸贸然举家内迁。

不过,这倒霉催的,掂量来掂量去,终于在毛泽东搞的「触及每个人灵魂的文化大革命」前夕迁到大陆,准备捞个一官半职。大家都知道,从境外回来的能活过文革,那得脱几层皮,徐四民也逃脱不了这个命运,被运动到死去活来的地步。1976年中共允许华侨离境时,他赶快溜回了香港。

这样的经历并没有让他拒中共于千里之外,相反徐四民从被中共摧残中得出的结论是必须贴紧中共,也可分到一勺人血肉羹。

1976年徐四民返港后,在中共的指示下,第二年成立了《镜报》,中共爱听什么他说什么,中共反对什么他打击什么。还别说他真用良心换来了不少头衔。


今年5月上旬徐四民接受中新社采访时的表情。
根据新华网提供的简历,徐四民1985年11月任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咨询委员会委员。江泽民当政时的1992年3月被中共聘为第一批港事顾问。1993年7月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预备工作委员会委员(至1995年12月)。1995年12月─1997年7月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委员。1996年11月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届政府推选委员会委员。1997年7月,在邓小平去世5个月后,徐四民被熬成婆婆的江泽民认可授予香港特区政府大紫荆勋章。

什么勋章从江那儿出来都是耻辱和对人民的背叛。徐四民回香港都干了些什么,从江泽民对他的数次提拔和奖励已经一目了然。

原来徐四民当老板的《镜报》专门宣传和支持中共对香港行使独裁专政、拥护中共所谓的「一国两制」和迫害港人的《基本法》、支持香港特区政府的助恶为虐行为。

中共的中新网2007年8月3日报导说,《镜报》在历史关键时刻充分发挥舆论作用。「报道准确,观点鲜明」,是「香港一家有着重要影响的政论性刊物」。

实际上,许四民的《镜报》不是老江在境外的铁杆正规军,充其量是个杂牌军,说白了就是一条哈巴狗,谁的肉包子给的个儿大,他就冲谁摇头摆尾。所以,虽然许四民竭尽全力要挤进江氏正规军,但这个人称“徐大炮”的香港《镜报》创刊董事长兼社长对中共高层内部的斗争常常表错情、站错队,把炮弹扔到老江脚下。他时不时的被江叫去训斥一顿,说他老眼昏花,看不清江氏指挥棒的方向。


马力把自己往死路上推!
今年香港死了两个亲共人物,一个是8月8日死于结肠癌的中共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香港民建联主席、香港立法会港岛区议员、亲共亲江的香港民建联主席马力,另一个就是9月9日因病死了的中共全国政协常委、《镜报》老板许四民。

双八双九是华人最爱最爱的数字,「发发」「久久」大吉大利。看来这俩祸害的死对于香港人来说,确确实实是大吉大利。

从中共最后对他俩盖棺的态度来说,实在让亲共的人心里冰冻三尺。死时93岁的许四民从中共还没建政时就被拉拢到北京开会,而死时55岁的马力那时还没出生。从《镜报》1976年成立开始算起,马力那时才24岁,还没为中共效力呢。但是中共对马力和许四民的死态度截然不同。

据中新网报导,马力死后,8月23日在香港殡仪馆设灵,多名中共内定的香港特区政府官员到灵堂致祭,包括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发展局局长林郑月娥、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陈家强及行政会议成员许仕仁。遗照下摆放马力遗孀及母亲的心型花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的花圈分别放置在遗照两旁。


一名老婆婆指着值班的民建联工作人员,指责
为中共效力的马力"可耻"!
马力的治丧委员会委员名单包罗了中共疼爱的多个界别的代表,主任由民建联署理主席谭耀宗担任,副主任包括政务司司长唐英年、中联办副主任周俊明、全国人大常委曾宪梓、行政会议召集人梁振英、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等。

灵堂以全白色布置,放满百合及菊花等白色鲜花。灵堂中央摆放马力身穿深色西装的遗照,横匾写上“沉痛悼念马力先生”,两旁挽词则写上“壮志待酬 路遥思马力”以及“真诚尽献 日久得人心”。8月24日上午港首曾荫权到场致祭,马力的棺木盖上中共独裁政权的血旗,然后送去火化。按照指示,为增加气氛,殡仪馆门外要排满花圈。

而中共对待一个月后去世的许四民可是天壤之别了,不但什么也没有,而且连一张像样的遗照都没给用上。新华网在发许的死讯时仅仅是把上面提到的那个可笑简历摆在那里。这不奇怪,因为中共奖赏不是按照替它卖力多少年来算,而是按照你还能为它卖力多少年来算。

从这个角度来算,93岁的许老棺材瓤子对于中共来说死了就死了。而马力才55岁,正值有精力为中共卖力之年。

不管怎么说,全国政协常委许四民是中共高干,职位比贾庆林矮不了多少。虽然年岁大了,但起码为中共为江泽民当喉舌当了几十年,何必最后出一张满脸长着大大小小可怕肉疙瘩,凶巴巴用手指着什么在发火的遗照呢?难道许四民活到93岁就没有一张「看起来」没那么恶的照片吗?

这老东西没用了,连照片修版的工夫中共都省了,这就是哈巴狗许四民的遗照给人们的启示。△

(人民报首发)


新唐人电视台首推「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