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世立大律师:活摘器官无疑正在中国发生(图/视频)
 
2007-8-29
 
【人民报消息】2007年8月9日,人权圣火在希腊点燃,并开始在世界各国传递。记者就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采访了人权圣火的发起者之一,“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北美分团”主席、加拿大执业大律师安世立(Clive Ansley)。安世立表示,活摘器官无疑正在中国发生。

大纪元记者童馨采访报导,安世立说,首先需要指出的是,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在资格方面是绝对可靠的。

安世立认为,除了中共以外不会有任何人会对他们的可信性进行攻击。他说,“当然,我并不是说他们可信就意味着指控真实,而是因为他们长久而且不容质疑的历史,表明他们是非常有道德原则的、训练有素的人。”

安世立指出,麦塔斯和乔高都是律师,他们在取证、调查以及证据分析方面受过良好的训练。他们是独立的,在这个案子上不受雇于任何一方。所以他们的可靠性是勿庸质疑的。

“我想任何西方人士对麦塔斯和乔高进行批评是因为没有读过他们的报告。我从头到尾完整地读过他们的报告。我认为证据是非常充分的。”安世立说,“我不得不得出和麦塔斯及乔高同样的结论。”

安世立解释说,任何了解中国情况的人,任何了解举证基本原则的人,任何明白针对类似案例取得“绝对可靠证据”所面临的难度的人,他们读了麦塔斯和乔高的报告后,都会认定指控的有关证据是非常充分的。

麦塔斯和乔高说过,“很明显当人们在手术台上遭到谋杀时, 你不可能找到 ‘冒着烟的手枪(Smoking Gun)’这样绝对的、不可辩驳的证据来证明这个谋杀案的发生。”

如果假设目前这事正在发生,有人躺在手术台上被手术,他们的器官被取走,死了。即使这个调查员就在做手术的过程中出现,他又能发现什么呢? 在医院的手术室里,一直有人在被手术,会有很多血,会有器官被摘除,有人死在手术台上。那么你以为你能找到什么呢?

有人说,中共可以像处理苏家屯事件那样,把证据都打扫干净。苏家屯是最早发现活摘器官的地方。两到三周后,中共让美国大使馆的人去参观。他们看过后,说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明这种事情正在发生。有人说,他们当然找不到证据。中共利用两到三个星期的时间,在美国调查员到来之前,把一切都隐藏起来了。

安世立进一步解释说,麦塔斯和乔高所做的其中一件事,是让说中文的人扮成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打电话去中国的医院,跟医生说要炼法轮功人的器官供体,因为听说炼法轮功人身体比较健康。

当他们问中国的医院有没有炼法轮功人的供体时,有些医院的医生说:我们现在有不少他们的供体;有些说:我们原来有他们的供体,但现在没有,打电话给广州吧, 他们有法轮功供体; 有些说: 我们现在没有, 但我们可以替你找到。有些还说:我们总是用活的供体,我们不用脑死亡供体。

有些中国医院在他们的网站上声称,保证可以两周以内,有些是两天以内,找到血型匹配的器官。在活摘事情曝光后,很多这些网站就关闭了。

在西方专业从事器官移植手术的医生会告诉你:根本不可能在这样短的时限内保证找到血型相符的亲和的自愿供体,除非你有一个稳定的活体器官供源。

“在西方,我们有许多自愿捐献器官的人。”安世立说,“出于文化的原因,中国人是很少同意捐献器官的,几乎可以说是闻所未闻。中国可以说是地球上最难找到自愿捐献器官者的地方。”

安世立说,中国医院能保持器官移植手术数量的唯一方式,就是有大量的供体等候着,他们的血型和肌肉组织型号被编入程序,至少这些信息被输入电脑。当一个病人需要肾、心脏或者是肝时,病人会被检测,有关的信息就会被输入电脑,然后他们会挑选一个活的供体。这个生命还活着的唯一原因就是为了血液配型。

“虽然麦塔斯和乔高的证据,不能像在实验室进行实验那样证明某种化学的反应,也不能用电视的镜头来证明炼法轮功的人被做摘取器官的手术。”安世立说,“但是,我想任何有理智的人在读过他们的报告后,都不会不确信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

安世立简介:

科来福- 安世立(Clive Ansley)是执业大律师, “加拿大律师人权观察”(Lawyers’ Rights Watch Canada)的中国国家监督员,参与加中关系研究四十余载,他本人在中国从事过律师职业十四年。同时他作为专家证人向加拿大美国和欧洲多个国家的各级部门提供有关中国法院以及司法体制方面的专家证词。安世立能读能说中文,被誉为中国通。安世立现任 “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简称”CIPFG”)”北美分团主席。




中共立障眼法案以利其活摘暴行。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