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向撒旦出卖宝贵的灵魂(图)
 
张羽良
 
2007-8-23
 
【人民报消息】似乎还没有老到需要靠回忆过日子的时候,但这个画面却常常停格在脑海里,那是一个从未谋面的年轻女人,在我和朋友的面前边流着泪边说着:请你们告诉我,除了这样我还能怎么办?你们相不相信,若再有一次选择,我还是会这么做。

那时,她的丈夫刚去中国换器官回来,看得出苍白虚弱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他自己承认,换器官的过程中的确有许多可疑之处,譬如医生已经和他约好什么时候动手术,他和妻子都已经从台湾赶到了上海,却在医院内被临时告知取消,而取消的原因医院完全不肯透露。之后不到一个月,他就真正动了手术。

望着桌上摆着的药物,他沉重的说,当初的器官型配由于时间匆促,没能等到比对出更符合的脏器便换了,因此产生严重的排斥现象,而这种排斥现象,或许还要靠吃一辈子的抗排斥药物才能活命。

1999 年7月20开始,在中共当时掌权的江泽民操控下,对法轮功修炼者下达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密令。2000年起,中国境内医疗院所进行器官移植的案例开始大增,台、日、韩人民在过去6年以来,到海峡对岸做器官移植的案件也同步升高。由加拿大组成的独立调查团,于2006年7月6日向全世界公布了调查报告,证实了在中国确实发生了大规模的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杀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

“若再有一次选择,我还是会这么做。”这句话让我深深的感到震撼!我能理解这个年轻女人所承受的巨大痛苦,她的内心深处一定时时怀疑,那换在她丈夫身上的器官,是不是有可能来自一个无辜的生命?但祇有魔鬼能让她在良知与利益交战间,说出这样的话。此时,尽管她的泪流的如此真切,她的救夫之情着实令人动容,然而这样真挚的感动一旦失去了善的基点,就已经什么都不是。

若拯救一个生命需要用杀害另一个生命来交换,这样的拯救能算是拯救吗?冒着置另一个无关于己的生命于死地的重大可能性,祇为了挽救一个与自己有关系的生命,这样看待生命基点的方式,究竟是善还是恶?其实并不难分辨,要不然那个年轻女人也不会如此痛苦的流泪!

我的胃在翻搅,我的心也跟着悲泣。她的话让我想起了《芝加哥论坛报》西勒·库斯特主编的名言:“上帝让好人成为好人,就是对好人的最高奖赏。”若上帝正倾尽全力引导世间的人成为一个更好的人,那又是谁在引导一群广大的人走向自私与邪恶呢?除了喜欢诱惑人向地狱的火坑里跳的撒旦之外,邪恶的中共政权不也正卖力的干着连魔鬼都望尘莫及的坏事吗!

当年用一连串的谎言与暴力,将中国人一个个变成清算斗争富豪地主的刽子手,如今祇除了让共党高干与利益共生集团变成新一代的富豪阶级之外,无产阶级专政的谎言可曾真正在中国实现?当年用红卫兵搞了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将新一代的中国人卷入摧残中国固有文物与破坏人伦传统的邪恶中,除了彻底地蹂躏了中国这个母亲之外,中国人在暴力之下又何曾真正复兴了中华文化?

从迫害学炼法轮功的广大中国人民开始,一个全新且巨大地诱惑中国人的行动,一个引导世间人向地狱火坑里跳的邪恶戏码就重新开演了。首先以重金诱惑公安与武警加入这场惨烈的迫害,接着是监狱与劳教所人员、再来是活摘器官所衍生出的利益集团,从医生护士、仲介到接受器官移植的病患,邪恶的中共政权正是想将一个个中国人甚至于全世界的人类,都变成和它一模一样,成了失去良知的行尸走肉。




紧接着,它下一步就是要举办奥运了,在侵犯与剥夺人权最惨烈的地方高举象征和平与友爱的圣火。这又是一次对人性的考验与诱惑,在善与恶的选择中,它正希望所有参与的国家与世人都昧于利益而忘了正义,与其大跳邪恶与沉沦之舞。

真理衡诸四海皆准。我们不能等待同样的残忍遭遇降临在我们头上,才懂得对行恶者大声挞伐;我们更不能因为短暂或切身的利益,而向撒旦出卖自己宝贵的灵魂。

勇敢无畏的向邪恶政权说“不”吧!每当退党的勇士增加一个,它嚣张的气焰就减弱一分;每当对它邪恶本质认识不清的世人减少一个,它面临瓦解的恐惧就增加一分。在退党大潮已超过2500万人之际,在人权圣火已经全球传递之时,天灭中共的丧钟其实已经敲响,活在善恶有报的天理下,向邪恶政权说“不”,绝对是我们唯一且仅有的正确选择。


---------------------------------------

新唐人电视台首推「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