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何以能感人 因有浩然正氣(多圖)
 
————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系列報導(1)
 
2007-8-19
 

美國神韻在東京首場演出,當布幕一拉開,《創世》音樂響起,很多觀眾都感動流淚。

【人民報消息】在華人音樂界頗富盛名又受敬重的作曲家兼音樂教育家黃友棣曾經表示:“音樂之所以能感人,只因它蘊藏著‘浩然正氣’。”他並認為,我們讀書求學,就是為了培養浩然正氣;這就是王陽明所說“養德與養身”的本旨。

大紀元記者嶽蕓8月19日綜合報導,與民國同壽的黃友棣(出生於1912年1月),創作逾2000首樂曲,其中膾炙人口的《杜鵑花》,這首歌曲已經傳唱超過一甲子。在他看來,教育的過程要求真、求善、也要求美,因為培養美育是修德的途徑。

主張以中華正統文化精神救治現代音樂沈痾的黃友棣,從音樂的觀點,認為中華文化精神具有以下三項特色:

(一)順應自然──在生活中歌頌和諧與愛

儒家思想,以人性為本,使人順應自然,修德向善。老子主張“返璞歸真”,人人常如嬰兒之無邪,世界就可以達到“無為而治”的境界。“由這些觀點來看,中國的音樂是熱愛生活的音樂──歌頌自然,歌頌和諧與愛。生活音樂,是內心德性的體現,可以與各種宗教音樂相融合而不衝突,這是中國音樂的特點。”

(二)偏尚倫理──重視音樂的教育效能

孔子的倫理思想是指:君對臣以禮,臣事君以忠;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婦相敬,朋友以信。“偏尚倫理的文化,重視音樂的教育效能,把音樂用作導引人向善的工具。用音樂修德養性、改良風氣、鼓舞人心、捍衛國家。凡此種種,都是側重實踐而不是空談,是普及大眾的音樂而不是孤僻的音樂。”

(三)修德為重──音樂是由內而外的心聲

孔子說:“樂者,德之華也。”“人而不仁,如樂何。”“樂雲樂雲,鐘鼓雲乎哉。”黃友棣認為這些都是卓越的見解,“禮樂之本,在於內心的仁者之情,而不在於表面的形式與聲音。為了側重內心的德性修養,絕對不會讚賞那些堆砌音響、徒具華麗外形而言之無物的音樂作品。”

黃友棣總結上述三項:“中華文化精神就是道德的精神。中華文化,視道德與藝術合一;這與古希臘的哲人見解,完全一致。”


《杜鵑花》這首歌曲已經傳唱超過一甲子,作曲者是與民國同壽的黃友棣。

發揚正統文化的實踐

說到在音樂領域發揚中華正統文化精神,11月初即將在美國紐約舉辦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據主辦單位新唐人電視臺發言人洪凱莉表示,宗旨就在於推廣人類正統文化藝術精粹,弘揚純真、純善、純美的精神。

同樣宗旨的表演,展現在今年上半年的美國神韻藝術團全球巡迴演出,據在中國大陸家喻戶曉的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說:“以前在中國三十年的表演經驗,只有一兩場看到觀眾落淚。這次神韻全球八十幾場演出,每一場都看到觀眾流淚。”


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也是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評委會主席。

是哪些歌曲讓觀眾淚眼婆娑?分別是女高音歌唱家姜敏唱《為何拒絕》:“朋友啊,你可記得?我們都是來自天上的客。……”女低音歌唱家楊建生唱《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為了講明真相,為了你,為了你,他們承受折磨;為了可貴的中國人,為了你,為了你,他們再沒回來過。……”

還有女高音歌唱家白雪唱《找真相》:“……貧富都一樣,大難無處藏,網開有一面,快快找真相。……”關貴敏唱《我是誰》:“……直到我看見真相的那一刻,直到我追尋到大法貫耳如雷,我明白了自己是誰。……”


來自加拿大、在臺灣教英文的Rick Godfrey,看完神韻臺中場首演後說:“當聽到《天安門廣場》這首歌時,內心很觸動、也很感慨。”



學音樂的王鶯兒觀賞神韻之後表示:“歌唱家唱出我心中很深的一種感覺,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


從上述黃友棣對音樂的剖析,這些歌唱家之所以能感動觀眾,是因為有浩然正氣,是因為注重德行的修為,有句古話就叫:“言為心聲,誠於中,形於外。”

對於歌曲最好的讚美,大概當屬孔子在齊國聞《韶》樂之後,評道:“盡美矣,又盡善也。”孔子對音樂審美的具體傾向是“善”重於“美”,道德重於藝術。國民黨對日抗戰的82歲退休老兵寧仲康觀賞美國神韻的表演之後,也說:“大有‘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之感。”

不堪被逼唱邪黨歌曲而去國

優美的音樂使人聽了有餘音繞梁之感,相反的,不好的音樂就令人避之唯恐不及, 知名音樂家馬思聰就是個例子。

1967年1月,馬思聰由於受不了“文化大革命”中紅衛兵的迫害,攜家帶眷逃離中國大陸。同年4月,馬思聰在美國舉行記者招待會,列舉所遭受的各種淩辱,包括每天早上和晚上被強迫集體唱《牛鬼蛇神隊隊歌》。


1967年初抵美國的馬思聰一家四口,左起馬思聰、女兒馬瑞雪、夫人王慕理、兒子馬如龍。

這首“歌”的歌詞有兩段是:“我是牛鬼蛇神/我是人民的敵人/我有罪,我該死。我有罪,我該死。/人民應該把我砸爛砸碎。我是牛鬼蛇神/要向人民低頭認罪/我有罪,我改造。我有罪,我改造/不老實交代死路一條,死路一條。”

1966年8月,北京許多紅衛兵從各自校門口逼迫揪出來“反動學術權威”和“黑五類”站成一排,大聲唱《牛鬼蛇神隊隊歌》。誰要是唱不好,紅衛兵立即一頓皮帶劈頭蓋臉抽上去,直打的“反動學術權威”和“黑五類”唱好這首歌為止。

音樂界對此評論:“這是音樂史上最黑暗的一串音符,音符在顫抖,人類在哭泣,在哭泣與顫抖中,音樂的暗傷形成了。”

也身為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評委會主席的關貴敏就表示:“參加聲樂大賽的作品曲目,不得有歌頌中國共產黨或者中共黨文化內容的歌曲。”

“中共建政後把很多純樸的民歌,都改編成血腥暴力、給共產黨塗脂抹粉的歌曲。很多遭受過中共迫害的人,一聽到共產黨那些歌曲就有毛骨悚然之感。人們如果不從骨子裏,不從思想、文化上清除黨文化的東西,就很難歸正。我們只有破除黨文化,才能弘揚真正傳統的文化藝術。”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參賽就將有大福氣降臨!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