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用林:所有中共线人的汇报都记录在案(图)
 
2007-6-13
 


陈用林(左)在多伦多公开研讨会说中共外交官
不是人干的活儿。

【人民报消息】中共驻悉尼领事馆前外交官人员陈用林,6月上旬在加拿大举办了一系列推动中国民主,揭露中国共产党独裁、专制统治的巡回公开研讨会。在最后一站多伦多他回顾自己14年的外交官生涯时表示,中共外交官不是人干的活,中共外交官的职责就是迫害一切反对中共的人。

大纪元记者李佳6月13日多伦多报导,陈用林脱离中共,是否是因为悉尼4年外交工作到期,为个人利益而出走中领馆一直是人们关注的话题。

在多伦多的公开演讲会上,陈用林从父亲在文革期间被中共迫害,谈到父亲的死在平反后换来粮票和一本城市户口。从在外交学院听“美国之音”、接受外国专家在西方政治哲学上的民主启蒙教育,到反省父亲的死源于中共体制问题。从见证6.4天安门事件,参与和支持学生民主运动,到从事外交官工作对付民运。从相信中共宣传法轮功学员对国家造成危险,到感受到他们的真诚和善良等等。

陈用林说:“这些事情对我心理上都是强烈的冲击。”

中共外交官职责是迫害一切反共人士

回首14年外交工作,他表示:中共外交官不是人干的活,中共外交官的职责就是迫害一切反对中共的人。说中共内政的延伸,这句话太经典了。

“不是为国家和百姓的利益服务,促进民主自由和文化交流。它的外交政策是违反人性,针对人民,掩盖人权问题,为中共统治而服务的。”

陈用林表示:这些因素促使我要脱离中共,当然还有“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对我的一定影响,不愿再做中共的奴才和工具。

中共线人一切汇报都记录在案

中共在海外设有大量线人,用来监视异议人士活动,一直是人们讨论的热点。

陈用林表示:“曾亲眼见过一份内部文件记载:我国在澳大利亚有1千名特工和线民,他们所做的贡献……”他解释说,西方的间谍和中国的概念还不一样,西方国家的特工都是经过专业特殊培训的。中共的间谍都是分好多线民的,他们基本上都是独立运作的,有总参的线民,安全部的线民等等。

陈用林向观众展示了一份2002年12月23日,名为侨领组情况反映的悉尼中领馆内部文件。上面写着:前来参加我领馆招待会的华人服务社某某某和某某某,向我反映了“法轮功“分子伺机渗入当地侨界的情况。

陈用林介绍:“下面附有详细的情况,这些人有些是口头报告,有些是书面报告,这些都是要留档的,全部存在中领馆里面。有很重要的都是直接发电报和传真送到外交部和有关部门备案。这些侨领的反映讲话都是有记录的。”

陈用林说:“我想提醒的是这些华人或是侨领,作为加拿大的公民,你将法轮功学员的工作、生活、家庭细节汇报给领事馆,你们所做的就是线人的工作,就是共产党所需要的政治情报。虽延长了中共的统治,却对国家、人民的利益有严重的损害。”

陈用林讽刺的强调:“这些都是记录在案的、记录在案的。希望以后这些线人在做汇报的时候要更谨慎点!”

百分之一人口是特务

研讨会主持人,时事评论员盛雪补充道:“前共产国家东德的人口是1千8百万,在东德解体后,揭秘当时共产党遗留的档案,有9万1千名正式在册的特工,还有另外17万5千不在册的线人,如果按这个人口比例来算,每1百人中就有一个特务。”

盛雪说:“在捷克,在共产党解体后,颁布一法律调查了30万人后,其中有4万人不得不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被踢出去,是因为他们曾经和当时共产党的情报部门和安全部门合作过。”

大陆民主化先于台湾统一

会上观众与陈用林之间互动有问有答。有观众问国家统一、解决台湾问题难道还有错吗?

陈用林认为,共产党是外来的邪恶势力,在非战争时期就残害死8千万中国人,它不会为国家和百姓着想,它不会要真正的统一,这是圈套,它是利用民族主义情绪,让人民团结在党中央的周围。

陈用林指出:“中共没有资格谈领土问题,它将相当于39个台湾的东北土地拱手相让给俄罗斯,卖国的是中国共产党。”

他说:“台湾人统一的概念是,如果中国民主人权化,台湾没有必要独立、割裂和中国千丝万缕的关系。民主化先于统一,只有民主化了才能有统一。中共一直武力威胁台湾,而民主的国家都是首先把人性放在第一位。”

陈用林谈到,现在中共对台湾的统战策略是一边打压民进党,一边把国民党作为统战对象收买。连战访华,搞出了个“连爷爷回来了”还送去了只名为“团团圆圆”的大熊猫。党文化的渗透连大熊猫也不放过,无时不刻,潜移默化的渗透着统战的政治宣传。

改革开放要感谢中共吗?

有人问,中国经济和人民的生活水平确实是比以前好了,共产党多少有些功劳。

陈用林说,在西方社会,政府对市场经济基本都是不管的态度,属于自由贸易,国家基本是不干预的,只是宏观上稍微进行调控。

而共产党所做的这个改革开放,实际上是把原来完全控制的计划经济,慢慢一点点的放,这种释放本来就属于市场经济自然发展因该运作的规律。而中共的这种释放是迫不得已的放。文革后,人民的怨气是很重的,生活水平那么低,邓小平知道,经济上如果再不放,不让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共产党就维持不下去了。这种放使得百姓生活有所提高,老百姓反过来又要感谢共产党了。所以说是个如何认识共产党的问题,一定要看透的。

陈用林接着讲到了刚出台的物权法。有专家评论,当初土改,中共屠杀了一批地主,现在又将土地私有化的改革提上来,这个所谓的改革似乎又回到了50年代,而当初中共掠夺的土地它已经据为己有,到现在也没归还出来。哪能说中共改革在进步吗?在这些问题上一定要认识清楚。

大约150人参加了此次论坛会,由于现场互动气氛热烈,主办方多伦多大学中国问题研究会,将原定9点结束的会议,拖延到近10点。

陈用林小档案

陈用林生于1968年,中国浙江省人,前中共驻澳大利亚悉尼总领事馆政治领事,一等秘书。他在2005年5月26日出走,并在2005年6月4日首次在悉尼“勿忘六四告别中共声援2百万人退党”的集会中走入公共视野,2005年7月8日澳大利亚获发予陈用林及其家人永久居留权,在悉尼定居。

1989年六四时,陈正在北京外交学院读书,他与同学参加当时的学生串连活动,六四后陈接受有关当局的洗脑再教育。及后分配到外交部北美组,并到了斐济外交领事馆,2001年被派往驻悉尼领事馆。

他透露,中国大陆安排1000名“特工和线人”在澳大利亚境内工作。其主要任务之一是对民运人士、法轮功学员、台独、藏独及其他中国异见人士在澳大利亚举动之情报收集。

陈用林曾参加反共性质的访问与集会活动。他曾在美国国会、澳大利亚参议院、欧盟议会、英国国会、比利时弗拉芒议会等就中国人权问题作证并受该国议员欢迎。


******************

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详介


谁有幸参加这个舞蹈大赛,谁有大福气!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