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咽气儿前望眼欲穿的愿望
 
林立
 
2007-6-21
 
【人民报消息】老江最近时常造出些假消息,证明自己可以不听胡的命令,想回上海就回上海。看来回不成上海是老江的一块心病。

今年一月份,明明老江在北京,却放消息说自己一月二十八日在上海西郊宾馆五号楼,举办「怀旧歌曲」晚会。 还虚张声势的说,朱熔基、李岚清、刘华清等四十多名原党政军高层参加,表明这些人还给他面子,他还指挥的动。并说江本人弹奏了《四季歌》、《夜半歌声》、《含苞玫瑰》等,跟真事儿一样。

邓小平生前不发这种消息,毛泽东每星期办舞会,从来不贴告示。因为他们不但不需要,而且还怕造成不良影响。江是缺什么,让文字枪手补什么。

老江当政时收获最丰的是春节,这两年最难熬、最萧条的也是春节。

老江体重一直莫名其妙的往下掉,请来哪个高明营养师调理也无济于事。张爱萍去世的追悼会上,江泽民和家属握手时,那俩胳膊跟柴火棍儿似的细。怎么解释呢?于是,老江发出一个消息,说请了两个营养师调剂如何减体重。呵。

今年,又一波掉体重高潮上来了,于是江泽民放消息说,四月十五日晚十时患急性肠胃炎,进上海华东医院高干楼留医。并说,「院方指:江泽民体重达九十二公斤,血脂高,保健医生要江减体重配合治疗。江泽民在沪,住在西郊别墅三号楼」。

患急性肠胃炎本来就在拉稀跑肚,「保健医生要江配合减体重」,这逻辑不通啊,江要两个人架着才能站起来,这松包样儿也不适宜频频往厕所跑啊,再说江管的了李长春在新华网上刊登什么,但自己那蛤肚蛙肠里的稀屎可不听指挥,它要指挥你啊。

另外,江住在什么地方曾广而告之过?没有。另外,没住上海为何非要逞能说在上海?为了让脑瓜子不灵活的上当,还给个具体地址,呵。这不就是打不过胡温,笔头子上找安慰嘛。其硬度力度还不如阿Q!

江氏小特务出文章说,现在北京市的宣传部长换谁都要江泽民定,并且说定谁定谁了,新华网一公布,江说定了谁,谁没在那个位置上。呵。

还有一个小例子,原来,江苏省政府出资六千万元准备兴建「江泽民故居」,但在动工前,今年3月份,突接上面紧急通知──暂停,等候上面「有关部门」通知是否兴建。直到今日,「有关部门」一直患健忘症。既然老江在高层的指挥能力到了太上皇的程度,怎么连兴建自己的故居都做不了主,还要等那遥遥无期的「通知」?

江嫡亲干将黄菊从死到烧、到定论的过程和结果都让老江尴尬万分。

为了表示自己心情很好,江近日又放出一个假消息,地点还是在上海。说五月四日、五日,江泽民在上海西郊宾馆举行了两场「朋友知己」聚会式的「江泽民之春」音乐会。

江这身子骨还能闹「春」吗?

因为实在太虚弱了,所以说音乐会进行了两场,说四日是怀旧音乐,五日是古典音乐。江说他即席演唱了《十字街头》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弹奏了《圆舞曲》。

别说没这事,就是有这事,八十多岁、兜着「尿不湿」、一身臊味儿、连生活都无法自理的人,发出的那动静儿,谁有胆儿去「享受」?

一月份的假消息还把朱熔基、李岚清、刘华清给连连上,朱熔基委婉的表示,「下次别这么干」。所以,这次虽然把两场宾客增加到一百二十人之多,但都无名无姓。

回上海,是江泽民咽气儿前望眼欲穿的愿望。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