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諾的事兒怎麼能當真
 
李回
 
2007-4-2
 
【人民報消息】最近讀到兩則新聞,讓人吃驚,再琢磨琢磨,又覺得這吃驚倒不應該了。

承諾的事兒怎麼能當真?

山西絳縣103名農民工近2年來到處奔波,希望討回被拖欠的近13萬元人民幣工資。在向運城市委反映時,2006年1月10日,絳縣副縣長陳力田滿臉誠懇的向維權抗議的農民工代表寫下書面保證:三天之內解決,否則從縣財政支出。然而時隔一年多,民工的工錢仍沒影兒。

3月8日當地媒體採訪陳力田時,這位副縣長神情自若的表示:「寫承諾的事兒怎麼能當真?!」看來這個黨性戰勝人性的黨官當副縣長太屈就了,李長春當廣東省委書記時,七大保險櫃的人民來信都沒有拆封,所以晉升當中共政治局常委。陳力田應該高升才對。

據《山西晚報》報導,被拖欠工錢的是絳縣鑫鵬鎂業有限公司的103名農民工。該公司2005年5月中旬停產,共拖欠103名工人129,943元人民幣工資。工人們多次追討,求助絳縣相關部門,但是貪官的衙門只對送錢的人開放,沒錢來上訴的,門兒都沒有。

人贓俱獲 謊言狡辯

無獨有偶,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天津薊縣的張海臣也親身經歷了中共這種無賴及撒漫天大謊的本事。

張海臣在天津薊縣經營食物批發買賣,2004年過年期間,患紅眼兒病的薊縣衛生局執法隊長王志勇讓他進貢一萬塊錢,被拒兩個月後王志勇派手下私自撬開張海臣的鋪頭倉庫門鎖,盜走了價值50多萬元的貨物。第二天,心中有數的張海臣趕到衛生局,在院子裡親眼見到自己被竊的貨物,贓物就在眼前,質問王志勇時,對方卻以貨物不合格辯稱,但張海臣的貨物卻實實在在是國家免檢產品。張於是向當地法院起訴王志勇,但案子已打了一年多,沒勝訴,張海臣持續對抗著這個官官相護的黑官體制,但是這個黑官體制卻越來越黑。

張海臣表示,一個滿口謊言的副科級就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左右案件,中共的刑事訴訟法對他們不僅沒有制裁作用,反而是個保護傘。在法庭上,我們怎麼說,法官就是不讓我們贏,案件到天津後,一個法官認定事實不清駁回薊縣重審,薊縣法院又是讓我們輸了,然後到天津一中院終審時又輸了,現在我們到高院了。看來說謊會成為一種習慣,從中央到地方,都已經不明是非,不辨真假了。

更不可思議的,經媒體記者求證,目前這位流氓成性的副科級隊長,依然安坐其位絲毫不受影響,繼續當「人民公僕」。

謊言最怕曝光

為什麼在中國,一個副縣長敢公然欺騙老百姓?且在媒體面前理所當然地表示其所做的承諾不能當真!因為上面就是這麼騙他們的,上樑不正下樑歪,這個縣長再怎麼騙,再面不改色張口即是謊言,也不過是個小騙子而已,大個兒的在上頭。

由此可見,中國人大代表在開會期間大談「誠信」問題,中國高考作文要寫「誠信」題目,「喪失誠信」、「道德問題」已經成為中國社會的一場看的見、無處不在的巨大危機。

為什麼在中國,一個副科級就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左右案件?九十年代初期,中國開始流行一句話──「我是流氓我怕誰」,這就是中共幾十年流氓治國的惡果──國家流氓化。伴隨著中國經濟的虛假繁榮,是整個社會道德的全面下滑。

靠流氓手段執政的中共,從本質上講也正需要一個流氓結構作為其生存的環境,因此中共用黨性把基層官員變成程度不同的大大小小的各種流氓,從上到下形成一個流氓共犯集團。

善良的百姓在中共統治下,受騙上當50餘年。中共承諾給人民「人間天堂」,給農民土地,給工人工廠,給知識分子自由與民主,盡是空話。結果卻是農民土地被強徵,工人被下崗,民主人士被監禁打壓,二億的中國人活在聯合國公布的每日生活費不足1美元的現實裡。今日中共利用更精緻的謊言妄圖迷惑善良的中國人。

謊言最怕曝光,對一個滿嘴謊言,動輒暴力相向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揭穿它的謊言,避免無辜的人再受它欺騙,然後與它斷絕關係,永遠不受它控制。二千萬人退出共產黨及其相關組織就是看清中共謊言後人民的抉擇。

(人民報首發)

聽我的,看新唐人晚會,你將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獲!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誰有幸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大福氣!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