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舞,中华神传文化的结晶
 
司晓荷
 
2007-3-28
 
【人民报消息】追溯中国舞的起源,最早的记载的是在五帝时期,那时是中华文明初始,是半神文化的开端,也是鼎盛时期其间流传下来的文化对人们的生活和思想都有着天翻地覆的影响,至今也是受益无穷。黄帝发明的“黄历”记日法一直沿用至今。仓颉造字等等传说至今为人传颂接纳。

而舞蹈更是应时而生的不可缺少的一项。史书中记载黄帝时期有乐舞《云门大卷》;尧帝时期有乐舞《大咸》;舜帝时期有乐舞《九韶》;禹 帝时期有乐舞《大夏》;传说禹创制了《九招》乐曲歌颂舜的功德,招来了祥瑞之物,凤凰也飞来,随乐声盘旋起舞。

我国古籍中,记载了不少乐舞的起源传说,仅在《吕氏春秋.仲夏记.古乐》一篇中,就有这样几则:

古帝颛顼(音:专续)在登上帝位的时候,听到四面八方熙熙锵锵的风声很好听,就命令部下“飞龙”仿效风声创作了“乐”,又令一人率先做乐工,造出乐舞。颛顼把这个乐舞叫做《承云》,用来祭祀天帝。

古帝喾(音:库)命令臣下“咸黑”创作歌曲《九招》、《六列》、《六英》,又命令“垂”创制了鼙、鼓、钟、磬、笙、管、篪等乐器,吹打起来,十分动听,凤鸟锦雉随着乐声跳起舞来。帝喾很高兴,就用来歌颂上天的功德。

尧立为帝的时候,命“质”创作乐舞,“质”模仿山林溪谷的天籁音响制作了乐歌。重击轻打石刀石斧,模仿天之玉磬的声音,于是百兽都跳起舞来了。

从仅存的史料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最初的乐舞本是“天籁之音”,人们只是通过“乐工”(当时的乐工也皆是神人)取录而已。这些乐舞用于敬天地,颂贤德,教化人的道德。这就是中国舞蹈的精髓。在随后的这些主题是舞蹈表现的内涵。流传不衰的《霓裳羽衣舞》《秦王破阵乐舞》等等,虽经千百年而依然不衰的乐舞皆是敬天,颂神,歌唱贤德,体现的是中国传统的文化的根本-“信仰为本,道德为尊”,这也是应承中华神传文化的经典。

到今天中国舞表现的内容可谓包罗万象,各种题材都有,表演技巧也是越来越高。但是另一个令人深思的现象确实越来越突出,就是舞蹈市场不景气,很多演出观者寥寥,拿最大的展示演员的舞台“春晚”来说,却越是年年走低,其间的舞蹈节目更是难以引得观众的注意。这使得很多的演员开始走低线自寻出路,酒吧,夜总会,都市的垃圾场所出演一些低级情欲,甚至色情的兜售,实在是可怜,可叹。很多人渐渐对舞蹈已经不再感兴趣。尽管每年有几万的舞蹈演员考入专业的舞蹈学校,竞争及其激烈,但是前景实在不可考量。这正是当今中国社会体制下引发的社会各种矛盾百出,大众精神萎靡的其中之一的表现。

熟悉中国舞的人知道,“中国舞独有的东西,就是它特别注重身韵身法,身韵就是人的神情和心意要表达的东西,身法指外形动作及韵律;中国舞讲究手、眼、身、法、步,还讲究形、神、劲、律;这些就构成了中国舞的表现必不可少的内容,也是身韵的基本要素。形、神、劲:形指外在动作,包括姿态、动作、以及连接,连接动作实际上是韵味非常充分表现的东西,一个动作到另一个动作的中间过程,就是最具古典舞的韵味特点的部份。神就是起主导作用的部份,要表现悲或喜,怒或乐,表现人物特征、情节故事。劲就是力量,舞蹈是有力度的,也是表达内容和情绪主要手段,其中有轻、重、缓、急、强弱、刚柔等的处理。”(引自:曹逸《艺术家谈中国舞及大赛(2):身韵身法独具》

本人认为,欣赏中国舞的关键是舞蹈中“神”的部份,这是关键所在,其他的身法技巧皆是为“神”服务的。而这部份也是舞蹈从诞生到“出炉”的关键,也就是舞蹈的内涵。

编舞的构思选材,立意都很重要,是表现善恶,美丑,光明,黑暗,还是喜怒哀乐愁,这就是舞蹈的“命”。

在中国目前的舞蹈荒漠中,今年的新唐人晚会,可以说独花奇秀,震撼了世界的各族裔。这可以说是个奇迹,超越语言,思维方式,习惯认识,传统的认知,道德伦理的标准,而被接受,并使观众不断受到震撼,唯一的解释就是内涵也即是舞蹈的“神”韵打动了观众,加上演员的“身法”,服装,灯光道具与舞蹈的“神”韵合为一体,取得的效果,使得舞蹈具有了超凡的生命力,感染着观众的内心。

其时,真正说到底,舞蹈也好,其他的艺术也好,生命力取自于人。编剧选好的题材,把自己对舞蹈的要求,见解,要传递给观众的信息,都编到舞蹈里,而演员是根据自己对编剧的要求,对角色的理解,容入自己的感受,用自己掌握的身法技巧合在一起传达给观众。而灯光道具,服装都是为表现舞蹈的韵意服务的,配合的恰到好处,就能把舞蹈演活,起到歌颂光明,美好,纯净,教化人们的道德情操的作用。

拿舞蹈《创世》来说,这个舞蹈讲述了主佛慈悲的率众神佛下世开创盛唐文化,救度众生的故事,同时揭示了中华神传文化的起源。因为是在表现中外预言和传说中的主佛率众神下世,怎样能够表现出那种庄严慈悲和光明的宏大场景,能让观众感受到那种信息,就是成功的。当大幕开启,人们就被天幕的设计感动了,太美了,光明无比,宏大的天幕出现了“大明宫”,周围的蔼蔼祥云,扮演主佛的演员似从天幕中走出来,背景和道具运用的出神入化。接下来众神跟随主佛一同下世,下世的众神随主佛创造了人间盛世大唐,整个舞蹈的场面光芒中透着庄重,威严中透着慈悲,这些感受都是通过演员的形体“身法”表现的,可以说这个舞蹈没有特别的技巧,但是韵意在演员表演中已经传递给观众。

这里的关键是除了天幕的宏大之外,演员的表演才是关键,扮演主佛的演员的上场,用的是比较快的行走步子,似乎给人的感觉是,这是很紧急的一件事情,即而众神也是赶紧跪下,拜见主佛,观众能够感觉到其中的严肃,主佛用手势相众神传递天机,这个过程也是很快的,随后众神随主佛一起离开天上,脚步也是很急,演员的脚步移动的速度,展现着这个舞蹈表达的主佛下世救人很急,整个舞蹈给人一种神佛慈悲,救人心切的感觉。接下来是主佛来到人间创造辉煌的大唐盛世。看到这里,人们对这种辉煌和美好一定是一种赞美,惊叹和向往!

如果用一个不信仰,不敬重神佛的人做这出舞蹈的演员,是无论如何也达不到这样效果的,就算是天幕和服装都不变,人们也只能感受到表面的惊奇和华丽,而内心的震撼却不会有。《创世》的主角刘伟在谈自己对这个舞蹈的理解时说,许多天国世界的佛、道、神坦然随主佛层层下走,冒着天胆来到三界人间。因为三界迷惑人,只有得正法修炼、圆满回升,才能返回天国世界。万王之王带领众神下到人间,演绎人类文化,节目中表现的就是大唐。为什么要选大唐呢,因为唐朝是中国古代最鼎盛时期,皇帝是李世民,背景是皇宫的大明宫。刘伟说:我本身也是一个修炼人,演出中扮演了上界觉者从上界、到天国、下人间的过程,感受到了一个佛的慈悲。为了救度世人,吃了很多的苦,受了很多的屈,遭了很多的罪。一个大觉者,从那么神圣、圣洁的地方,来到浑浊、甚至是肮脏的三界,自己只能从一个修炼人来感受,演出中从内心怀着对主佛的一种崇敬的感觉,也希望大家多能得救,不辜负这万古机缘。每次演出前,我都要花时间努力克制自己,不让热泪流躺出来。

可见演员心中的感动会通过眼神手势等身法传递给观众。《创世》的演出也确实是起到了这样的效果。

在日本的演出时很多观众为此而感动。

日本两大通信社之一的时事通信社解说委员堀庄一在中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晚会所有的节目,每一个都让人感动,都是日本所没有的东西。西藏、蒙古的舞蹈非常吸引人,中国的文化历史尽显,非常华丽,非常让人感动。《创世》这个舞蹈很有中国特色,但,我认为这个舞蹈不只是适用于中国,也适用于全世界。”

穿着和服的整装师小野婆婆表示,看到《创世》第一幕佛祖下世那一幕时,心中一震,那种触及心灵的感觉,印象最深刻。另外她还说,整个表演给人感觉很优雅高贵,与以往不同,以前看到的犹如杂技团。

澳洲首都堪培拉的第二场演出继续在当地民众引起轰动。堪培拉时报的艺术编辑海伦.穆萨(Helen Musa)对这场节目的演出非常赞赏。她说,“《创世》描述了一个美丽的梦想,把这个节目放在开场非常有创意,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原以为我会听到非常多的语言表述,但事实上却是此处无声胜有声的神秘气氛。比语言的表达更有效。”

在纽约无线电城上演时,第一个节目《创世》的帷幕在曼哈顿无线电音乐城拉开,天国世界的宏伟的景象一展现,会场内马上欢呼一片、掌声群起。

Magola Spiegel是Macy's的商品采购员(Merchandise Buyer),逾70岁的她常到世界各地旅游与看表演,她道:“这场新年晚会制作得非常杰出,每件事都是太完美了,可谓全球第一而毫不逊色。从整场表演学到了人要诚实、正直、有纪律、尊重,还有人类应该过正统有品质的生活,那是人们要有好的言行举止,以及遇到好事或坏事时要如何处理与面对。” Melba Pichardo说:“喜欢所有的演出,每个表演看起来都精雕细琢。从节目上也学到了神的高层境界,特别喜欢第一个《创世》的演出,剧情传达人来自高层生命,

82岁的退休老兵宁先生说:“由《创世》的表演,把天人合一、神界的艺术表现出来。我们在舞台下看戏,也感到是表现人神同在的现象。演员们也表现出属神的特质,这种美不是一般的美,是属于神的美丽艺术境界。……”

很显然,一个内心充满名利欲望的人是不可能用纯洁的表情、眼神、身法表演大慈大悲的神佛的庄严的。

现在科学研究思维是一种物质,也可以在空间中传递,平时人们能够感受到周围人的想法,能感觉到别人想法、表情让周围的环境舒服或难受。而这些由信神佛甚至本身就修炼的人,即能时时感受到佛庄严和慈悲的人来扮演舞蹈中的神佛,那自然也就是那种敬重和慈悲的 一种尽力的表现吧。

来自澳洲的现任新唐人艺术中心艺术总监、神韵艺术团的领舞和编舞李维娜,17日随团返澳演出,成为媒体关注的聚焦,ABC国际广播电台抢先采访了李维娜。

她说……“所以,〔演出〕并不只是一直在重复,很幸运的,不是每场演出都重复一样的东西。而是有创意,能在你用心去感受的每一刻触动自己”。这就是人们现在能够感受到震撼却说不出来的原因吧。

许多现场的观众也感受到了,移民澳州 十余年的华人SUE和贾文立先生,在看完周五场的演出后,马上买了周六的票,他们都想弄明白,自己内心深处那种无名的感动,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这台 晚会会让自己泪流满面?

整台晚会带给人们的是惊喜,感激,感动,震撼,这些不仅仅是人们有机会观赏到真正中国舞的的独特的身法,美丽的天幕,漂亮的服装,而是真正的舞蹈的“神韵”,就是舞蹈表现的敬天敬神,光明美好,善恶必报的永恒的主题和那些作为演员的一份子内心对神佛的敬重和修炼人对慈悲的感悟,对生命的珍惜的体悟而通过中国舞独有的身法传递给观众,所引发的综合效果吧。这也正是如今的尘世中的人们内心深处最需要的精神信仰。这也是晚会虽经历各种来自中共的阻碍,以及横跨空间和时间给演员所带来的疲倦,而仍能获得成功,并能震撼人心的原因。

正像晚会的另一个舞蹈《迎春花开》所表现的意境一样:虽然严冬还没过去,春寒依然料峭,但是迎春花就这样开了,在巍巍的寒风中坚强的开着,因为这就是她生命的本性,是“领春”的使者,是报春的先驱。尽管春寒未过,但是她已将春的信息传至大地,天上,人间,那么人们必定坚信,经过严冬,百花盛开的日子就将到来。

中国舞,中华神传文化的结晶。


---------------------------------------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及全球29城市售票

新唐人電視台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