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菊突现两会亮相的背后(图)
 
乔劁
 
2007-3-22
 

江及其亲信都舒服不了!
【人民报消息】两会官方唯一有黄菊信息的是3月8日,黄菊到上海代表团驻地。

虽然5日黄菊突然出现在人大主席台上,因为他没有征得政治局的同意而自己擅自从上海来的,并且还高调携带老婆一起来,所以胡温离座时都没有跟黄菊握手,怕引起外界的错误解读。

病情反复趋向恶化的黄菊私自决定要去北京开会,医疗组一面劝黄菊不要去北京,一面向北京做了汇报,北京并不同意,但黄菊坚持参加,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会议,很想见见同志、代表,今后机会就渺茫了。

到底黄菊来不来,没有人知道,这就是为何本届政协大会发言人吴健民在3月初举行的记者会中,曾被动表示,「相信」黄菊将会在两会(政协及人大会议)出现。但在政协会议开幕大会中,黄菊并未出现,直到5日人大开幕式才出现在主席台。

由于身体过度虚弱,医生无法保证黄菊乘飞机在高空中无事,所以黄菊乘坐火车专列去北京的。黄菊专列挂了四节车厢:一节黄菊专用;一节随行医务人员八名、随行人员及警卫十五名,一节医疗急救设施;一节备用。

黄菊此次露面并没有在新华网公布出来,老婆在妇联亮相也没有被报导出去,上面下决心要保持沉默。

从主席台上下来,新华网没有给黄菊半个字。医生根据黄菊的身体状况要求他返回总医院休息,但黄菊死不甘心,坚决要求再次露面,说要见上海代表团,哪怕半个小时也行,而且强调:「不要使我增加遗憾的一页」,也就是说,不要让我死不暝目。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最后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才勉强同意了黄菊的请求。

政治局常委出席两会要再申请,这在过去是常务副总理黄菊想都不会想到的,这说明江泽民已经彻底失势。另外,黄菊没病那会儿,他「常务」什么了?除了得个「黄色」市委书记和「四季发情」的绰号外,只会拉山头搞宗派,搅局。


上海社保基金让黄菊有后顾之忧。
为了逼新华社报导自己的消息,也就是为了临死前证明自己没有问题,黄菊8日去上海代表团前,要求对周遭进行大清场,除中共两大官方媒体新华社、殃视两家记者留下外,其它中外媒体一刀都切下去了。他要迫使中央把他出来的信息刊登出来。

据动向杂志3月刊透露,黄菊在上海代表团停留十二分钟,黄菊公开反驳中央对上海的整顿,他说:「上海近年建设、发展,对全国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上海干部队伍整体是好的,是能经受审查的。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领导班子整体是好的,上海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满意度是公开的。上海的发展和业绩是不能抹杀或否定的」。黄菊利用这有限的生命时光不但私自给上海官场定性,而且公开与胡温唱反调儿。

到了自己出席会议都要申请的地步,黄菊还打肿脸充胖子的说:我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也许是最后一次会见,有什么要求、有什么意见就提出,不要有精神上的压力。俨然是权力在握的口气,只不过黄菊讲话时上气儿不接下气儿,又气又急,呼哧带喘,暗示着他的生命之旅已经到了尽头。身旁医生怕黄菊突然昏过去,于是不停地劝:「慢些、慢些!」

最后,韩正在会上补充了黄菊为何出席人大会议的原因,他说:老书记上京出席会议,体现了不凡的意志、毅力和信念,也对外界各种政治谣言、蓄意挑拨,是有力一击。他特意回上海团看望大家,除了对上海的深厚感情,也是对上海的鼓舞和期待。

黄菊临死还在鼓动上海帮与胡温对着干,要降职的韩正也不想当和谐社会的善碴子。中国有句老话:人将亡,其言也善。看来这句话用在黄菊身上是「无地放失」了。


(人民报首发)

听我的,看新唐人晚会,你将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新唐人全球中国舞舞蹈大赛详介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