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触到老江心底的那块哆嗦肉(多图)
 
门礼瞰
 
2007-10-4
 

作家张爱玲。
【人民报消息】近来江泽民为《色,戒》这部电影而忧心如焚。

江实在想不到张爱玲死了那么多年,突然有人想起她来,还要研究她的作品,以致于研究到自己身上了。

对于获大奖的电影《色,戒》人们有很多争议,尤其是它的色情尺度连美国都要求17岁以下未成年的人禁看。但现在没有床上戏的电影就不上座,所以导演李安把张爱玲书中一笔带过的「色」发挥到最大限度,而「戒」的是做汉奸却很少有人注意到。

但当过汉奸的老江注意到了,因为这部电影的男主人公丁默村是江害怕提到的人物。而有人引伸提到的汉奸特务李士群更是老江心底最深处的那块哆嗦肉。

《色,戒》被刺杀主角是日伪特务头子


刺杀日伪特务头子丁默村
的郑苹如。
《色,戒》这本书是张爱玲根据1939年上海滩重大花边新闻而写成的,她的来源是内部消息。电影《色,戒》女主角佳芝的原型是23岁的上海名媛郑苹如,而男主角的原型则是日伪特务头子丁默村。

上海名媛郑苹如生于1918年,中日混血。当年上海第一大画报 “良友画报”曾将其作为封面女郎。上海沦陷后,她秘密加入中统,利用其得天独厚的条件,混迹于日伪人员当中,获取情报。后参与暗杀日伪特务头子丁默村,暴露身份被捕。她一口咬定自己为情所困雇凶杀人,成为当年上海滩重大花边新闻之一。1940年2月,被秘密处决于沪西中山路旁的一片荒地,连中3枪,年仅 23岁。

江泽民父亲是日伪汉奸

江泽民为何怕《色,戒》这本书,因为此书专门提到被刺杀主角是日伪特务头子丁默村,而江泽民与其父江世俊都是日伪特务。

1940年,江泽民的父亲、商界文人江世俊投奔南京汪精卫伪政府,但为防备有朝一日侵华日军战败后,国民党卷土重来,于是江世俊放弃自己原来的名字不用,而改用大号「江冠千」。

江世俊主持伪中央政府宣传部日常工作,他把全部的心血研究用于法西斯宣传上。他也深深懂得了舆论的力量。每日总不忘抽出一些时间,对江泽民进行教育。江泽民任上海市长开始起就把姘头陈至立调到市委管宣传就是受其父的影响,紧抓舆论工具不放。


江泽民两代汉奸特务。
江世俊一手策划了“大东亚圣战太平洋战绩展”,利用他学到的宣传技巧和电机知识,用声光演示日美之间的空战和海战,日军开炮,美机中弹坠毁,模拟得栩栩如生;《奇袭珍珠港》的巨幅油画,占满墙壁,战云蔽空,零式战斗机黑蚊一般俯冲起落,显示日军武士道精神,以及天照大神保佑的“武运长久”,让观众感到侵华日军不可战胜,会永远留在中国, “歼英灭美”指日可待。

同时江世俊还参与策划了抗击英美的电影《万古流芳》,高酬聘名导演,请形象高大的明星高占非演林则徐,完全按侵华日军仇美需要改造历史。

为粉饰太平,让市民淡忘几年前的南京屠城,江世俊还搞民俗形式的宣传,利用佛教文化“盂兰盆会”,大放河灯,在报导中渲染秦淮河中,玄武湖上,绿波中一片莲灯花海,南京市民观者如堵,挤满秦淮两岸、夫子庙前,于无形中被麻醉洗脑,沉醉于“太平盛世”。

江世俊负责的日伪宣传部编创通俗儿童歌曲,深知洗脑要从娃娃抓起,用“宝刀如电气如虹,为争一盛荣,”灌输儿童为“民族”昌盛富强可以杀人和发动战争;用 “千里万里,大风扬扬,”歌颂侵华日军进军亚洲千辛万苦,为争取东亚民族解放在大风中长途跋涉,英勇牺牲;用儿童读物连环画《英美侵华史》,煽动对英美的仇视,歌颂“大东亚共荣圈”,“亚洲人民齐努力,歼英灭美竟全功”。(《江泽民其人》二

在江泽民三权在手之后,他任命陈至立当教育部长,给孩子们洗脑,企图在教科书中把岳飞和文天祥排斥出民族英雄之列,并美化遗臭万年的卖国贼秦桧。江还斥资三千万美元,让自甘堕落的导演张艺谋拍出了美化暴君秦始皇的影片《英雄》。这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手笔,既有他老子当年对他的影响,又结合了江后来学到的中共宣传手法,在1999年后镇压法轮功高峰期其财力投入竟是全国年财力收入的二分之一。应该说江世俊所编造谎言的范围和深度是无法与手握党政军三大权的江泽民相比的。

江泽民是丁默村手下的日伪特务


江的老上级、日伪汉奸特务头子
丁默村。
侵华日军间谍总头目、陆军大将土肥原贤二有个得力助手叫丁默村。中共建政几十年来几乎没有人再提到他。但李安拍摄得奖的《色,戒》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这是个日伪特务头子。喜欢色淫的江泽民没有想到,台湾导演李安大玩儿色情把他给玩进去了。

当年丁以战略方案《上海特工计划》毛遂自荐,得到土肥原贤二的重用,于上海基斯菲尔路76号成立「特工总部」,丁默村、李士群分别任正、副主任。

丁默村一共办了四期未来日伪干部培训,每期人数不等。江世俊见缝插针,力荐其子江泽民, 江泽民参加了第四期培训,正式成为日伪汉奸特务。

1942年6月。「特工总部」副主任李士群接见了伪中央大学青年干训班(秘密)第四期成员,当时一共23人合影。第二排左五即为江泽民。

1945 年9月3日,日军战败投降,国民党政府在9月26日颁布《收复区中等以上学校学生甄别办法》,对日军侵华时的沦陷区公立专科以上的在校学生进行甄审。同年10月,国民政府教育部颁布命令,将上海交大、重庆交大和南京中央大学三校合并为一,以徐家汇的上海交大为校址。由于南京中央大学和上海交大等六所院校被列为汉奸伪学校,其在校学生为伪学生,均要进行甄审,此时江泽民吓的屁滚尿流,突然离校逃跑。

江泽民逃跑到江西永新棉花坪这个不起眼的小地方。由于逃时匆忙,江泽民身上仅有的钱都花光了,流落街头,被当地一位农民收留,他在那里一躲就是半年多的时间,后来风头过去,才敢与家人联系。走之前,江在那位农民家的一本旧医书上写下,如果今后他发达了,一定回来看看之类的话,并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江当中共总书记以后,曾去过井岗山,途中就在永新待了一天,而且特意去看了一下棉花坪他住过的地方。但随行人员都不知道他为什么熟悉这样一个小地方,也不敢问江为什么要去看看。那位农民的后人也非常纳闷这么大的官到自己家里来看什么。1997年,直到那家人找到了那本江签了名的旧医书才大吃一惊。

老江的秘密被重提

近来江泽民为《色,戒》这部电影的轰动伤透了脑筋。他现在最怕的是影片的上映。不希望隐瞒了几十年的秘密被重新抖出来。

确实,这不比别的,日伪汉奸特务是中国人最不可原谅的,而江泽民是郑苹如刺杀未遂的日伪特务头子丁默村的老部下,江现在倒霉到坐的轮椅都时常卡壳儿。△

(人民报首发)


新唐人电视台首推「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