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佩斯:一提春晚就發冷(圖)
 
三子
 
2007-1-30
 

想當年,老搭檔陳佩斯(右)和朱時茂。

【人民報消息】陳佩斯已經有9年沒有上春晚了。他回憶起上春晚的那幾年,一到過年就像過關一樣,現在都不想提,“一提就發冷,讓我渾身緊張”,主要原因是臺下坐著的都是當官的。哪句話侃錯了,那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據新聞晨報1月30日報導,陳佩斯說起春晚時坦言,最近幾年過年時都陪著父母一起過,沒“顧上”看春晚。還表示,就算看了也不能隨便點評。

陳佩斯幹什麼呢

剛從春晚鏡頭中消失那陣子,陳佩斯開始跑單幫,致力於自己喜愛的舞臺喜劇創作,開始幾步也不易,但越搞越紅火,也開始賺錢。

陳佩斯透露,日前他們在廣西演出的《托兒》是國內第一部原創喜劇舞臺劇,也是陳佩斯喜劇三步曲的第一部,2001年首演。當時集聚了朱時茂等一幹明星。而現在經過了再加工,而新版的《托兒》演員班底除了陳佩斯和秦焰外,其他四位主演都是新鮮面孔。
  
陳佩斯說,他們在廣西演出時,觀眾都笑瘋了,差點沒笑趴下。演員就得是人來瘋,他說觀眾的瘋勁使得臺上的演員也越演越瘋,把原來該假打的巴掌都打成真的,而且非打響的不可。

中共什麼都用“托兒”
  

他表示,觀眾真實的笑聲是“托兒”笑不出來的,“春晚的笑聲都是假的”,都是專門安排的人在笑,雇一幫子人假笑,和看他們演的喜劇的觀眾發自內心的笑完全不同。

其實陳佩斯不說我們也知道,年年都看春晚,年年都邊看邊罵的人都知道殃視搞的這一套,有的節目根本不值得一笑,卻忽然“轟”的出現一陣整整齊齊的爆笑,來的快收的快。

其實,中共什麼都用“托兒”,仔細想想有不用“托兒”的時候嗎?沒有。連宋祖英到國外貓叫演出,那票都不敢賣,都是使領館的人發出去的,誰買單?是咱國內老百姓。中共的頭兒去哪個國家不是使領館的人花錢找人當歡迎隊伍,拍攝下來騙咱。連個人權展都要發票子,訪民想進去看看,都被打出來。

黨領導一切

陳佩斯說十幾年前,自己剛剛小有名氣,被邀請加盟春晚,當時大家一塊兒商量怎樣弄個像樣的晚會。後來創作者的意見總被打回車,就和春晚漸行漸遠,最後徹底決裂。

現在我們還記的,陳佩斯和朱時茂搭檔演的賣羊肉串、吃麵條那些精彩的表演,讓人回味無窮。而後來趙本山的小品就越來越低級,還有姜昆那慘不忍睹的相聲,那哪兒是藝術啊,簡直是直接掐你膈肢窩!

拜師學藝的徒弟難尋

新聞晨報1月30日報導說,陳佩斯表示,以前一直想怎麼開創天下,現在就想著怎麼把這門藝術傳給年輕人。他表示,一旦有好苗子,自己都會讓出《托兒》中的角色。
  
不過他對目前的狀況表示悲哀。他說以前是等著徒弟上門來拜師父,現在是他這個師父要擦亮眼睛上門去找徒弟,“現在衝著文憑去學藝術的年輕人太多了,但是衝著藝術拜師學藝的人實在太少了。”

尤其是江澤民三權在握時立下文藝界的潛規則之後,使文藝界迅速墮落。持中南海紅卡的小姘頭宋祖英活生生就是個例子。她們認為,本事再大,演的再好,傍不上大官也白搭。宋祖英唱歌走調都能上外國開「個唱」,不陪睡能行嗎?!

(人民報首發)

聽我的,看新唐人晚會,你將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獲!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演出精選及全球30城市售票
新唐人2007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場售票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