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除夕夜
 
作者:劉曉波
 
2006-1-29
 
【人民報消息】今年除夕夜,所謂的艷俗的「盛世春晚」,無論包裝得多麼花枝招展、媚態萬千,也可以不看不聽,但開禁後的爆竹聲那麼肆無忌憚,恍如北京城除夕夜的灰蒙蒙天空突然爆炸,不由你不聽。

春晚主持人照例要送上春節祝福,給十三億國人,給港澳臺同胞,給海外華人拜年;晚會也照例收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拜年,來自駐外使館,來自留學生,來自海外華僑。今年春晚的高潮之一,是為胡溫政權的對臺政策造勢,拿著「國寶」向臺灣賣嗲,揭曉統戰熊貓的命名,最後勝出者毫無懸念,自然是「團團」、「圓圓」。

然而,就算假定臺灣有些人會欣然接受「團圓」的善意,但正如臺灣著名作家龍應臺給胡錦濤的公開信所言:「請用文明來說服我。」言外之意,只要大陸的政治制度仍然與文明為敵,送給臺灣再珍貴的國寶,兩岸的「團圓」也只能是一廂情願。因為,臺灣人大都清楚,中共政權拿出憨態熊貓,僅僅用於對外統戰,而對內卻是猙獰的狼牙!

在本該闔家團圓的除夕夜,大陸政權反文明的醒目標誌,就是製造了太多破碎的家庭,毀掉了太多母親、妻子和兒女的幸福。

已經熬過了十六個令人心碎的除夕之夜的六四難屬們,這些失去親人的母親們,在這個闔家團圓的除夕,她們卻要含淚祭奠仍然不得瞑目的冤魂。

在這個野蠻政權的治下,那些遭到殘酷迫害的法輪功信徒的家庭,那些被高墻隔絕的異見者家庭,那些死於礦難的礦工家庭,汕尾血案中被罪惡子彈擊碎的家庭,這個除夕也不會為他們帶來團圓的歡樂,而只有怨恨、委屈、眼淚、孤獨、甚至絕望。

師濤被判十年,他的老母親高琴聲,僅僅為了方便探監,她把自己的家從千里之外的銀川搬到師濤服刑地的長沙。已經有兩個除夕之夜,別人家的歡聲笑語和響徹夜空的鞭炮,愈發凸現出老人家中那無聲的淒涼。

被判二十年重刑的喻東嶽和胡石根的家庭,楊子立等新青年學會四君子的家庭,何德普、許萬平、鄭貽春、張林、楊天水、趙岩、楊建利、鄭恩寵等人的家庭,皆被高墻分割成兩半,一邊是有形監獄裡煎熬,一邊是無形心獄中煎熬,特別是對於獄中人的妻子和年邁的母親而言,這樣的除夕,不是節日,而是夢魘。

和幾乎擁有所有有形的權力、財富和專政機器的中共政權相比,這些人除了擁有自己的信仰和言論之外,幾乎一無所有,卻僅僅因為堅守自己的信念和發表不同的政見而被這個龐大的政權視為敵人。在中共高官表演與民同樂的政治秀之時,在央視的盛大化裝舞會熱播之時,在其他人都可以闔家團圓之時,他們卻深陷牢獄,他們的親人也在獄外承受著恐怖政治的威逼,忍受著家庭破碎的淒苦。

現政權企圖用經濟高增長和虛構出的盛世幻覺,來掩蓋當下中國的巨大裂痕,一邊是塞滿所有媒體「和諧社會」的輿論泡沫,一邊是恐怖政治不斷地製造著破碎家庭。專政機器把人投進大獄還不算,更要一年年地碾壓著來自破碎家庭的抗議。

同時,不同於毛澤東時代為中國建立的革命監獄,鄧小平發明的跛足改革,把毛式監獄改造為鄧式豬圈,用自上而下的恩賜換取自下而上的感恩戴德,實質上是在權貴們被餵得腦滿腸肥之後,用殘羹敗葉來溫飽百姓。鄧式豬圈養育著唯利是圖且冷漠麻木的人群,一代代地旁觀著同胞的受難和制度的罪惡。

這樣的太平盛世,正在被高科技春晚包裝成流行甜點。每年除夕,那些被主旋律導演的笑容和掌聲,操控著一場別無選擇的狂歡。

然而,無論是手握重權還是腰纏萬貫,也無論是學富五車還是時尚明星,更無論是基於怎樣的理由,誰自覺幸運地趕上了盛世,誰就是在用出賣人性來參與了邪惡制度的共謀。

相反,無權無勢也罷,一貧如洗也好,誰在闔家團員之際還惦記著那些破碎的家庭,哪怕只是默默地為受難者祈禱,誰就是在堅守人性的底線。

2006年1月29日於北京家中

(大紀元首發)〔原題目:除夕夜,記住那些破碎家庭〕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