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院高官匯入退黨潮 軍中發出解體中共聲音
 
2007-1-25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引發中國大陸空前規模的退黨大潮,至今聲明退出中共組織的人數已接近1800萬。中共大勢已去、解體已成定局,各級黨政軍官員紛紛為自己、為國家的前途尋找出路,他們通過不同渠道與海外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聯繫。
  
據大紀元記者王珍報導,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發言人高大維博士總結2006年中國大陸九評與三退形勢時指出:「中華大地民心覺醒,中共軍心動搖,黨心崩潰。中共邪黨的解體已是歷史的必然,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逆轉。」

《中共終局前的一天》

中共解體已成為大多數中國人的共識,各界開始討論終結中共的具體方式。
  
不久前,前新華社駐巴黎特派記者、前法國國家廣播電臺中文部主任吳葆璋先生髮表了一篇虛擬新聞,題目是《中共終局前的一天》。報導說:「以何許仁為首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今日在北京召開特別黨代會,正式向全黨建議:告別歷史,放棄馬列主義意識形態,另立新型現代化政黨─中國人民黨。」
  
這條虛擬新聞引起部分人士的關注。吳葆璋在與《中國事務》總編伍凡的電話交談中表示:我希望我所虛擬的故事能夠實現。這個問題是我思考了很多年。也可以說我所虛擬的故事是給中共指出一條解決中國問題的道路。至於有多大現實的成分,在中共高層我不知道。據我所知,在中層司局級的官員中有把中共改成「人民黨」的想法,人數還不少。 伍凡分析,這種人在高層中也有,現在比較隱蔽、沒有公開而已。
  
前中共黨魁毛澤東曾說過一句,現在看來的確是一語成讖:「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在蘇共解體前,蘇聯也爆發了大規模的退黨潮,當時葉利欽公開退黨後,反而高票當選俄羅斯總統。
  
最近葉利欽在談到蘇共解體時表示:「這是一個已經被確定了的歷史過程,一個無法逃脫的過程。我們都知道,亞歷山大帝國、羅馬帝國和奧斯曼帝國,這些歷史上的強大帝國,都無法逃脫自己的歷史命運,蘇聯也是一樣,它的解體已經被天定了。」
  
據現居莫斯科的評論人士吳興觀察,俄羅斯近期出臺的一系列針對中國的新政策,以及俄羅斯高層官員講話,他認為:俄羅斯可能覺察到中共即將解體。

中共各級官員紛紛退黨

在香港、東南亞地區,最近出現了中國大陸游客整團、整車退黨的現象,而出國旅遊的相當部分人是中共各級官員。 李大勇博士說,中共高官比老百姓更明白中共政權搖搖欲墜的真實情況,他們現在主要通過出國和退黨兩條途徑脫離中共。所以,有一些官員出國後就不回去了。
  
一位化名「清湧」的機關幹部在退黨聲明中表示,他經常有出國的機會,2005年出國時鼓足勇氣帶回一本《九評》。2006年,他再次來到美國,看了大紀元等報紙,於是決定退出中共。他對賈甲公開起義的勇氣表示欽佩。
  
高大維博士指出,中共一直在掩蓋和否認退黨潮,但中共高官最相信退黨的真實性。中共已經不行了,這是他們的共識,他們當中很多人也希望通過三退方式和平解體中共。
  
中共最高學府──中央黨校曾暴發25名官員集體退黨事件,其中包括正副部級、局級、處級官員及普通幹部。他們呼籲其他的中共各級政府、機關各級官員,勇敢站出來退出中共,讓中國更早跨進民主、自由、人權、法制的美好富強的國家的行列。他們表示,中央黨校兩千多職工中,90%黨員如果條件允許都會退黨。

此外,在大陸還曾發生河北、山西、遼寧、吉林、黑龍江的47位前中共軍官集體退黨事件。這47位轉業軍官中,副師職1人,正副團職4人,正營職6人,副營職及以下的有36人。他們表示:幾年前轉業到地方後,經濟政治待遇盡失,生活困苦,上訪無門,在退黨大潮的感召下,大家決定集體退黨。

據高大維博士介紹,2006年7月,一名中共海軍高層在用真名退黨後(因安全考量已用化名處理),還給海外退黨中心提出如何推進退黨潮的建議。

國務院高級官員對中共絕望
  
退黨中心發起人李大勇博士表示,據他所知,到現在為止,中共很高級別的官員退黨還是通過化名。他們有的是自己打電話到退黨熱線,有的是委託心腹秘書或家屬登記退黨。他們對中共非常絕望。
  
一位30年代入黨、曾在國務院和公安部任要職的高級官員,2005年3月以化名劉士退出中共。他表示:「經過這麼多年的政治運動,一幕幕慘不忍睹的人間悲劇在上演著,直到21世紀的今天。尤其是對法輪功的迫害,使我徹底的對共產邪黨絕望了。」
  
「我了解許多中共內幕,知道得越多越絕望。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我不能講得太多。」他說,其實現任許多中共領導人,對法輪功受到的迫害很了解。他對這些中共領導人的沉默感到痛心。

他最後表示:「為了我的靈魂能在另一個世界中安息,現特請我的晚輩代為我用化名,嚴正聲明退出共產邪黨等一切有關組織,徹底決裂,所有誓言全部作廢!」
  
還有中共國務院某辦公室的一名官員,以化名「華天明 」退黨,他在退黨聲明說:「無可奈何當打手!!!!對不起了,中國人民!!唯望共產黨早點死亡。」

軍中發出解體中共的聲音
  
2006年5月,中國軍隊有識之士以「軍中聲音」的名義連續向海外網站發出八篇文章,詳細地闡述以和平方式或政變方式解體中共的策略,以及解體中共的3個模式。
  
文章說,「目前海內外對結束中共一黨專政的統治的願望非常迫切」,「中共將以何種形式解體呢?不外乎兩種,一種是由下而上,這種是可怕的,由下面起義必將是幾年的內戰……另一種是由上而下,就是中共內部某上層人士宣布中共解散,或是局部政變,另組新黨執政……後一種是和平轉型,對國內經濟、民生方面衝擊最小,誰都樂而見之。」
  
「軍中聲音」分析:「中共內部如要宣布解體中共,必然是突如其來的政變類型,即便是胡錦濤或是誰越過他宣布,也估計是聯合軍方共同政變。」
  
「軍中聲音」呼籲海外華人、專家學者及民主力量創造內部和外部條件,為解體中共及未來中國做好相應的準備工作。這些工作主要包括:讓大多數中國人了解中共的本質,拋棄中共。當以某種方式解體中共發生時,媒體和民眾能迅速認同並配合。同時要做好後續治國方案,穩定中國的局勢。對國際社會來說,要及時發表聲明支持解體中共的舉動,立刻承認過渡政府。

「軍中聲音」不簡單
  
作為對「軍中聲音」的回應,現居海外的十幾位中國學者伍凡、袁紅冰、唐柏橋、李天笑、盛雪、黃翔、謝田等於2006年7月創辦了「未來中國論壇」網站,為「軍中聲音」及其關心者提供交流的平臺,現在註冊會員已有3000多人。
  
「未來中國論壇」發言人伍凡先生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軍中聲音」的文章發表後,解放軍總政治部一連發了5個文件,要防止軍隊政變,可見是有對應的。「軍中聲音」不是泛泛之輩,他們是有動作的。但他們是誰?目前我們還不知道,也沒有與他們聯繫。
  
伍凡說,中共軍方改革派一直有聲音要求軍隊國家化,要求走西方國防軍的道路。如何證明這一點呢?

他說,首先,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發表過文章,《解放軍日報》也發表過社論,批判中國軍隊走西方化的思潮,一再強調軍隊要服從黨的絕對領導。這就證明軍隊裡有一批人,而且是有相當地位的人有這種要求,所以才需要總政治部、解放軍日報寫文章回應。第二,中共軍中一位中將曾在網上發表過文章,明確要求政治改革。而這位中將敢於這樣寫並發表出來,而且沒有受到任何處份,高層肯定有人支持他。
  
伍凡指出,「軍中聲音」有可能是中共軍方改革派的代表人物。

三退走向公開化
  
《九評共產黨》發表不久,中國大陸就有一批維權及民主人士公開真名退出中共組織,如胡佳(北京)、曾寧(貴州)、東海一梟、黎小龍、薛振標(廣西)、李建輝(南京師範大學學生)、 冷萬寶(吉林)、王文江(遼寧)、全力(黑龍江)、 張明及黃曉敏( 四川)、許萬平(重慶)、馮建新( 新疆)、丁貴雄(內蒙)、劉飛躍(湖北)、沈良慶( 安徽)等。
  
2005年12月13日,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公開發表退黨聲明在海內外引起強烈反響。高律師宣布:「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據全球退黨服務中心透露,大陸一位將近80歲的離休老幹部托友人在大紀元網站上以真名發表了退黨聲明。後來他得知別人有一個16位查詢密碼而他沒有,感到不放心。友人上網查到了他的聲明全文,打印出來給他看,與他手寫的原稿一字不差。但是老人還是放心不下,他想得到一張退黨證書。當退黨服務中心告知,如果把他的名字印在退黨證書上寄到大陸,會存在一定風險。他托友人回覆,既然敢用真名發表聲明,就沒有什麼可怕的了。這麼大年紀,一切都無所謂了,盡可以把名字打上,也可留給子孫作紀念。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發言人高大維表示,2006年退黨的一個特點就是,許多大陸民眾開始使用真名。三退走向公開化!
  
鑒於現在中國大陸很多人主動要求以真名三退。2006年12月28日,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發表「順應天意民心 尊重實名三退」的公開信。
  
公開信指出,從即日起,退黨服務中心將順應民心,對於主動要求真名三退的世人,必要時提醒他們可能存在的風險,並以尊重他們自己的選擇為主,敬佩他們在特殊的歷史時期顯示出的強大道德勇氣。但退黨中心仍然不主動要求使用真名。
  
兩年前發表的《九評共產黨》和大紀元鄭重聲明均已明白向世人指出,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退出中共是不與邪惡為伍的精神覺醒,是「天滅中共」到來時生命的自救,也是中華民族和平過渡到沒有共產黨社會的最佳方式。



---------------------------------------------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演出精選及全球30城市售票
新唐人2007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場售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