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共衛生部發言人言辭看罪惡的真實性(圖)
 
歐陽非
 
2007-1-19
 
【人民報消息】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中共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專訪中,面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不讓海外獨立調查團入境大陸的指控,提不出反駁證據,卻反覆誣蔑法輪功學員。

到底是誰在造謠呢?

還是這個毛群安,曾是在國際聚光燈下公開向全世界撒謊的人。二零零六年四月十日,在回答記者提問時,他否認海外傳媒報導大陸隨意取死刑犯器官進行移植的說法。他稱,大陸移植的器官來源,主要來源於公民在去世時候的自願捐贈。

半年之後,在這次英國廣播公司的專訪中,毛群安又說在中國因為傳統觀念的影響,動員人們捐獻器官方面存在一定困難,公開聲稱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

前後截然矛盾的回答,毛群安肯定是在撒謊。不過,毛群安只是中共的一個傳聲筒而已,是中共要撒謊。中共一直高調否認隨意取死刑犯器官的事情,為什麼這回“主動承認”呢?

很明顯,中共是為了轉移國際上關於它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並焚燒屍體——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的指控,才施出其一貫的流氓手段,反過來聲稱大量利用死刑犯器官,意圖混淆視聽,把活摘器官這種最殘忍的罪惡隱藏起來。

自從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惡行在二零零六年初被知情人曝光之後,面對國際上強大壓力,中共採取了一系列的行為來掩蓋。在蘇家屯集中營的活摘器官被曝光之後,中共有三個星期的沉默;等清理完畢之後,才請人去蘇家屯參觀作秀;接下來,把許多網站上關於招徠海外人士前往大陸做器官移植的廣告網頁撤銷或修改;二零零六年七月一日,象徵性的《器官移植法》實施,但《移植法》根本沒有就供體來源做規定;同時,媒體上開始報導給窮人換器官,報導如何有人捐贈器官,企圖營造大陸器官大多來自自願捐贈的假相;但隨著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大量發生,特別是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獨立調查收集和採訪相關證人之後寫出的確信中共犯有活摘器官罪惡的“調查報告”,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世界各地相繼成立由知名人士牽頭的真相調查團,要求進入中國大陸勞教所、監獄和集中營實地考察。這時,此地無銀三百兩的中共一方面不讓國外的獨立調查團入境大陸,另一方面施出流氓手法,聲稱大量器官是來自它過去堅決否認的來源——死刑犯。最後就是公開在國際媒體面前再倒打一耙,說別人在“造謠”。

其實,不論中共如何掩蓋,有一點它掩蓋不了,就是中國大陸的器官供體為什麼如此充足。器官供體在其它國家都是最大的瓶頸,在中國大陸反而是最發達的環節。就算是用死刑犯的器官,也根本達不到現在的這個程度。

據南京《金陵晚報》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的報導,患者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入住南京市鼓樓醫院,十二月三十日竟獲得肝、腎兩種器官供體(見圖)。這篇充滿煽情的報導中,患者家境貧窮,每天的花銷數千上萬,可是,院長卻有信心很快找到供體。果然,兩個禮拜不到,肝、腎供體都找到了。這裏透露出的一個信息就是,醫院已經習慣於很快找到供體。國外的器官移植等待時間要以“年”來計,而在中國,是以“天”來算。事實如此,一般兩禮拜,最多一個月,基本上是中國大陸器官移植的正常等待時間,大陸各大醫院被刪除的移植中心的網頁上,很多都是這麼寫的。明慧網上還有許許多多大陸法輪功學員收集的調查線索,都說明醫院的供體來源很充足,等待時間很短。

這個“供體來源充足”的背後,是因為有一個龐大的活體器官庫,是因為有無數法輪功學員被殘忍的屠殺而被用來牟取暴利。

中共現在聲稱死刑犯器官也沒用。問題的關鍵在於,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法輪功被全面抹黑,被當作敵人和瘋子。把法輪功學員作為器官供體,比普通的死刑犯要來得更方便的多,更符合江澤民邪惡集團欲滅絕法輪功的意圖,而且是江氏集團主導的一個更沒有風險的、還能夠攫取更多錢財的犯罪。這就是為什麼發生了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這樣無法想象、無比邪惡的罪行。

毛群安在專訪中還表示,如果存在這樣大面積的活體摘取器官,國際社會早該知道了。毛群安這時想起來自由社會的標準來了。但中共不是這樣透明的自由社會,多少罪惡在背後發生,外界很難知道。假設毛群安每天在家門口買的早點是味道鮮美的人肉包子,這包子是攤販從郊外的孫二娘包子鋪運來的,攤販和孫二娘都是公安一個系統的,有知情人舉報過,但舉報者都被關進了監獄,包子鋪生意是越來越火紅,那毛群安什麼時候才能發現自己吃的是人肉包子呢?能因為外界好幾年都不知道,就可以否認他吃的不是人肉包子嗎?

其實,只要問毛群安和中共幾個基本的問題,就知道他是如何在隱瞞活摘器官上撒謊了:這幾年的宣傳有沒有造成對法輪功的仇恨?法輪功學員上訪會不會被抓?抓了會不會被強制“轉化”?洗腦班存不存在?監獄裏有沒有法輪功學員?堅定不被“轉化”的是如何處理的?全國性大面積的嚴酷迫害是個人問題還是政策問題?有沒有公開處理過迫害法輪功的人?敢不敢讓法輪功公開說話?敢不敢讓海外的調查團進行獨立調查?勞教所的血腥黑幕敢不敢讓當事人在大陸媒體上曝光?

一句話,迫害的存在是不爭的事實,那麼,什麼事中共做不出來呢?!

附錄:中共官員對摘取器官的說辭一覽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七日~九日,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馬尼拉世界衛生組織(WHO)分部召開的會議上,首度正式聲稱,目前中國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

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記者會上聲稱,“有關中國存在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進行器官移植的情況,完全是謊言。”“蓄意捏造,欺騙輿論。”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日,中共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否認海外傳媒報導大陸隨意摘取死刑犯器官進行移植的說法。他稱,大陸移植的器官來源,主要來源於公民在去世時候的自願捐贈。

十月十日,秦剛回應BBC記者傅東飛的報導(報導中提及探訪的醫院醫生說“器官來自於死刑犯”)時稱,“境外一些媒體報導中國的器官移植時編造‘假新聞’,‘攻擊中國的司法制度’。”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廣州的一個會議上再次聲稱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中共官方媒體進行了報導。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在接受BBC專訪中聲稱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



------------------------------------------------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演出精選及全球30城市售票
新唐人2007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場售票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