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挑战联合国 多国证人揭露黑暗(图)
 
2006-9-16
 

证人、提出控告的法轮功学员及律师合影。
【人民报消息】李光耀父子甘当中共帮凶,他们霸占的新加坡政府不但指使当地媒体按照中共的诬蔑手法和词语对法轮功进行诬蔑,李氏父子还把中共的迫害延伸的新加坡,诬告法轮功学员,挑战联合国报告,多方刁难来自许多国家的证人。香港人权律师何俊仁认为“实在是太过分了。”

连接收听

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因为在新加坡中使馆前抗议,被警方告上了新加坡法庭。案子的起因是什么,案子进行如何呢?

当事人之一黄才华接受采访时说:“今年的7月20日,我跟余文中去到中领馆,拉开一条横幅抗议中共迫害法轮功。半个钟头后,警察来了,把我们强行拘捕。”

黄才华和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警方以“展示侮辱性文字进行骚扰”的罪名告上了新加坡法庭。此案的辩方律师拉维(M Ravi)指出,案子的关键在于“迫害”是一个事实还是“侮辱性的词”。“对于法轮学员的控状是侮辱他人。我问控方警察他们侮辱了谁?警察说侮辱了中共政府。我问警察:如果这些发生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迫害)是事实,你是否还会认为他们在骚扰。警察说不。我于是拿出联合国调查报告。联合国记录了所有的迫害实例。我交上去给警察以及法庭。我说这是联合国说的,那你告诉我,联合国是否在说谎?”

检控官表示辨方必须请联合国报告的作者来作证。而初庭的法官却不愿对此置评。当律师上诉高庭求证时,高院的法官朱汉德又把这个问题推回给初庭。

辩方律师拉维说,“我应该要给予机会邀请来联合国的特别记者,因为检控官表示我们需要将报告的作者带上庭。这是联合国的报告,新加坡的有关当局现在通过法庭挑战(联合国此一文件)。我们必须把它记录在案。我需要联合国马上关注此事件。”

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已经被许多西方媒体报导,也有许多政府和非政府的报告都证明这一迫害的存在。那么新加坡政府是基于什么原因不愿去面对呢?前中国驻悉尼领事馆一等秘书陈用林先生称新加坡政府受到中共政权很大的压力。“据我所知,驻新加坡的中共领事馆是非常活跃的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工作。驻新中领馆给了新加坡政府非常大的压力。而且方方面面的在尝试施压并游说新加坡官员限制法轮功在新加坡的活动,特别是在驻新中领馆前的抗议活动。”

据悉,在整个案件的进行中,被起诉的法轮功学员以及代表律师受到了方方面面的不公正对待。包括辨方证物被警方无故扣留、控方的主要证物不按法律程序递交给辨方律师、法庭允许控方证人在还未被传召前就在庭上听审、法轮功书籍不被允许带进法庭等等。

章翠英是来自澳大利亚的法轮功学员,她是以证人身份来新加坡准备出庭做证,以亲身经历证明迫害是事实,但是她也受到歧视。她说:“昨天和今天呢(8月30、31日),当我们去那个高等法院听证的时候呢,过安全门的时候就不让我们带书进去。不但《转法轮》不让我带进去,连我的画册也不让我带进去。然后我就看了那个门口的牌上写着摄像机、录音机、食物不能带,没有说书不能带。”

来自英国的法轮功学员扎亚(Jaya Gibson)是一名企划经理,他全程协助了律师的办案过程。他说: 我对今天(8月31日) 的整个审讯感到相当震惊。我出席过英国的庭审,比这里真实、正式多了。那些程序都跟得很严谨。但在这里,看来检控官、法官及其他人员似乎觉得可以不用负任何责任。我为新加坡人感到伤心。我不知道新加坡人对这些知道多少,或许他们觉得是正常的,因为他们一直都在这里生活。

这次新加坡学员被起诉,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从海外来了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到法庭支持。澳大利亚法轮功学员史蒂芬(Steven Smith)说: “我认为迫害是非常不对的。新加坡人是有权知道真相的。我想要做一点事情来帮忙……”

日本法轮功学员金子容子也是证人之一,她说:“在外表上新加坡也是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和日本是一样的。但是我在中国被迫害的时候呢,日本从国会到外相到全体国民、各界人士,就是全国吧,都在行动起来对我进行救援。而新加坡呢,在全世界人民都明白真相、法轮大法好的情况下却做出这种让人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我感到非常遗憾,也非常为新加坡政府担心。”

新加坡媒体对这件案子的报导方面,带有很明显的不公正性。例如当地中文报—联合早报把灭绝“人性”的迫害,写成灭绝“忍心”的迫害。

另外一个主要证人戴志珍,也从澳大利亚赶来,她对于新加坡媒体不负责任的报导感到非常震惊:“28号开庭,然后第二天中英文报纸报出来以后呢,我就很惊讶。它那个手法跟中共的手法是一样的。我举个例子,我们那个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那个图片啊,还有那些酷刑的。它(新加坡媒体)上面写着的是受伤的法轮功学员海报,就这样。你说那个受伤跟酷刑跟活体摘除,那简直是天壤之别呀。”

法轮功辩护律师拉维也有同样的看法:(新加坡媒体)报道严重误导民众,它不说“迫害”(persecution),而说是“控诉”(prosecution)。

马来西亚轮功学员李秀琼谈到:“99年中共迫害以后呢,新加坡的媒体都在有意抹黑关于法轮功的事情。新加坡的媒体都多次的来参与我们法轮功的新闻发布会,我们已经把法轮功的真相非常清楚的告诉他们。可是在他们的报导中,对我们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件,却避而不谈。”

香港人权律师何俊仁非常熟悉新加坡的媒体。他说:“就是完全不敢报导。而且甚至有一些媒体看来是宁可做政府的喉舌,为政府来宣传,为政府来讲话,那实在是太过分了。”

据新加坡当地学员称,当局对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从1999年开始的,不论是持中国护照的学员还是本地的学员都受到多方面不公正的对待。

由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李阳、余音报导。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