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子珍持枪追老毛 中领馆制造离婚案(多图)
 
李威
 
2006-7-8
 
【人民报消息】离婚是中共的拿手好戏,没建政就离,建了政,更离的欢。

贺子珍拿枪追的毛到处乱跑


贺子珍。(人民报资料)
从共匪头子毛泽东开始,杨开慧还在监狱里,毛泽东已经和贺子珍同居了,有材料证明毛泽东为了达到甩掉杨开慧的目地,竟然要求只给他留下杨开慧亲生的三个儿子,于是杨开慧被枪毙了。敌人果然没有“斩草除根”,让毛泽东的种儿毫发未损。但毛泽东的乱淫是没有止境的,在延安又把江青肚子搞大了,贺子珍气的拿着枪追的毛到处乱跑,最后毛以贺子珍得了精神病为由把她流放到苏联,让江青正式住进了“红太阳”的窑洞。

枪杆子里面出老婆

中共建政以来,有多少“老干部”抛弃生死与共的“黄脸婆”,进城强娶自己看中的女人或大学生。我的小姨妈就是其中的一个,她是当地远近闻名的美女,共产党的区长来了,看中了她,决心抛弃已经有六个孩子的小脚原配妻。家庭殷实的姨妈家坚决不干,尤其是疼爱小姨妈的大舅坚决反对,坚决不同意妹妹去了先当妈。于是此区长立刻派人将舅舅抓了起来,放风说他「反对共产党」!这罪名在当时是可以立地枪决的,吓的一家人哭天喊地,立刻答应了这门婚事,舅舅才被释放回家。

薄一波父子赛着散德行

还有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例子,薄一波进城后当中共副总理,要与对他有救命之恩的老婆离婚,那时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女儿,老婆不干,薄一波就把秘书搞的一次次怀孕、一次次刮宫,直到第四次怀孕又要去刮宫时,薄的原配精神快要崩溃了,她知道那个女人的子宫再这样刮下去,就得漏了。于是同意离婚。薄熙来的妈扶正当了副总理夫人,秘书换了人。警卫说,那位新秘书到任后,薄一波依然重演着过去的老戏。薄熙来长大后更有出息,在当大连市长这个屁大点儿的官时就已经能把模特的乳头咬烂了,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怪不得中共干部买官忙


中共干部的精神支柱。(争鸣)
争鸣杂志透露,2005年9月,胡锦涛在中央学习班上,公开要求高级干部、高干子女要自尊自爱,不要搞婚外情。据来自卫生部的消息,全国城市性病发病率,年增百分之一百。性病患者群中有五个多,跃居榜首的是中青年党政干部,仅深圳市党政部门,患性病者多达四万人,占公务员的三分之一。而中共军队总医院301总院死一个患有爱滋病的女干事,居然惊吓了上百个将军,震动了中南海。

沈阳市党政干部「喜新厌旧」,离婚率达百分之六十五,超过广东省的百分之六十二、上海市的百分之五十八,跃居第一。其中,公安、政法、金融、税务、外贸、外事六个系统的干部的离婚率,更高达八成以上。十个干部有八个离婚的,还不止一次。

近来,根据“革命的需要”,山东省纪委反腐有新招儿,省委、省纪委新出台「反腐内则」有新规定:县处级干部在任内离婚不能超过两次;地厅级干部在任内离婚不能超过三次;省级干部在任内离婚「原则上」不能超过三次。这里要说明一下:一任是五年。

这个新规定揭示了一个秘密,党官们挥霍着人民的血汗钱整天都在忙着玩儿女人!那么,以此类推,省级以上干部离婚就「上不封顶」了,怪不得老流氓薄一波向胡锦涛推荐他那流氓成性的儿子薄熙来当副总理呢。

离婚中介机构如雨后春荀

这年头,很多人不要调教就已经发现,办「离婚中介机构」可以发大财!于是离婚中介机构象雨后春荀一般迅速发展。继重庆、长沙等地开办「离婚中介公司」后,仅三个月,全国已有十九个城市开办了三百多间办理离婚的中介公司。顾客以中层干部等为主,一般收费二万至五十万元不等。这钱从哪里来?还不是民脂民膏。

中国人这日子可怎么过啊,共产党的干部玩女人还要老百姓买单!

就是这个糜烂的对离婚乐此不疲的邪党最近居然在美国插手制造一桩「纽约离婚案」。目地是为了掩盖加拿大独立调查团公布的、确认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

背景:「这个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2006年7月6日,加拿大独立调查团公布其调查报告,确认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至少5年多来一直存在大量活体盗取法轮功修炼人的器官,贩卖这些器官以牟取暴利的系统犯罪,并将该罪行称为「这个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中共制造的「纽约离婚案」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

中领馆制造「纽约离婚案」


吴红榴在911当义工。(人民报)
2000年3月,纽约法轮功学员吴红榴万里迢迢去北京上访,希望中共停止这场由江泽民出于强烈的嫉妒心而发起的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她得到的回应是中共警察的关押和毒打。

当考勒看到从中国归来、头上身上带着道道伤痕的红榴,他吓坏了。他真实感受到妻子正在面对的是一个暴力强权,他为她的生命担心,为孩子的生命担心。考勒知道红榴非常爱孩子,也不会放弃法轮功,他想让孩子远离法轮功,他以为这样孩子才是安全的。不久考勒悄悄与中共驻纽约领事馆联系上了,或许他认为向中共驻外机构表明反法轮功的态度,家庭才会安全。

然而,这位美国人想不到的是,在他一脚踏进中领馆那一刻,就像一只掉进粪坑里的苍蝇,翅膀被厚重的粪便所压住,闻到的、听到的、呼吸到的、吞食到的除了臊尿就是臭屎。

中领馆是个什么地方?

今年4月,沈阳老军医在第二次提供中共通过军事手段对法轮功进行强制器官移植的部份资料中披露说,「在中国的出口产品中还有巨大的活体出口,所谓的活体出口就是境内外势力结合将法轮功学员以商品的形式卖到国外,在国外进行器官移植,移植后人体同样焚毁(注意:中国在海外有机构专门处理被活体移植的尸体,很多中共在海外的使领馆都参与其中)。」

中共使领馆居然干着只有魔鬼才干的事情!它们当然要把主动送上门的考勒变成迫害法轮功的工具!

于是,中领馆告诉考勒只有与修炼法轮功的太太离婚才是安全的,并反复向他灌输对法轮功的诽谤之言。考勒没有想想,如果中共不迫害法轮功,他的太太回国能遭毒打吗?他们生活在美国能被中共特务骚扰吗?但在中共的谎言包围下,考勒失去了理智、彻底失去了理智。

考勒在给一位同样娶了东方太太的美国人发的几封电子邮件中“不断重复着中共媒体上有关对法轮功的污蔑”,甚至“夸口说他已经把吴红榴的电子邮件地址上交了纽约中领馆,并将与中领馆合作等等。”那位美国人对考勒这种几近“中共间谍”的行为大吃一惊。

为了把考勒当作迫害法轮功的毒箭使,中领馆在制造这桩离婚案上下了大工夫,他们不仅“帮忙”考勒给吴红榴在中国大陆家人写的英文信翻成中文,而且还在信中加上考勒原信中没有的“练法轮功使她成了精神病”之类的话;还“帮忙”翻译、“润色”、“加工”出版考勒写的内有诬蔑法轮功内容的书,并在中国大陆大量出版发行;甚至考勒的律师都是他们“帮忙”找的(因为考勒原来的一位亲戚律师觉得这个官司太荒唐不愿干了)。

「国际反恐」漠视中共迫害法轮功等于没有反恐

这桩由于害怕中共迫害,而最后却在纽约中领馆的制造下演变成最新版本的迫害法轮功案,是在以自由女神像闻名于世的纽约发生的。这不能不让人深思:国际反恐是否丢了西瓜,在满地拣芝麻?「国际反恐」漠视中共迫害法轮功等于没有反恐!

前几个月,有人利用自己那老掉牙的所谓“反共”名声在美国会上下活动,竭力否认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事实,不管是妒忌还是别有用心,这就是不折不扣的助纣为虐!

7月6日,加拿大独立调查团公布其调查报告,确认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至少5年多来一直存在大量活体盗取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贩卖这些器官以牟取暴利的系统的群体灭绝罪行,并将该罪行称为「这个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在事实面前,谁再敢替中共掩盖这从未有过的邪恶,谁再敢继续游说美国政府漠视中共迫害法轮功,谁就是邪恶中共的帮凶,谁就必将受到历史的惩罚!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