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惧怕“百只猿猴现象”的原因(多图)
 
开风
 
2006年7月7日发表
 

猿猴的神奇!
【人民报消息】有很多事例证明,当某种行为的个体数达到一定程度时,行动本身就会产生类似共鸣的作用,进而成为一种人眼看不到的波动。这种波动决不能小看,它会超越空间距离的限制,从一个局部流传到其他地区去,此种现象发生时,无论是道德升华还是人性堕落,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要认同某一事实的人数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获得更多人的认同」。

这里有一个被学术界称为「百只猿猴现象」的事例。

在日本宫崎县串间市的海边,有座名叫「幸岛」的小岛,岛上住着将近百只被京都大学研究人员观察数十年猴子。1950年,研究人员开始用蕃薯喂食猿猴;1953年,发现有一只一岁半母猴,在捡食蕃薯时,会先用河水冲洗才吃。1957年,20只猴子中有15只有此习惯,而12岁以上的公猴则不受影响。后来岛上河水枯干了,猴群就改到海边用海水冲洗蕃薯,也不知是否海水的盐分增添蕃薯的美味,它们竟然还会「洗一下、吃一口」。

不可思议的是,直线距离约200公里远的大分县高崎山,不久也出现了猴子会用水清洗蕃薯的行为。


引出更多的共鸣。
作家莱尔华特森(Lyall Watson)在1980年著书披露此事,并认为只要在小岛上洗蕃薯的猴子数目,超过一个临界值后,不仅会影响周边的猴子数目,甚至会隔空传到外地。而这个临界值,大约就是以100只为界限。

船井幸雄在《第一百只猴子》著作中,还另外举出一个类似的例子:

在1920年英国某小镇的山雀,会在早晨啄破送牛奶工人送来奶瓶上的铝箔纸,把牛奶喝光。这种现象,竟然由一个小镇扩及全国。令人不解的是,山雀的活动范围很小,飞行能力亦十分有限。可是,这种现象在1947年出现在大海对面的荷兰和瑞典。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因牛奶缺乏,这种现象一度消失。可是在战后,又再度发生。而这种传播的现象,已经不仅是在距离上的横向传播,甚至是时间上纵向的隔代「遗传」了。作者在此的解释是:个体的改变会引起磁场改变,继而引出更多的共鸣,于是整体就随着改变。


「一百只猴子」的力量!
美国人凯耶斯(Ken Keyes)在1984年时,曾经以新诗的体裁写了一本《猴子启示录》(The Hundreth Monkey),利用这个故事呼吁有心人一齐来凑成「一百只猴子」,共同为己、为子孙来参与反核行动。

在《九评》、「三退」的浪潮中,中共失去理智的屏蔽网络,给拥有《九评共产党》刊物的人判刑、把绝食维权的人监控、绑架,……这一切的一切说明中共惧怕「共鸣和波动」。

但是中共并不知道,当镇压越演越烈时,反迫害的人数就会急剧增高,它会超越空间距离的限制,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把震动波从数个局部地区迅速传到整个国家去,当整个中华大地都震动起来的时候,那就是「全民反迫害」高潮的到来。

中共怕的就是「百只猿猴现象」,怕的就是「第一百只猴子」所引起的无法遏制无法停止的「波动」。

(人民报首发)

图片来源:人民报资料室

 
分享:
 
人气:17,965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